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四姑(1)  

2007-08-24 11:07:20|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途车扭捏过呼兰,耐性最好的司机也不愿意拣客了。城和街像一摊水,到这儿算淌干了。车连呼噜带喘地跑着,凉风地在车厢里“哗啦哗啦”地钻来钻去,四姑喘上横在嗓子眼里的这口气来了。六个月里,在医院里守着一个接一个快死的人,那股怪味已经吃进肚子,渗到指缝、头发根里,现在的土腥、马粪和糊“垓子”味儿,让她觉得鼻子醒了,然而又有点儿发酸,眼睛再睁开时,一片片的苞米地和菜园子从家的方向冲她扑过来。

 今年说要大旱呢。临走的时候哈尔滨连下了几天的雨,大夫护士们都喊“凉快”,眉目舒展了几分。城里人不知道世上有庄稼。家里下没下雨呢,那地方,省城上的人连听都没听过,别说天气预报了。等正伺候的这个老太太一死,她觉着再也没法等了,马上就得回去,不为啥,就是想要看一眼。

不白走这一趟。她心惊胆战地合计了一遍身上带的钱,一天一天地加起来,又减下去。本来有六千八九,算上这一份,快八千了。八千块钱对折起来以后厚得像半本皇历,紧紧地趴在她的肚子上,像胎里的儿子。进城半年就还上一半饥荒,难怪说就睡票房、抓进救助站也不回去呢。

 四姑的头一份儿活儿是个老头儿,她原想只看老太太,不想打拢。因为是要接屎接尿,脏倒不怕,关键是除了那个死鬼,她再没看过其他男人。小王护士说你还是去看看吧,我们这个科,老太太少,全是老头。见到老头之后她放心了:哪里还算是活人,比死人只多一口痰和几根管子。老头白天哼哼,晚上呼噜,不大认识人。只有个闺女常来,到日子就给工钱。老头临咽气以前,她闺女让护士把所有的机器都关上了,啪啪啪,一排闪了一个月的灯灭了。闺女文静地哭了一会儿,抹了抹眼角说,大姐啊,你帮我爸把身子擦干净了,把装老衣服穿上,我给你二百块钱。

哎,漫说给钱,伺候一场不给钱也不能不管呢。

打抢救开始,老头就一直是光着的,身上随便扇了件病服。杨教授来查房,掀开看看,用钢笔比比划划,给围成一圈、探头探脑的姑娘小伙子们讲讲这讲讲那。杨教授原本也是这老头的年纪,人活得就是一道精神罢了。

老头如今光着屁股躺在床上,两条瘦腿蜷蜷着,肚子完全憋下去了,胸口上还有洼热乎气,腰眼上留着个接尿袋子的橡皮头。他的身上细皮嫩肉,四肢软软没有变硬,只是让药水泡出了一小块一小块的黄。四姑擦得很认真,最后一遭呢,怎么来怎么走。他那两只脚早就死了,死皮一直爬到脚脖子,结了好几层,像双鞋。卵子死得更早,像个风干的虫子。住医院么,就是把快死的人抻到慢慢死。不如在农村,说死就死了,我不住也住不起,四姑想。

她觉得自己也在走夜路一样。老头把那套地主一样的衣服穿戴起来之后,一个月来第一次有了几分体面。殡仪馆来了一帮子人,抬着个纸棺材,四姑头一次见这种纸棺材。她以为那天她睡不着,结果在医院的水房后面的凳子上躺下就着了,早上是被饿醒的,昨天一天没有吃饭,就着凉水吃了四个馒头。

东北春脖子长,老头老太太排着队死,有时候四姑还要挑活呢。她知道找那种快死的伺候,久病床前无孝子,都不耐烦着呢,宁肯多给钱也不愿意在这儿守着。而且最后一天往往会多给她一百二百。家属少的也好,家属多事儿就多,城里人给你开钱了,说话就不客气了,彼此的邪火经常要在她身上撒。

  评论这张
 
阅读(7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