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尿尿攻略(或记我的中学生活)  

2007-07-05 10:29:16|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喝拉撒,人之大需,不吃不喝可以衍生出点儿虚无崇高或者心灵体验,斋戒啊超脱啊什么的;不拉不撒只能使人焦躁、惶惑、自卑、悲愤,有个科学家能在皇家筵席上憋到膀胱破裂而死,这种坚毅之罕见超过了她的学术成就。但我还是主张有尿堪撒直须撒,小学一个男同学上课不敢请假去厕所,却胆敢坐在坐位上撒尿,这个孩子长大了是要做官的。

为了避免指桑骂槐的嫌疑,我指实了,我要说的这所学校叫哈尔滨市第六十九中学,位于东大直街和龙江街交口,属于繁华地段,所谓“寸土寸金”(此非闲笔)。六十九中的教学质量与本文无关,本文只讨论尿尿这件事。

当年,在这所重点学校就读而且还想时不时小个便是种奢望,这个问题困扰着我哥那几届的学生。学校操场有限,教学楼能容纳下近两千个学生已经属于奇迹。没有户外厕所,户内厕所也没有。其实有一个,是教工专用的,平时上锁,小孩儿不懂事儿只想着这他妈的不公平你那上面有眼儿我这上边儿也有眼,却不理解另一层深意:一帮讨狗嫌的小崽子和校长公用一个厕所,难免碰上,难免要传些怎么长怎么短的闲话,还要不要师道尊严呐?

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呢?过马路有一所职业高中,有三百业余流氓和一个宽大的男厕,胆子大的高年级学生能够呼啸而过到那里去解决问题,但是一定要成帮结伙,就是过景阳冈那种状态;校外棚户区的居民院里还有几个简易的厕所,肯排长队且不嫌环境险恶可以去哪里,回忆起来,平民还是可爱的,没有驱赶这些以四十五分钟为周期提溜着裤子的小土匪,市民不积肥,是不可能不讨厌学生们的。再有就是开源不如截流,少喝水、少动。

我哥赶上了好时候,他大概上初二的时候,学校经过和有关部门协商,盖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别墅式公厕,一来缓解附近没有公厕的问题,二来上一个两毛、可以安置就业,三来解决了学校的问题,对学生免费——校方也不会总对学生有尿无处尿的事儿置若罔闻,其实几任班子一直在做工作,都是那么兢兢业业的人。初期效果和反响都特别好,厕所里贴着闪亮的瓷砖,有光洁的不锈钢龙头,一条长长的小便池和一条长长的大便池,女厕有什么不知道,学生们觉得这太牛逼了,简直没事儿的时候都应该来呆会儿。

领导都是好领导,就是底下人不好;皇帝好,然而高逑是坏的,或者皇帝以下,李师师以上都是坏的。总之,不出一年,免费豪宅公厕不再免费。学生要上,一样两毛,偶尔看门大姐良心发现,半价折扣。依然是职业高中,依然是居民区。但是也没听说过因为过马路去上厕所被车撞死或者女生上居民区公厕遭遇色狼威胁的。话又说回来,如果出了事儿上了报纸,厕所就会很快盖起来。对于旁人来说,一个人出车祸和两千人上厕所,这个牺牲还值得。那些年,我的学长们,都有一颗刚强简练的前列腺,女同学是怎么挺过来的我不知道。

 

我初中也在这里念的,而且赶上教学改革,一共四年。

前期也是那样,公厕优惠期或者居民区。我们班在六楼,十分钟的课间再加上老师“压堂”就剩下6分钟,飞快地跑下楼去排队,尿尿,再飞快地跑上楼去套上“鞋套”(这个东西已经退出了教学舞台就不解释了)进教室,有十三四岁的矫健未必有十三四岁的心无旁骛,所以说也就是那几年。实在不行的话,会有一位豪侠出来,请几位好友上不打折的豪华公厕,两毛乘以五就是一块,我现在居然记不起这位兄弟的名字,觉得自己真是陈世美一样的小人,不过那个孩子长大了是要发财的。

最可怕的一次是考试间隙,豪华厕所停水,居民区已经改造,职业高中关门放暑假,几百个走投无路的孩子在大铁门口彷徨于无地,这一幕我经常梦到(前文伏笔此处照应:此地要冲,西临商埠东依教堂,面相大街背靠省委机关,想随地小便根本找不到一堵安全的围墙)。当时没想过谁该为我的生理需要负责,只是恨自己居然隔个把小时就要内逼,实在是不成器,孩子毕竟是孩子。尿过一次并不为下一次忧心忡忡,记性和白尿总是一起呲出去,否则就会留下心理障碍,提前患上前列腺疾病。隔壁班上有一个很阴柔的男生,从小学开始就不上公共厕所,我知道以后暗暗称奇,并且捐助过一次请该男生喝汽水的行动。《苍蝇大王》起码讲了一件事儿:孩子是残忍的。

中期以后,我也赶上了好时候:学校临街盖了一排二楼门市房,以每年十几万一栋的价格出租,同时还在操场上建了一幢自己的(阿弥佗佛)厕所。厕所每间十平米左右,虽然空间比较小,但是稍微排排队还是能够克服的。何况,在体育课,尽情地上这个厕所是很惬意的。打这以后,关于上厕所难的记忆就淡了。只是升高中报道那天震撼了一下,一中的厕所虽然是简陋的砖瓦建构,但是幽深宽敞,一眼望不见头,冲里面喊话有回声,当时就懵了:我是不是在做梦?

 城建审核严格了,政绩工程林立,六十九中自己建的那排小楼知趣早早拆了,好在厕所没拆,一来不是面向东大直街,二来扒人家厕所和扒人家祖坟差不多。今天路过发现,六十九中在教学楼外侧单开了一个门,又增添了一处厕所,不知道这个厕所和原来那个厕所是怎么分流的,总而言之是件大好事。盖教学楼的时候为什么知道每层盖一个水房却不知道每两层放一个厕所,这是我很纳闷的,擦地比尿尿重要么?尿尿不是小事儿,电视上两段节目之间说得都是这件事儿。

 我欣喜地看到,用了十多年的时间,这个问题得到了基本解决。

 

 

 

  评论这张
 
阅读(9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