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生笔记 33  

2008-12-13 15:37:58|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样一座城市

我学会骑自行车比正常人都晚。上高中的时候,鼓手突然产生幻觉:我是一只蹲在他山地车后座上的加菲猫,这只猫的体重大概是他的1.5倍,他曾经驮着这只猫和一只木框音箱上过25度的斜坡,想起来他就觉得匪夷所思,像一只黝黑的蚂蚁拉动一条大肉虫子。这种感觉与初恋时候驮过的那个体重只有他0.7倍的大眼睛姑娘完全迥异。在他变聪明之后,我就只好自己去学骑自行车了。

我估计我学会开车也会很晚,或者永远学不会,因为我左右不分,不爱没有手柄的机器,而且路痴,而且没钱,而且有钱也不买车。我的驾照是扭扭捏捏被人强行办的,“留着租碟、取汇款单也是好的”,原话如此。燃油税好像与我无关。

今天报纸(这家报纸属于省报系,所以对市政偶尔影射一下)上说:《征收燃油税后哈尔滨二环费不取消》,理由是:“贷款可能要在2016年左右才能够还清,不过由于哈市车辆保有量的不断变化,具体哪一年停止征收可能还会有变化。二环费现在叫贷款建设路桥通行费,今后仍照常收取。话说这条二环路,是十年前靠贷款修起来的,总投资27亿,有关方面觉得既然修路为人民,人民没有不买单的道理,就规定:道路不设收费站,全市机动车无论上二环与否,每年必须缴纳二环路使用费,公用车每年1400元,私家车每年1100元,当时预计将征收20年,现在看来还要继续更长的时间。

凑巧在这么座城市做有车族,就是这么一种命运。

值得安慰的是:“明年三四月份,有关部门将在哈市政府网站上公布还贷情况。”就好像在钱包丢了以后,定期收到小偷发来的短信报告你钱用到了什么地方。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所以叫人更多感到的是恐慌。因为该市还在贷款建地铁,还要开大冬会,市民们有腿而且会喘气,好像按照上述逻辑,也没有理由不额外承担这些花费。

哈尔滨还是今年率先提高大面积取暖费的城市之一,当时的理由是煤炭涨价,现在好像情况正好反了过来,煤炭积压和降价已经成为定局,不过取暖降价是没听说过的,有一类东西是光进不出的,有一类价格是只涨不降的。凑巧生活在这么一座城市,就是这么一种命运。

囧话题

令人焦虑和恐惧的话题很多,所以这俩话题其实挺囧的:一个是关于科普的,一个是关于生美国孩子。

关于科普,我说不上话。科学在我的学历教育上就是中学时候数理化生物几门。这几科我都是以略高于及格线的分数通过的高中会考。而且很惭愧,生物是靠和邻桌交换卷子作弊才通过的,代价是我替他答历史卷子。化学我倒是自己答的,因为我喜欢小摆设,所以知道什么叫量杯、哪个叫酒精灯。这是一种耻辱,说明我的脑子至少有一半功能不健全,不过鲁豫和她的嘉宾中很多人当年数学都不好,看来脑子至少有一半功能不健全的人也可以上电视。成年以后,我发现科学这东西和王祖贤一样人尽可夫,没有一定之规,基本上需要它阐释什么东西对附近居民健康总体是安全的,什么东西对居民健康就总体上是安全的,什么东西少量摄取无害,食品里就可以少量添加,就算多加个百十来倍,也不是原则问题。在讨厌被人这么明着欺负的时候,连科学都讨厌——其实原因正是因为没有正经科学的缘故。科普家在追求科学的真的道路上,要先干掉很多科学以外的对手,这些对手区区几个作者又怎么敌得过?现在的科普之争,虽然另有寓意,左不过还是那个“德先生”和“赛先生”的窠臼。科普在一个大学泛滥、频放卫星的国家里居然是一种奢侈,要像理解这个矛盾,我避重就轻,只好反对科普。

生美国孩子,就更有指桑骂槐的嫌疑。如果有钱,生瑞士孩子也没什么不可以;如果没钱,硬要花掉大笔积蓄拼到美国去生一个,以便孩子日后超度,为了一个还不认识的人付出那么多,我做不到。我宁肯用这点钱对自己尽量好一点儿,或者馈赠亲友。不过,生孩子是一种深刻的欲望和自私。我瞎琢磨,对于造物主来说,人类最重要的因素未必是虔诚,而应该是性欲和做父母抚养孩子的怨念,因为有这两者才能保证繁衍,所以也许我们的思维深处被植入了这样一段代码。当然这个物种繁衍的理由我就不清楚了,掌握大权的人从来不解释理由。从美国科幻电影看,八成是为了日后给什么外星人当饲料用。

我忘了认识的哪个拉提琴的说:我小时候觉得,比我好的孩子都出国去了,我坚持不出国我就是国内拉琴最好的,结果现在他们又回来走穴了。连城市都不愿意接受农村的社会,当然也不愿意让一部分去更好的国家生活了,妈的你凭什么过得比我好,你又不是高干子弟?

