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两个人做梦  

2008-11-19 11:03:29|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个男人

在使徒里,彼得是热衷启示和引导世间善人的,他觉得自己理应对宽恕有更深刻的体会。

在如今的星球上,信赖物理学多过上帝,出没在对流层以上的飞机航道不断压迫天堂。像那个男人一样的人类已经极为罕见:纯真,清醒,慈悲,充满坚毅的勇气,令彼得感到遗憾的是,他从来不曾接近过信仰。按照时间观念,彼得在他身上耗费了近半生来进行启示,然而始终无法使他明白,在人的生命终结之前,还需要寻找一些令人疑惑的答案。

那个男人认出了彼得,他问刚刚坦率地告诉了自己病情的年轻医生说:“我肯定曾经见过您,时间甚至早到您出生之前。我无意冒犯:您是否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彼得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天啊,你总算有所醒悟”,他思忖。

“那么我就要像一个熟人一样和你说话了:我知道你没有恶意,对于你的能力来说,我的生命不值一提。我觉得你总想要告诉我什么或者带给我什么。”

“除非你在心里开口祈求,我不能把它给你,也不能把它指引给你。”

“那我们为什么不让彼此都安宁点儿呢。”

“因为,年青人”,彼得有一点儿烦躁,现出了他的法相,“你的时间不多了。我在为你破例。我了解你的一生,有一些事情你自己都忘记了,你有理由相信自己只要做出真诚的皈依和忏悔,你就有资格领受那一切。不是我给你,是他给你。”

“我的一生是你、或者他,”那个男人也朝天花板看了看,“安排的么?”

“选择在你。在这个世界上,骄傲才是最大的罪,而谦卑才是最大的善意。人的智慧是可笑的。”

“那么我告诉你吧:我按照我的意愿过完了我的一生,既然这个世界不是你呈现给我的幻象,那么我就不再打算接受什么不容置疑的事情了。对不起,我要和我的朋友们告别去了,你能告诉我,要做完剩下的事儿,我还有没有足够的时间么?算了,你不像是个慷慨的人。”

彼得带着遗憾离开了办公室。

那个男人在病床上默默忍受着痛苦和屈辱,尽管曾经因为对生存的渴望而动摇过,仍然在心里三次拒绝了使徒。

“现在他是你的了,他几乎成为一个圣徒,但是由于愚蠢的骄傲堕落了。”彼得闻到了硫磺的气息。

“我是从来不跟在你们这些奴仆后面捡拾残羹冷炙的。一些人更愿意赞同我,而不是因为被你们所抛弃”,魔王用一反常态的严厉口吻说,“说起来,我也曾经是个圣徒呢——这让我感到丢脸。那个人也没有到我这里来,他坚持有自己的地方可去。”说完,他就一瘸一拐地消失在走廊的空气里了。

 

午后四点的小子

(据说,人从噩梦中醒来时,都用右手捂着胸口。

我梦见我原本只是一部残缺的电影的观众,但是我也是里面的一个人物,比如,一个医生。我要解释清楚,我梦中的景物都比较粗糙。街道、汽车和建筑都像纸板做成的布景一样,远处是几幅白色的帷幕。)

一个男孩儿瓮声瓮气地模仿着成年人在电话里说,街心花园有人打架,受伤者需要包扎处置。他们常常在斗殴之前打来这种电话。医生挂上电话,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下午的阳光最后一次涂在街上,使那些简陋的景观看起来带有些许光彩,这种情景也出现在15岁的少女脸上。

他穿过马路,朝街心花园那边走去。

一个穿着件肮脏大衣的的小子跌跌撞撞地朝他跑来。那个男孩儿十四岁左右,正处于最顽强、最危险的年纪,也许属于经常在此地出没的团伙。他准确地倒进了医生的怀里,神情像一张揉皱了之后又被摊平的纸,血从胸前的十几处伤口里渗了出来。正是电话里的那个声音说“这事儿是我主动挑起来的。没有人算计我,如果要死,我愿意死在没有人算计我的这一边儿。现在我开始觉得冷了,你可以告诉他们我是怎么被人杀死的。”

放学的小学生排着队穿过马路,老师在对他们喊着:“在斑马线里走,你们生活在线里。”

 

【后记】一个人物从一篇侦探小说里跑了出来。这部侦探小说就是那种都市里流行的心理游戏,充满了空虚的推理。读者们发现,凶手在最后一页里消失了,镇静和机敏的侦探茫然无措,活像个傻瓜。

一个NPC从一部网络游戏里跑了出来。等待复活、购买和交换装备的玩家在市镇上排起了长队,他们联想到自己在现实世界中的各种经历,他们在超市收银区排队、在售票窗口排队、在政府机关排队,一生就是挨个到队伍最前面,再转移到下一个队伍的最后一个,如今又要在一个没有队可排的地方排队。于是队伍一下子溃散了,他们的人物散开到各处席地而坐,开始聊天儿,等待在原野里的怪物感到寂寞惆怅。

一个人从公司跑了出来。天台上锁,他来到公园的湖边,想了想又到了高架桥上,他把自己的证件、电话仔细地塞进口袋里,从桥上跳了下去。半个小时以后,警察接到指挥中心打来的电话:“我们联系不到这个人的家属,没人认识他。”

  评论这张
 
阅读(207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