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天记录之(2)ChIndia, 2008  

2008-11-26 11:44:35|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是这个:中国和印度总要拿到一起比较。很多中国人相对印度有一种自豪感,或者说是一种自大吧。就是“我们和你们人口差不多,底子也差不多,你看看我们……”但是这种“自大”有没有虚妄的成分?也就是说,印度看中国是不是也有“我与我周旋久宁肯做我”的想法。

B: 很多人都觉得中印发展,印度不如中国。但是我觉得印度的发展也可能被低估了,印度的产业结构、发展态势今后会比中国的优势大,所面临的灾难性威胁比中国小,他们和西方世界的沟通更有共同语言。居民感到印度特别落后,可能主要是觉得印度城市面貌比较脏乱,公共设施陈旧,一些很直观的东西,没准儿还有人觉得印度人太迷信、不懂科学。不可能有这么一种调查:就是随机抽取若干中国和印度人,问他们更愿意生活在哪一个国家。何况,他们也没有充分的信息和机会了解对方的国家所以比较的时候就一种矛盾的双重心理:一会儿像比老婆,一会儿像比儿子。做这种比较肯定得建立庞大的框架吧?不过比较出来有什么用?其实谁也不服气谁,比完了该吃吃该喝喝,完全可以不比么。

A:很多人夸奖印度是“穷人的天堂”,算是一种指桑骂槐。

B:我坚持一种想法:穷人没有天堂,天堂里没有穷人。但是我们这边儿可能地狱是市话,比他们省长途通话费,完了他们用的是印度移动和印度联通,那俩公司可不要脸了,一直双向收费,我们早就用上国际上最先进的小灵通了印度的福利有一个问题,就是理论上说,他们通过二次分配来搞社会福利好一些,但是结果他们把麻烦直接交给经济运转了,拖了很严重的后腿。从生活上说,印度穷人受到盘剥可能少一点儿,保障可能普及一些,政府对这方面的注意力比较集中

A:而我们总是夸耀,北京多漂亮啊,上海多现代化啊,走在街上和发达国家一样,觉得是给人民办了好事——这种“发达”和穷人特别是偏僻地区的穷人没有关系,只能增加相对剥夺感。感觉自己相对被剥夺,是因为确实有剥夺存在。

B: 也因为社会上的生活线、价值观总是随着“先富起来”提高,随之提高的还有一种生活中对自我的评价。生活在一定物质标准以下,不一定每天都思考“谁剥夺了我”这种问题,但是这种刺激很强烈.

A:“主流”生活方式早已越过了你,追求和信仰的就是“豪宅”(其实就是大公寓,完了土地还不是你的)和私家车的生活方式,公共设施越来越巍峨、城市商业越来越现代,你一天十个小时的拼命工作却生不起病、孩子上不起大学、住在三十年前的旧住宅里。你还好意思自称是当家作主么?很可能就会怒气冲冲。 前几天,天津和北京之间又开通了一列高速,时间缩短到二十几分钟,设置挺豪华,铁道部一般在花钱上向新干线看起,安全上向索马里看起。我看了那个电视节目,首发式上老艺术家阎肃乘坐了,他眉飞色舞地说:“以后吃天津包子就方便了”,对于收入高、爱吃包子的老艺术家这真是好消息。但是对日薪买不起一张票的人来说,公共设施是不是更应该不那么快、不那么豪华,但是便宜一些呢?

B:北京的情况相对较好,他们市政有钱,举个最通俗的例子,各大集团到上总部上税每年是多少?北京市民觉得自己相对好一些的条件是自己双手建设的,其实得承认沾了伟大首都的光,没少沾,又不丢人,干嘛不承认呢。什么时候北京市民要是挨饿了,计划生育就不用搞了。比如我们这儿修地铁和北京不一样,北京早就该修,而且该像伦敦那样建立特别发达的地铁网络,同时应该限制小汽车,两件事该一起做,那么多的人的城市,交通是要命的问题,但是他们干岔了,思路总被打扰。我们这儿情况完全不同,没有条件、没有必要、没有钱,但是有关方面就像个任性的小妞儿似的,非修不可,谁劝都不行,道理翻来覆去:服务百姓啊、解决交通啊、增加固定资产投资啊,其实规划线路就一条、才几公里,辐射城区和居民很有限,这个如果成为败笔,后患很大,地铁不像赌博,你输完就完了,地铁像二奶,总得往里赔钱。失败决策和工程上糟蹋的的钱会是腐败的多少倍,而且也不耽误腐败。地上交通有时候修一个过街天桥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十年没人管,谁撞死算谁的,都把注意力集中到地铁上去了。就很可疑了,真是从服务公众角度考虑问题么?为什么服务之前连认真征求一下公众意见都懒呢?比如说他们打算卖多少钱一张地铁票?我给他算账,三个人一起坐地铁比打车贵,也不快。把基础设施修的豪华一些,把各项经济指标搞得漂亮一些,更容易体现“政绩”,容易被上级看到,因为上级下来就是在街上遛两圈,看看汇报上的数字而已毕竟仕途命运的是上级而不是下面决定的。我们的官员和印度官员考虑问题的出发点很多时候是相反的,印度由于政体的限制,会先考虑选民的倾向和反映,而我们会考虑上级的反应,对群众的考虑,叫做“承受力”。这个承受力从字面上怎么理解啊?我伺候你不用考虑承受力,我该考虑是你舒坦不舒坦;我欺负你才需要考虑承受力,别急眼了和我玩命儿。有点儿激动我好像。