一个本来就没什么人愿意来的地方还搞封闭,不许进不许出,看起来虽然不可理喻,其实细想想完全正常:性格内向自闭的经常是有理由自卑的人,比如我。

挥毫落纸云烟

我比较爱戴写一笔好字的人,因为我写字奇差不说,而且怎么练也练不好,一开始只不过是不如小学生,这几年因为总用键盘,已经不如日本人了(普通日本人,不是日本人里爱写书法的)。据我的观察,高级别的领导不仅坚持自己的口音,而且能写不错的软笔字,八成是普通话和简体字都不够威仪和高深。瞻仰过的一些手札和批示,都是竖排的几个又粗又黑的字,铁划银钩,落款是一个令人倒抽凉气的名字。谁要拿着这张纸出门办事,可能是一种站到了巨人肩膀上的感觉,向左一看是牛顿,向右一看江山如此多娇。

有些男演艺明星,人过中年现学习文化有困难,因为已经出名了。而且他们八成有迷信:人要是有文化了可能就不红了。所以只好练字,后来也到一些综艺节目上去展示。我知道有好多真正爱字练字一辈子的写家,恐怕一辈子也没卖过大价钱,上过什么节目。网上分享了几个毛新宇博士的书法,立刻有人打趣说“终于看到字儿不如你的了”,我拿过报纸看了看,脸色就灰了:毛博士的字儿和我差不多,没有明显的差距;后来又兴混(奋)了:毛博士的字儿和我差不多!没有明显的差距嘢!

两傻相权

电影《梅兰芳》,我还没看呢,对于陈凯歌急不得。YAOOOO闯到前面去观摩之后说:“问你个问题,对于传记片虚构和歪曲史实,你觉得能容忍么?比如某人明明有两个老婆,但是传记片里拍出来他冰清玉洁,只有一个老婆。”他第一次使用了这个连日来如雷贯耳的词儿:“纸枷锁”。

梅家后代的事儿我没关心过,我觉得梨园行是个自得其乐的圈子,“外行”没有必要关心,关心进去了也没有什么收获。都说这个戏是在梅家的严密监督之下,比如据说删掉阿娇戏份的建议是梅家少爷提出来的,一个电影要是有这么一个束缚,能拍好了就怪了。陈凯歌为什么不一拍桌子说操他妈不拍了,我也不知道,梅兰芳又不是奥运会开幕式。可能陈老师已经非常成熟稳重了,也可能这题材是最后的稻草。

梅兰芳的传记其后人究竟有没有资格过多参与(假如内容属实,不涉及名誉侵权和歪曲侮辱),甚至“授权”呢?我也说不好,我希望没有,因为他们怎么可以拥有自己先辈的一生呢?遗产已经不少了,何苦这样?有一位观众看了电影之后说,“原来京剧唱词这么美啊,我应该多听点儿”,我觉得京剧的唱词初看很好(好多文人才子也参与修改),细看就发现有点儿像周杰伦的歌词,并不都好,而且并不都通,以讹传讹的很多,当年的角儿们有的唱了一辈子心里却不大理会,还是不如昆曲的词调美。

梅少爷男旦唱的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但他是梨园行的旦行王子,对戏肯定比对电影的理解要深。报纸上八卦说:有一位通过异性装扮在央视选秀节目成名的演员和梅少爷有了不愉快,后来双方都出来辟谣。梅少爷代言人说只是不同意其自比梅兰芳,并没说过对方是小丑,对方说自己没说过上述的一切话。八卦就好在这里,你也说你没说过,我也说我没说过,但是这事儿就出来了。最新八卦又说,那位选秀自称非男旦抱怨没有入选电影里梅兰芳一角,暗示和梅家干预有关(这事儿我没找该人博客证实,我是直的,爱女旦不爱男旦)。尽管陈凯歌拍过《无极》,那也不代表他会选这么个男主角。所以两傻相权,还是不能相信更傻的。中国文艺娱乐的比傻过程中,只能做这样的取舍。

 
  评论这张
 
阅读(1447)|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