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生笔记3  

2007-08-27 14:57:27|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粮食基本安全

论坛上的一个帖子,从大小金开始扯,比大小S还带劲儿。说来说去说到粮食问题,有人说你不要以为中国好到哪儿去,粮食缺口和北朝鲜仿上仿下,只不过中国能进口,北朝鲜被封锁,然后就很认真地扯到粮食问题了。

人吃饱了之后就不关心粮食了,就像一个人和母亲关系最亲密的阶段主要是断奶之前。大家普遍的偏见是,中国的天方地圆,农业大国,区区十几亿人口,用不着为粮食犯愁。十八亿亩耕地,按照五八年的产量就是十八万亿斤,只要美国出轮船,能够支援整个第三世界,就是按照袁隆平的产量也很乐观。所以可以再退出十亿八亿亩来盖化工厂和商品房。

一个人一顿吃四两不饱,吃三两也饿不死,部分群众少吃一口,就解决了大问题,北京人民就能继续操心国家大事了。老舍当年发现市面上供应的麻酱少了,立刻向政协反映,北京人民没有麻酱是不行的,很快,麻酱问题解决了。老舍先生热爱家乡,你是他妈热爱了,河北人民吃面条拌谁去呀?

还有两个理论,是我琢磨出来的。第一,人消耗粮食量是均匀的,一个手握实权的官员可能消耗掉更多的住房、公款和女人,但是一年吃掉的粮食不会比一个建筑工人多,何况还要算上海参、燕鲍翅等副食,粮食面前人人平等,富人并不更奢侈。老金就是一天吃一吨寿司,也不是饿死北朝鲜人民的主要原因,挺大的一块地方还养不了爷俩两代胖子?第二,抛米洒面的传统败家子不多了,炫富没有拿粮食出气的,何况剩饭还可以喂猪或者做成大学食堂的丸子。贪污和浪费两种罪恶罕见地在某一领域绝迹,是中国粮食安全的前提。

报上说吉林人均一吨苞米,黑龙江说我们九百多公斤,也不少。可是大街上苞米仍然是一块五一穗,卖苞米的还一副当年凭票购物时期售货员的德行。我那价值三千多元的苞米都哪儿去了呢?我怎么吃不到嘴里呢。要是让猪吃了,猪肉就不该这么贵,要是让汽车当油烧了,油也不该这么贵。

 

                                                                                赶紧剃头

张寿臣认为旧社会小孩儿一年剃回头,不习惯,所以有“护头”的毛病。我也从小“护头”,当时是因为剃头之后每一根头发茬子都钻进衣服里,扎得烦躁。现在还有类似的心理障碍,非到头发长到怎么洗都刺痒的程度,才半推半就地去剃头铺。

我表哥爱仪表,一件衣服穿在他身上永远像新的穿在我身上永远像偷的,他的头型总是横看成岭侧成峰,每周都要去“修一修”。

一就爱剃头,一剃一下午,有时候直到晚上九十点钟才醉鬼一样地归家,脑袋像苞米花炉子里“蹦”出来的方便面,她的头剃之后比剃之前还长,价钱基本上是三位数,而且有指定的美发师,要打电话预约,怪了,上医院看病都是赶上哪个大夫算哪个的。

原来理发师真得挑,上次在楼下的剃头铺,女掌柜的让一个小小子给我剪,这小子手劲挺大,一半头发是剪下来的一半头发是薅下来的,求他手下留情他还颇不满意,意思是你知道疼还剃什么头。今天在外面张望了半天,确定这个小混蛋不在,我才钻了进去。理发店里的师傅都是中年妇女和小姑娘,手劲都比我小。

拾掇我的是一个岁数不大不小的姑娘,在店里好多年了,头发染得像外国鸡,耳朵上左三右四鞋带孔一样扎了两排眼,一看她的发型我就想笑。因为他家店外趴的那条又胖又脏的招财狗,浑身上下毛的布局和染色与她相同,一看就是给她打的前锋。这条狗性格孤僻,即使是在猫狗时尚男女一样乱搞的美丽季节里,也是孑然一身,有时独自远足到网通大厦一带,摇晃着紫里透绿的尾巴,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毛色问题才找不到对象,但是据说狗都是色盲。

这姑娘剃头手艺是很好的,动作轻快麻利,只是过分细致,让我有点儿不耐烦。剪完了,五块钱。外面物价这么涨,他们家还没有提价,应该赶紧多剃几会。不知道我的歇顶和通货膨胀谁跑到前头。

 

 

                                                                              可怕的女人

 

在各种狗的品种中,我最喜欢的是红烧狗皮,而且我不认为吃狗就是没有教养或者凶残,我的论据是狗肉确实是好吃。

网上今天有一个热门消息,洛阳一个妇女几年来安乐死了上万条狗。她将自己在当地不算少的收入全部用来收集流浪狗,忙不过来时还雇用其他工人,她收集来狗之后先把狗治好,然后给狗做绝育手术,狗在享受了几天家养宠物的安逸之后,她就会选一天送狗“上路”,方法是将狗绑起来注射药物。她的雇员证实她确实应该处死了上万条狗。

这个女人不是屠夫,因为她远比屠夫可怕的多。她完全被玩弄和带走其他生命的快感所控制了,这种快感和性快感有关联,也许她还经历过很不幸的遭遇。上万条狗,她要是吃一条杀一条倒也可以,起码是在中国可以。但是杀完她还埋起来,还哀悼一番,这和那个抱着被自己杀掉的老婆大腿跳舞的皇帝差不多了。

杀得多杀得快的恐怖程度,都不如杀得职业化变态。此语总结自日本德国等法西斯的暴行,献给美国恐怖片导演。 

 

 

 

 

 

  评论这张
 
阅读(7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