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傻子回忆录  

2008-12-01 17:06:27|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

1999年,按照诺查丹玛斯的寓言,世界应该像个鸡蛋一样被人捏爆。

那年夏天,我们终于换了一个不错的贝司手,之前的贝司手是我唯一的徒弟,要不是我的徒弟送给我游戏机,我们差点儿因为他不爱练习而反目。这回的这个左撇子的水平不错,但是过于自信,建议我清理一下自己的技术,重新学习乐理并且把帕格尼尼翻弹下来。是老曹把他推荐给我的,我经常对自己正在做的事产生怀疑,老曹就很严肃的鼓励我说:“现在虽然看不到什么未来,不过也许几年以后会有转机,那时候你们就是准备好了的了。”

两年后我放弃的时候,为了避免后悔,把打口CD和磁带陆续送了人。我的芬达变成了游戏机和电脑,GT5变成了一百多顿饭,WASHBURN在很多二手琴行转来转去,单块儿、踏板被以便宜得可笑的价格卖掉了,12弦儿的杰克逊留了一段时间,因为我女朋友觉得那琴神头怪脸的挺好看,只要我不去碰它。至于那个“转机”,正如我两年后判断的那样,再也不会到来。

同时,我向老曹的学生们亲切馈赠了两台世嘉和几十张游戏卡,手把手地教会了他们打《超级忍》和《战场之狼》,因为他们看我的鄙夷眼神就像我得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怪病。利用暂时重建的尊敬,我建议他们在彻夜死磕的时候也思考一下未来,想清楚再死磕。我不好意思说“你们到了我这时候就明白了”的话,我当时还不是混蛋。其中一个英俊小伙儿后来成了某市最著名的吉他手,他如今更喜欢把时间消磨在网吧认识的女孩儿身上,偶尔回来处理一下性病。

在新的一千年,我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变成一个在办公桌后面常能见到的那种头发稀薄的成年人了,成年人给我的印象是,其中的一部分一辈子也没觉得想清楚一些事对活着很重要,另一部分都是犬儒分子,至于在犬儒之前折腾过自己过没有就不得而知了。我觉得既然当初没通过弹琴泡妞,就该折腾自己一下,或者说,苦闷一点儿,我的理由是:也许这个社会有一天会变得需要或者说允许人们想清楚一些事情,说一点儿实话也不会遭到法律制裁。今天是2008年的12月的某一天,我的青春过完了,那个转机同样没有到来。

当年那个贝司手是我认识的最坚决的理想主义者,尽管他欠了我不少财物,蹭了我好多顿饭,吃着我还坚称我技术不全面不如市里的另外几个家伙。一年前我向当年的熟人讯问他的去向,得到的回答是:“去了杭州,好像是学做电脑动画,也有人说他开了个包子铺。”

B

有人怀疑过:芙蓉姐姐会不会实际上是个严肃的后现代艺术家,她在嘲笑我们全体?这个问题其实没有必要,芙蓉姐姐已经嘲笑了我们全体,无论她主观意识如何,谁还能说她不是艺术家?

我是初中时候知道胖博士的。当时他就是博士,他的校友都是全国各地来进修的大小官吏,人情练达差不多是唯一的专业所长,这些人爱恶作剧,每次吃喝都把他叫来展览,东道主会事先告诉初次朝见胖博士的同学们:他如何好玩和怎么样会更好玩儿。

现在胖博士经常登上各种媒体,大家都知道他如何好玩儿和怎么样会更好玩儿了,于是他就成了名人。这就是说:出来混,不知道什么时候以什么形式,但是早晚是要还的。我觉得在我们全都像个傻子一样没有尊严的情况下,这么做其实没什么好玩儿的。希望有一个善良的人,会掰开了揉碎了地让他明白:你要正视,从医学上讲,你也是处在一个重要标准之下,好么?别上那些人的当,别让他们拿你取乐。

我不会是那个人,因为他会回答我说:“我虽然是傻子,好歹有人肯玩我,比你强多了。”

C

八十年代,经常有流动马戏团到动物园里来,举行拙劣的演出或者展览。这种生意,江湖称为“腥棚子”——“腥”就是假的意思。

马戏团的帆布棚子是折叠式的,随时准备在夜里收起来悄悄溜掉。棚子外面有十几幅巨大的广告画,用鲜艳的色彩勾勒出一些山海经里才出现的情景:长翅膀的婴儿,有两个头的牛或者蛇身人。他们的演出粗陋到变戏法时连向坐在侧面的观众遮掩一下都懒,尽管我们看透了海底,但是因为喜欢那个铁皮做的道具瓶子,总要求他再表演一次。他们的马戏团只有一只年迈的狗熊,每次出场的时候,报幕员都用不同的名字称呼它。我观察到,马戏团员必须身兼数职,报幕员也要唱歌、伴舞,魔术师要售票、散场后拣垃圾,所以狗熊也要扮演几只不同的狗熊。观众们为了打发时间,只好适应这种以欺骗的形式呈现出来的懒散。

中央三套上的走穴团表演,携带的不是假酒瓶子和狗熊,是大屏幕和呲花,是董卿、刘欢、孙悦还有好多我记不住名字的人,不过如今已经可以下载到比狗熊好看的电影了。它们不再承载我的文化生活。

有位商人说,成功商业人士的标志是,要看《新闻联播》;有位文化人说,我有一个难以启齿的怪癖,我总要看《新闻联播》。李修平老了,我就不看《新闻联播》了,很多人都喜欢她,是啊。仔细想想,很难找到比《新闻联播》还奇怪的节目了:毫无吸引力,观众都准备好看半个小时事先可以猜中一切细节的节目,准备好了没有惊奇,完全意料之中和心领神会。播音员的每一个词汇和眼神,每一组镜头,我们都是那么熟悉。

看它的原因可能是:生活还是老样子,至少,我们还被允许在老老实实的前提下安全的生活。每天抽半个小时获得这种安全感。

D

任何一个国家的图书市场,都会有些智力低下、艺术上毫无成就或者卑鄙无耻的书籍,只是当一个市场几乎全是这类书的时候,你可能会怀疑这个国家,当几乎全是这类书畅销的时候,你可能会怀疑这里的读者——或者说,仍然怀疑这个国家。

对于智力低下和艺术上的无能,标准是完全不同的。一个人要是聪明成理论物理学家,就会觉得几乎所有书籍都让人无法忍受;要是像纳博科夫一样优雅,就只有少数的写作者才能和他对话。不过,卑鄙无耻的标准更好建立的:就是那种教给你如何用下流手段在职场或者官场“生存”以及类似的书,这种书之所以不危险而只是无耻,是因为那些手段根本就不好用。

作为智力象征的书籍,经常在精致装帧底下比赛究竟哪一本更加愚蠢。本月畅销榜的竞争比打折区激烈,青春阅读的竞争比生活常识类激烈。看上去好像这种活动是完全自发的,我们在阅读时,表面上接到的信息似乎只是:有些事情不能说,有些话题不要涉及,但是没有义务一定要变成傻子。不过,再仔细想想,作为一个聪明人,当得知有些事情不能说有些领域不要涉及之后,就应该考虑是否做个傻子会更受欢迎、更有好处的问题了。

敢说不要读中国书的人,大多是把中国书读得差不多了。我绝对没有这个资格,我倒听过几个具备资格的人说这种话。仅仅是因为我们傻,就要这样互相折磨么?

  评论这张
 
阅读(179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