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富春山居和兰亭  

2007-06-28 16:02:54|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富春山居图》是黄公望的巨作,自问世以来很多玩家都希望能有机缘一睹为快,后来流落到宜兴一个姓吴的人的手里,这人对此画也极爱,爱着爱着就起了歹心了,临死前别的不为,非要亲眼看着把《富春山居图》烧了不可,子侄辈有爱画(也可能是爱财)的,偷着在火盆里把画换了出来,但是画已经由中间断开,剩下一头大一头小,小的一块儿就是《剩山图》,大的那块儿好像还在台湾。
唐太宗李世民也非常爱书画,他指使别人骗了人家和尚的《兰亭序》不说,临了还搂着贴往棺材里一躺,绝了后人的念想。这两件小事,正应了九十年代一位学者对他的评价:“掩饰的很好的流氓。”
老舍先生有一篇短篇小说,说一个人因为很单纯的爱藏画而出卖了人格,最后说“爱什么,就死在什么上。”上面这二位,还要差一些,是“爱什么,就让什么陪着一块儿死。”这不是风雅,这是可恨。艺术杰作很奇怪,连作者都不能控制和驾驭,一出世就不是为一个人一个时代而存在的瑰宝,和势力、财富无关。谁因为自己的痴迷就自认为对一件这样的艺术品有什么非分的权力,这个想法很混。

 沈从文先生喜欢收集和研究古物,随手而至,随后而散,不管是分赠朋友还是捐献国家,都无所谓;一掷千金的张伯驹先生是真名士,被书画界推崇和敬仰。他们的命运怎么样呢?沈先生不说了。看过一个杂文,作者说在北京“老莫”里偶遇张伯驹先生,那时候张老先生好像正受着无产阶级教育,他颤颤巍巍地点了一个质量很差的红菜汤和几片面包,胆战心惊地把汤喝了,把面包用手绢包起来,带回去给夫人,让人看了掩卷长叹:这是为什么?收藏家在烧毁书画之前,还有个自私卑鄙的痴迷阶段,怎么这些个和珍宝一样的人,一辈子却是这么个让人不敢效仿的命运呢? 因为喜欢,就追求“独家”,甚至不惜烧了,灭绝了一部分艺术;东风压倒西风的斗争,无情的冷淡,又灭了一部分艺术家。只能说,美好的东西太脆弱了。

 

又:

“至正七年,仆归富春山居,无用师偕往,暇日于南楼援笔写成此卷,兴之所至……”
我觉得中国文化中的三昧很美,比如,半卷参篇,能名之为“剩山”,很漂亮,且不造作。可惜难以揣摩。我认识的有学西洋画很多年的,我请教怎么鉴赏国画,或者笼统地说,一副好画究竟是好在哪里,人家告诉不知道,原来也是和我一样,看不懂。细想想也对,能看懂古画,恐怕也要读很多古书。也有说的有意思的,说我看画,喜欢看他是从哪里下的第一笔,最后在哪里收笔,这就太深了。所以始终也没被带进欣赏的门槛。
《围城》里的美人能画而不能写字,恐怕这样的画家就要打折扣。像几位说的那样,不能画,爱在别人的画上题字,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点儿爱好,想起来侯跃文《乾隆再世》,其实乾隆本人的习惯意思也和“到此一游,消闷解仇”差不多,但是人家没把好东西殉葬,这就是有公德。

 

再又:

好一个“丑陋的东西太顽固”!
也许这种丑陋存在于我们的内心,所以才顽固,而美好的艺术只是偶尔一显,如不可琢磨的上天之光,所以才非常珍贵。
但是我还是原谅不了那位吴先生,和尚老道涂掉壁画精品,可能是因为不了解其价值,也可能怕打扰清修,可是这位吴先生明明爱若性命,却一旦性命没有了就连画也要带走(也可能是烧掉了可以带到阴间),这么自私的灵魂配不上这样的艺术品。海峡两岸的艺术圆梦,希望真的很纯洁,不要被大一统的政治宏观所败兴。

 


  评论这张
 
阅读(49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