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生笔记 9  

2007-10-19 18:15:13|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贴胸毛

看一条消息,里面说“孔庆东教授”,已经是教授了么?理所当然,这是他应得的。孔教授的出镜率仅次于易教授或者二流男星。有时候没等别人问,我就会告诉他:“我讨厌孔庆东。”我讨厌别人的时候,都会被怀疑实际上是在嫉妒对方比我帅,所以我不敢讨厌太帅的人,比如布拉德皮特。讨厌孔庆东就比较安全,实际上,我唯一喜欢他的地方恰恰就是相貌,很有人味儿。

我一直拿“旷新年”事件当个乐子。两个大男人互相起了矛盾,说又说不通,只剩下一条路:直接干一仗,毕竟都是猴子变的(郭德纲说:“其实,我是一只教授……”)。蔡元培当年和一个学生说不通,挽起袖子要和他掐架,这才是知识分子的品格么,高校的好风气都丧失了。两位都是久坐办公室的,想来势均力敌,大有看头。旷老师打他个你死我活,没准就会将种种郁闷一扫而空,孔老师的脸上吃一老拳,没准儿会塞翁失马地端正过来。我押旷老师,哀兵必胜。

来来来,买定离手。

 

                                                                       贴福字儿

过年了,我们都去门口贴福字儿,尽管去年的还没旧还没被小孩撕掉一条擦鼻涕,还是要换新的,到处红彤彤的,鞭炮声盖过了其他一切声音,谁要是这个时候要饭或者借钱,会被一致声讨,你只能贴喜字儿和包饺子,没有饺子就用旧棉鞋剁剁案板,要上吊去城根,躲着点儿熟人,别蹭人家一身晦气。

屋里的福字儿可以贴倒了,取“福到了”(我顶腻歪这个谐音的习俗:鱼就是余,鹿就是禄,轻易送别人鞋,因为通假“邪”,昨天去家具店买床头,上面精雕细刻着五只倒挂的蝙蝠,要多恶心有多恶心),但是大门上的不行,不庄重,没正形似的你以为在美国呢?

过年不许说一些字儿,死啊,穷啊,破啊,都不能说,煮饺子煮破了叫煮“挣”了。老话说,夸一个外貌乏善可陈的姑娘就说她有气质,我照了照镜子,我长得就比较“挣”,虽然没有孔教授“挣”,但还是很挣的,比徐爷半老新啃嫩草的林帅哥挣,比一笑起来找不到眼睛但是经常被啃的徐帅哥也挣。我要是说了禁忌词典里的话,我妈就会狠狠地给我一个嘴巴,我还不许哭,因为一哭又和过年的气氛不搭调,但是她可以打,因为打嘴巴的声音和放鞭炮的声音正好够成大三和弦。

我喜欢顾城的那句诗:“我看见他们逗弄门上的神”,过年的情景大概是这样吧。当然央视主持人海霞家过年不是这种情景。

 

                                                                       顺便公告

本文所属栏目叫“精神季健康”,就是比亚健康还亚健康,所以我经常做抽风的事儿,一高兴就把您的回复给删了,有时候捎带着把原帖也删了。我仔细考虑过,还是认为我有这个权利,这个考虑是从很多国情里观察归纳出来的,手里有权就要咣咣地践踏他人的权益,就是这样,很爽。但是还要民主地提醒您,如果您的回复很重要,请自行保存。如果被删掉之后向我要,我只能像中国移动或者我们早先那位市长一样耍臭无赖:矢口否认。让我道歉才没门呢,郭敬明都不道歉你凭啥让我道?因为我“季健康”么。

另外您也不用费心教育我,我这人上课逃学开会睡觉,家长管教离家出走。还不明白言外之意,请参看另一文《有事儿烧纸》题目。

  评论这张
 
阅读(76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