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说哈尔滨之 喇嘛台  

2007-06-28 15:48:15|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人都追忆过逝去的五十几座教堂,当时这些交错的拜占庭、巴洛克或者哥特风格建筑和里面的宗教生活都属于最初的那些欧洲侨民,与绝大多数哈尔滨市民无关。但是在教堂边上长大再走出去的人,都会将这些奇异的建筑作为一种乡愁。

 

   哈尔滨各种教派的教堂都有,东正、天主、基督、犹太、伊斯兰,各有代表性的建筑,只是留下的不多。我家过去在南岗马家街一带,离传说中的喇嘛台很近,这座台是哥特式的纯木建筑,像很多精巧的中国建筑一样不用一根钉子。拆掉它的是文革初期我大舅所在的“八八团”,那时候他们都风华正茂,有的是精力,他们原本都是在这座树林中间的木头房子边上长起来的,拆除它就像砍掉一棵童年经常爬上去的树。据说,世界上还有另一座和喇嘛台一模一样的木头教堂。

 

现在喇嘛台的遗址是一个幕墙玻璃造的坟茔型建筑——我知道本意是学贝聿铭的金字塔,但是明显学的有问题,不光感觉完全不对,而且上面还有一组巨型不锈钢的旗杆和圆球(圆球是哈工大的一种尖端技术),这个水平就是小时候玩的“扒尿炕”,用沙子堆一个小堆,再插上一根冰棍杆。除去审美上的遗憾,所有的司机都抱怨这东西既挡视线又晃眼睛,且玻璃总是很脏。当时的市长由于学建筑出身,亲自主持施工,这位市长如今高就某部部长,有时候感到不寒而栗,如果他当上总理该怎么办呢?

  

我家搬到人和街以后,和圣·阿列谢耶夫教堂离得不远,小时候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和同学约定地点就是“教堂的门前”。教堂有一个俄罗斯老神父,每天下午笑眯眯的坐在门口和街坊聊天,说得一口地道的东北话:“干哈去啊,上道里那旮不?”他给过我和同学水果糖吃,不知道是不是圣餐上用的,按照当时的岁数,现在不可能在世了。教堂非常美,尤其是在当时,周围有很多榆树,围着一圈绿色的木栅栏墙。在2004年南岗区果戈理大街改造时,教堂不幸被保护了,树砍掉了,附属建筑推平了,栅栏墙拆除了,搞起来一个灯光水泥广场,搭了铁架子舞台,每天晚上有几百人到这里参加啤酒街,吃烤肉串,唱卡拉OK。

像个被一伙流氓调戏的淑女。

 初中时候,校园墙外有两座教堂,紧邻的是东正教堂,从来都是门上上铁锁,没有人出入。隔一个街口的是基督教堂,如今教众非常多,每个周末都要引起小规模的交通堵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喜欢这座教堂的外观。

我高中时和著名的索非亚教堂一街之隔,但是一开始不知道有这座教堂,因为它严严实实地被包在了一圈火柴盒楼和小商品批发市场里,在街上是看不到的。直到高三一次逃学闲逛,偶而向上一瞥,才发现教堂的一侧山墙,上面的复杂装饰都是用红砖拼成,墙体斜面和窗子的角度近乎于完美,当时就被吓傻了。和现在的容光焕发相比,我还是更着迷张副被遗忘毁坏的样子。

  评论这张
 
阅读(15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