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生笔记 10  

2007-10-23 12:21:42|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所谓起跑线

艳萍从小羡慕音乐,成年以后她用所获得的遗产买了架钢琴,她最可敬之处就是,从来没有逼着她儿子去弹那架钢琴。那架钢琴在她家里只是一个静悄悄的象征:人在任何年龄都有资格为梦想做一些事情。

有人天真地认为孩子学琴就等于多掌握一门谋生技能,而且过了九级之后高考有各种各样的优惠。那为什么不让孩子学木匠呢?更经济实惠的谋生技能,而且随时可以修理损坏的家具。弹钢琴有什么名堂的几率比高考的百十来分渺茫和辛苦多了,除非天赋天异禀或家有资财,能弹“出来”的机会有多大呢?朗朗说中国有一千万琴童,日后一定能够称霸世界云云,我总觉得是一个功利主义琴国的胡言乱语,音乐不是奥运会。

“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什么起跑线,哪来的起跑线?终点不一样,路线不一样,起跑线就没有意义了。

 

傍晚的萧何

公共汽车站,人人都抻着脖子眺望自己要搭乘的公车。一老者穿过,腰背笔挺,头发竖立像刺猬或者鲁迅,漫声唱道:“我主爷起义 在 芒砀,拔剑斩蛇天下扬,遵奉王约 圣 旨降,两路分呐兵定咸阳。”声调古朴舒卷,挺正宗的麒派,只是有一丝游历唱词儿之外的落寞和沧桑。残秋高挂,这样的嗓音正好。“后进咸阳”时已经拐过街角去了,剩下的半句唱腔在耳朵里想象。

在哈尔滨,很少有人在马路上唱戏。

 

朱伟多大年纪了

我前些年一直不知道朱伟究竟多大年纪,九几年在《音像世界》上看他的发烧专栏,他那么狂热地介绍古典音乐,就以为他和同样狂热地爱摇滚乐的王晓峰岁数相仿,那时候一册《音像世界》十块钱,是什么样的经济负担?只是为了《话说摇滚乐》和几篇专访,再有就是朱伟的专栏。那本杂志还有一位叫阿瑟的高人,上海毕竟是上海。所以看他担任三联的主编时,总以为是少年得志。

今天才掐指认真算了算,朱伟先生已经是五十几岁的人了。真怪,为什么觉得他很年轻呢?他对音乐、文学、艺术、文化都有很高的品位和见解,我总觉得他在文字上有点儿过于严整,但《蜗居》几篇很有古文的气度和风骨,朱伟的专栏很少嘻笑怒骂,说一件事情糟糕就是糟糕而已,只有一次看他写林徽音的时候捎带调理了几句韩石山的猥亵。中国弄文化的人要是能和他看齐,该多好呢。

 

不如俗

周日,在中央大街和红专街交口。人行道当间有一根路灯,所以我初看这家像美容院一样的餐馆的霓虹灯还以为是“时间餐厅”,这名字除了没食欲之外挺好的,走过了这根路灯,其实是“时尚餐厅”,叹了口气,再走过一个路灯,原来还不算完,叫“传承文化时尚餐厅 全国第XX连锁店”,为什么一点儿惊喜都不给人留呢?

今天,看见一个小饭店,叫“四而饭店”,乐了。胡适费那么长的时间考证这个饭馆名字,其实我当初看谜底之前就猜出是“一而十,十而百”,因为我脑子里就有一本《三字经》,不像胡适装着那么多学问。

有了东来顺,哈尔滨又有名店北来顺,据作家阿成小说,大拉皮尤其好,但是北来顺装修过之后反倒大不如前,可惜了。还有一家不见经传的小饭店叫“中央顺”,有点儿僭号或者淘气。

饭店的名字不如俗。老字号里,穆家寨、狗不理之类食客送的外号,或者砂锅居、烤肉季、便宜坊这样的名字,都透着亲切。在一家名叫“鑫姿”的涮羊肉店里吃饭,我是挺别扭的,但是别人请客,又犯不上不去。

 

愤怒的鸡蛋

什么是愤怒的鸡蛋呢?鸡蛋愤怒的下场有两种,一只勇敢的鸡蛋会去撞石头,一只理智的鸡蛋会生闷气,然后自己把自己煮熟。作为一只鸡蛋的悲剧,不是你愤怒,而是你是一只鸡蛋。于是想出一堆适合鸡蛋的故事,一会儿先匆匆地写一篇出来。

这个词组是我想出来的,斯坦贝克有一点点儿贡献,要是引用的话,感谢我们俩谁都行。

 

论臭屎喂豆腐的可行性

和一切哲理一样,香味和臭味是循环的,没有鸿沟。把尿稀释若干倍,可能就是吸引人的香气。食物里,爱吃腰子的,八成是冲着隐隐的臊气,那是什么臊气?其实就是尿味儿。我就爱吃腰子,猪牛羊驴狗,炒的烤的都吃,而且不喜欢太干净无味的。那么爱吃臭的呢,比如臭鸡蛋臭豆腐什么的,是冲什么去的?

你早就听说这种说法了吧:街上的油炸臭豆腐为了减少成本,臭味不是“沤”出来的,而是用屎汤子速成泡出来的。我因为从来不吃那东西而且特别不怕恶心,看过之后谁也没告诉,尤其是对那些爱吃炸臭豆腐的女士,看见她们举着三小块豆腐,我始终点头微笑。并不是歹毒,而是深知人讨厌坏消息就迁怒带来坏消息的人。

我猜这件事有可能,有些味道特别浓烈的臭豆腐,下陈油锅里一煎,确实不是正常食物的臭味,王致和同它一比,只能说是隽永。这种让人疯狂的臭气如果让我猜,只有一种办法复制,取一小撅干燥臭屎(防止溅油崩伤人),下油锅小火炸之。建议日本人试验一下。

别以为让摊主亲口吃一串那臭豆腐就能保证不是屎汤子泡的,因为如果危害到他的生意,他连真屎都肯不蘸佐料地吃下去。这些小贩生活无着,取缔了不太人道,但是当街炸屎确实让人难以忍受,幸亏我没有权力处置他们,否则心里就会很矛盾。当然了,臭豆腐非常可能不是屎泡的,或者只有一小部分是屎泡的。

远大是比较贵的百货店,一楼经销奢侈品,它隔壁的整条街上都在炸这种臭豆腐,我上火车站抄近路穿过这家百货店,闻到店堂里炸屎味儿和古龙香水的混合味道,看着衣冠楚楚、假装什么也没闻见的化妆品推销小姐和顾客,心里乐开了花。

 

一不了百不了

趴在床上糊涂地睡了一觉,嘴里还含着半粒核桃。醒了以后又犯了老毛病,又两分钟忘记了自己是谁,在干什么,存在又显现出毫无意义的真相。想起来余地,几天来假装着轻松,拼命地写无意义的文字,其实就是想要打发一件事,在一个糟糕的睡眠之后琢磨明白了:自己只不过是草芥而已,记忆一钱不值,草芥忧伤个屁啊?

 

 

  评论这张
 
阅读(86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