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街上的人  

2007-06-28 15:56:59|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个修车人

我骑过的自行车不是别人偷来的就是即将被偷走的,都是一些不稳定、浪漫的露水缘分,唯一相通之处就是质量都不行,都得经常修,据说是因为当时我骑车过于野蛮,曾经在一年里骑折过两台二八车的大梁——当时我是个200斤的胖子。

我们这条街上有三个修自行车的。离我家最近的这个修理技术最滥,滥到什么程度——你见过连车胎都补不好的修车的么?我在他家补过三次胎,都漏气。我为什么要去第二次和第三次呢,因为我当时是个胖子,而且很少有人认真对待胖子。这人长得贼眉鼠眼,总是一付看不起人的神气,要价还比正常价高二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生意是最好的。

再过去一个街口的修车人右眼和右腿都有残疾,故意歪着头看人,夸张地甩着腿走路,很潇洒。他对待自行车却体贴,不管多破的车,把车子翻过来之前,都在地上铺上一小块地毯,下家伙的动作轻,但是非常利落,你没法向他隐瞒车子丢人现眼的损坏细节,“你这圈不是摔得,是因为没平,驮重东西压得——你驮了两个人还是三个?”“——不算我四个。”

和他对街的修车人很年轻,这个年纪的人很少有人愿意修自行车。他的要价很便宜,处理起一般的故障来技术也很不错,平时兼做一点儿购赃和销赃的小生意。

 

 

老鞋匠

有无数人被他的年纪所哄骗,误以为他修了一辈子鞋。其实他和他的胖老伴去年才开始修鞋,而且这一年来,他也没有补习过一点儿修鞋的基础知识,完全是靠着对未来的憧憬混过来的。

起初是我老婆,把一条裤子交给他换拉锁,结果他把拉锁掉齿的地方用很显眼的黑线缝了起来,面对我老婆的指责,他不动声色地说:“那你就给一块钱得了。”然后是我妈错误地把坏鞋连着另外一只好鞋都送过去了,最后领回来两只坏鞋,也花了一块钱。

每隔一个月,我都会在他的修鞋摊外面看见提着坏鞋和他吵架的人,他脸上永远是那种超脱的“那你就给一块钱得了”的表情,即使面对着声泪俱下的小女孩也毫不为所动。再年轻一些,他本来应该是外科医生、上电视的专家或者某领导的。

 

“白菜帮”

我很喜欢他们,管他们叫“白菜帮”,因为他们像一个很酷的强盗团伙:一个健硕威武的老娘领着三个英俊瘦削的半大小子。

每年秋天,到我们这条街上卖秋菜的人里面,只有他们家人说话没有生意人的那种油滑或者“屯大爷”的霸道,和气,而且朴实。大娘五十多岁,红胖,干净,声音高亮;三个小伙子精瘦得一身力气,脸上没有一丝暴戾,整天高高兴兴的,个子最高的那个是拖拉机手。

我本来是看看,我们家不吃酸菜,买白菜纯属是假装过日子人,最后都扔掉了。但是自己被自己感动了:“他们这是多么真挚的生活啊!”买五十斤吧。大娘插着双腿坐在拖拉机上的白菜山顶峰,指挥最年轻的小伙子给我过称,他们不像普通卖菜人那样爱罗嗦地夸自己的白菜如何好、爱在你面前故意掰下两块老白菜帮来“买好”。过称,有五十二三斤,大娘又从上面扔下来两颗,爽朗地对小伙子说:“再给人家饶两颗,这玩意儿稀烂贱。”两颗白菜就有六七斤,合适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我心理阴暗,搭着手欠,回家把那十几颗白菜称了称,连“饶”给我的两颗,全算上,四十三斤。不,我还是会选择在他家买白菜。

  评论这张
 
阅读(6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