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这个时代伟大的匿名诗人——怀念余地  

2007-10-11 09:47:03|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很久没和余地联系了,因为我只在写出一篇自以为过得去的东西的时候才去联系他,结果,他死了。而我今天早上打开电脑才知道,他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选择把他那颗幽暗的心灵交还给幽暗,三四两年前他说起他的艳遇的时候说得比较猥亵,一两年前他说起他的婚恋的时候说得比较世俗,我窃喜这个家伙终于有些俗人的情感了,然而他终于证明自己不是和我一条路上的人,为什么在两个孩子刚刚出世的时候,还是他一直在等待孩子出世然后离开?我不会理解他,我和他的生命不过是漫长夜晚中,相互开过的两列火车上的灯火。

余地的签名是“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我就是那个地方的人,他说。——昆明怎么样?——好,很好,天很蓝,空气也好,东西好吃,生活很缓慢。他像所有南方人一样,对哈尔滨这个名字古怪冬天漫长的城市充满好奇,问一些千篇一律的傻问题。

我认识他是在“西祠胡同”一个叫《继续》的论坛,之前我看过他的《心灵:幽暗的花园》,我选择贴在博客里的几篇故事也都是那个时候写的。我见到他的第一句话是:“你是这个时代伟大的匿名诗人。”他毫不掩饰自己对名望的渴望,热心各种文学活动,竭尽全力地推广自己的诗歌和小说,总鼓励别人说:坚持住,你会成名的。但是我当时就知道他会永远是一个匿名者,这个时代没有可供他留下名字的墙壁。但是余地呵,这个马戏场一样的地狱里,新鲜事儿还很多呢,你看够了么?

余地的年龄比我大不了多少,但是读书是我的几倍,我看过的小说他几乎都看过,这还不算他涉猎的其他我不了解的门类。他自称家里有6000本书和同样数量的影碟,我说那是我一辈子也看不完的,“我也看不完”,他说。每过一段时间,他就发给我一张可以在“当当”买到的书单,但是他推荐的那些书并不合我的口味。他极力向我推荐《耻》,说那是诺贝尔上近年最好看的小说,我说我觉得不如《彼得堡的大师》,他立刻怒道:“你是不是跳着读了?!《耻》是不能跳着读的!”我问他中国古代小说里哪本最好,他回答说:《五灯会元》。他疯狂迷恋《说吧,记忆》,反复念叨那是最伟大的自传,以致于在写《蝴蝶之死》的时候仿佛纳博科夫附体,我一直以为他也会写一本自传出来,《幽暗的花园》我会一直写到死,他说过,那也许就是他的自传。

好像是04年,余地写过一篇很臭的小说,大概叫《地铁》,是发生在北京类似警匪片一样的故事,这个故事透露出余地在世俗一面品位很差。我谨慎地提意见说,这个故事里提到的警察建制是错的,而且一个杀手和四个杀手的激烈枪战不会持续40分钟。余地却很兴奋,他说回头我写一个大纲,我写一章,你写一章,我再找几个作者,会是本很好的小说。那篇很臭的小说后来发表了,他特地打电话来说,但是我没有兴致再看一遍。

我问他你在网上还读过什么好的故事,他推荐了一个叫“子默”的人和一篇叫《声音,或者道路》的故事,那是一篇绝妙的故事,但愿这位子默没有像余地一样蘸着自己的生命去写作,不过他比余地更加崇拜海子。和他们相比,我现在庆幸自己是个三心二意的半吊子,是个懒鬼,是个虚无主义者,面对沉重和苦难,余地会迎头而上,间或勾引个把女网友然后向我吹嘘,而我则刻板地转过身去逃开。但是在生与死的问题上,我们却表现得截然相反,无论如何,我也会像只蟑螂一样活下去。

不写了,余地留下的文字足够了被记住或者被忘怀。

  评论这张
 
阅读(82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