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榆树下童谣  

2007-11-29 10:03:32|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京有两首童谣一直为我赞叹,因为我们这里没有。其中一首流行于西城:“平则门,拉硬弓,隔壁儿就是朝天宫;朝天宫,写大字, 隔壁儿就是白塔寺;白塔寺,挂红袍,隔壁儿就是马市桥;马市桥,跳三跳,隔壁儿就是帝王庙……蒋养房,安烟袋,隔壁儿就是王奶奶;王奶奶啃西瓜皮,隔壁儿就是火药局……德胜门,两头儿缩,当间儿有个王八窝;晴天出来晒盖子,阴天出来把脖儿缩。”全文300余字,文笔节奏音韵都属上乘之作,马市桥为什么要“跳三跳”?稍一想象就知道了。“王奶奶”是谁?几十年的传唱中,也应当有数位爱啃西瓜皮的王奶奶。不知道谁先谁后,东城也有这么一首童谣:“东直门,挂着匾,隔壁儿就是俄罗斯馆;俄罗斯馆,照电影儿,隔壁儿就是四眼井儿……大兴县,不问事,隔壁儿就是隆福寺……四牌楼南,四牌楼北,四牌楼底下喝凉水;喝凉水,怕人瞧……齐化门,修铁道,南行北走不绕道。”我怀疑这两首儿歌不是出自小儿之口,小孩儿能编造如此歌谣长大了起码要做屈原,北京近百年的历史上没有出过这么一位大诗人。小儿口中的童谣,有时候是造反的讯息,有时候是灾祸的预兆,但是大部分时节都没有意义可循,也没有刻意的文学,就是好玩儿,谁好意思把孩子怎么样?自古而今,除了那疯狂的十年,只有不谙时事的孩子勉强可以躲过祸从口出。

我家住的大院肚子广阔,出入口窄,易守难攻,小孩子多,好孩子少,是远近闻名的小流氓大院。我们自己逼仄的小院里,有一颗古老的榆树,安家砌院墙的时候凑巧把它围了进来,根在我家树冠在隔壁老李家,要吃榆钱还得从我家爬上去。大一点儿的小孩儿吃糖和醋拌的榆钱,吃用火柴烤熟的蜻蜓和蚂蚱,吃黑色的野果子,从来不因为饥饿而哀伤,吃完了就横七竖八地躺在榆树底下,放声高唱稀奇古怪的歌谣。

他们唱:“我在马路边,捡到半根烟,递到警察叔叔手里边。叔叔点着烟,对我把头点,还高兴地对我说:哥们儿,再见!

他们用《白毛女》的唱腔唱:“傻逼青年上小铺,不买酱油不买醋,买上二尺大花布,回家做条开裆裤。

他们说:苏联老大哥,挣钱挣得多,买个小轿车,开到莫斯科。苏联老大嫂,挣钱挣得少,买个破手表,提溜裤子往家跑。

他们用从外来户那里学来的天津话说:“来到了天津卫,是嘛也没学会,学会了开汽车,我轧死了二百多。”

看到一个女孩儿家里出来,他们中间最大的一个会高喊:“小妞,站住!搞对象不?”那个女孩立刻叫着他的学名骂他祖宗十八代,引起所有孩子的哄堂大笑。

我们这些小一点儿的小孩儿的歌谣要浪漫一点儿,朦胧一点儿。我当时刚刚摆脱了磕巴,沉浸在说话的欢愉之中:“星期天的早晨白茫茫,捡破烂的老头排成行,队长一指挥,冲向垃圾堆,破鞋烂袜子满嘴塞星期天的早上何来“白茫茫”,我就是从直觉上感到这很写意,兴奋不已地一唱再唱,唱完整个星期天白茫茫的早上。

现在坊间童谣关于金钱、二奶之类的话题令人沮丧,缺乏趣味,所以好多有责任感的家长给它起名叫做“灰色童谣”,提议禁止,然后编写一些弘扬藿香正气的歌谣组织广大儿童学习,这就多余了。再说他们出版的正规童谣里净是些“越来越好,啦啦啦啦”,《跨世纪的钟声敲起来》,敲你大爷。

  评论这张
 
阅读(1556)|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