A:还有一种情况是来自下级。比如部门的官员考评有个“群众评议”,就是本单位的群众关系。他到了一个部门就会考虑我给我们这帮人要安抚住,要给他们好的待遇,所谓好领导中间有很多就是这种好。所以我们的各种民谣、牢骚就多。

B:而一旦这种牢骚被认定“不实”,就要承担散布谣言的责任。我觉得信息不公开或者选择性公开,不对称,谣言就是不可避免的,再说群众说一点儿错话应该可以,总比做错事的强。这倒有一点儿联想了:印度有八成民众是印度教信徒,剩下的也信伊斯兰、基督和佛教什么的,当然不能说社会关系比较缓和是因为信教,不过我们和他们在精神生活上的差异也是很大的。我们的教,有的话也是和幽冥之中的神力做交易,我给你上一炷香,你保佑我捡到一个钱包,很少有那种普遍关注心灵生活的宗教需求。简单地看,中国历来没有严格的阶层,白手起家你马上就成为“上流”了,上下之间的冲突感、争夺感就特别强,因为大家一直在赛跑么,“彼可取而代之”。印度民众好像对等级相对适应。

A: 而且两个国家的历史也有差异。印度有殖民经历,有甘地和他推行的和平理想,我们在那些关键时期的经历完全不同,形成的观念也不一样。

B除了社会观察。还可以看一些作家从个人角度的体验,比如奈保尔的系列游记。用一个印度裔但是在西方文化影响下长大的人的视角观察印度和印度人。

A: 他好像完全鄙夷印度的一切。

B:不那么简单,他有点儿“一个外国人在印度”的廉价情趣的嫌疑,但是他毕竟是个文学大家,而且是印度后裔,这很重要,他是个婆罗门,他的观察很有意思,他总要对自己出生经历上的东西进行反思,不管乐意与否

A:他是“移民文学三雄”,那两个,拉什迪和石黑一雄呢?

B:我个人觉得都比奈保尔强,拉什迪因为那个追缉令,我们都知道他,但是很少看到国内出版,他的那种放肆的视野很吸引人,有点儿华而不实也可能。石黑一雄的小说,译林就出过。奈保尔因为得了奖,重要作品国内出全了,可能是因为出全了,反倒发现不是特别怎么样。先于出生存在的移民记忆,或者像美国黑人作家那种种族记忆,对写作是好事儿,穷而后工。奈保尔的遗憾是在认同上不够深邃、打动人。

A:其他的比较侧重点。比如,对社会意识形态的判断。

B:这也不证明印度一定是个好榜样。印度的腐败现象就很有意思,这可能像“民主国企”的低效率一样,也是他们的一种“民主病”,不过我总觉得印度那种文化和社会氛围下,他们的腐败也是轻飘飘、懒洋洋的,可不可以说和他们的文化有关呢?其实腐败是放之四海皆准的吸引力,能随便腐败,一百个人里有一百个腐败。迄今为止,积极反腐成功还是以完善监督体制为主流,这都说滥了。我这个印象不知道对不对啊:比较彻底、合理的解决腐败问题,是民主制度成熟和成功的一个标志性成就。

A:就像青蛙向上帝祈求救世主,上帝就扔一条蛇给他们——因为他们抱怨之前的木头救世主不好用。那么,印度与中国都有一些问题,究竟谁的发展模式会更好一些呢?

B: 我不知道,现在看来中国不会选择印度的模式,印度也不容易走上完全中国的道路在对道路的描述上,学者发明了很多词儿,比如说印度究竟是民主社会主义还是社会民主主义。我觉得这个用处不大,要是一个政府真按照一个头衔去教条,反倒麻烦了。

A: 理论廉价化

B:不廉价我们就不好意思用了。爱问姓什么的多数是一些偏左人士。我觉得一般人没必要逼着自己站队是吧,站队都是等着买点儿什么紧俏货,好像没人打算卖给我们什么,所以现在只好不做结论:它对权力派系互相争斗有用处,对老百姓没用处,不如建立起一个有利于民众的共同理想,在这个理想下面探讨下一步的行动。当然,假如说我们已经建立了,早就建立了,而且一直在那个理想的照耀下面,我也没话讲。

A:最好的办法是定性,黑猫白猫是吧

B:那是个朴素的智慧,而且一点儿也不歹毒。最好的办法是不急于先做结论,但是不能放弃判断,即使没有机会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196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