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作废提纲二则  

2008-12-22 09:23:29|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算故事,这种用意明显的情节太生硬,没法作成故事,所以想想放弃不写了。

《吃驴》

1.我家驴腿折了。我管放驴,所以我爸把我吊起来打了一顿。

2.我的三叔是兽医,三叔看过之后说驴残废了,只能宰了吃肉。我爸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为什么打我的道理:这条驴为家里做过重要的贡献,和我爸感情深厚,说是一条驴,也是伙伴,也是家里的一分子,也是志同道合的亲密战友,也是亲如兄弟的一家人,见证了我们家从吃不上饭到能凑合吃口饭,功不可没。现在我把它腿搞残了,只好把它杀了吃肉,我们真是于心不忍。

3. 村口公路边儿开饭馆子的赵老六找到我爸,说要出钱买下驴,赵老六专门会杀狗炖肉,他说有人有人点名要吃活驴。我爸说这么残忍的吃法我听着都难过,这驴也算我们家半口人,赵老六我操你妈亏你说得出口。赵老六说杨老二我多给你俩钱得了,我爸说嗯嗯那我不能便宜了卖。俩人讨价还价,最后达成协议,不够的尾数赵老六答应我们爷俩也跟着去吃一顿驴肉。

4.我和我爸两顿没吃饭,我妈晚上想给驴喂最后一次草料,我爸琢磨现在已经是赵老六的驴了,就没舍得。赵老六店后院挖了大坑,支了从前宰牛用的木头架子。驴要活着从身上剐肉,客人点名吃哪里就吃哪里,售价三十元一斤,很多人从市里和县里开车专程前来,我爸知道了有点儿后悔,觉得还是卖便宜了。我们爷俩被安排在厨房,我爸内行地点名要吃脊背和驴屁股上的肉,为了这个和赵老六又争执了一番。

5.驴肉上来了,还可以,就是闻着院里的血腥味儿有点儿恶心。我爸也觉察出这一点,就要了点儿酒,赵老的揍逼媳妇不愿意给,又吵了一回。我偷看肉一条条地从驴身上割了下来,先是一头血肉模糊的驴嚎叫,最后变成一副骨头架子顶着一颗头在那里哆嗦。我爸还像要点儿下水带回去。他吃得既醉且饱,吃饱了又唱了两段二人转,《王二姐思夫》、《杀庙》,唱到悲切之处一边儿打饱嗝一边儿涕泗横流,数落我:儿啊,要不是你,这么好的驴、这么亲的驴为父我怎么舍得吃了呢?

这个将就着写了一点儿大概】(我正躲在老郭家磨坊里蹭豆腐脑喝,门猛的被拽开,满屋的热乎气被掏了个大洞,里头一个声音喊着:“四蛋在这儿没有?在这没有?你家驴腿摔折了。”我也没看清来人,仰脖把碗底儿周下去,从那个洞里钻了出去。深一脚浅一脚地跑上坡,就听见我家驴叫了。

道边儿上站着十好几个人一边儿等长途一边儿闲看,底下,已经有七八个人围着侧翻在地的驴看热闹了。我家驴可能是又想趟水过去啃谁家的苞米,我忘了今早上河沟上的石头挂了一层霜,飞滑。它的右前腿卡在石头缝里,踝子骨往上一点儿折成了直角,尖锐的骨头碴从皮里呲了出来,看见我从坡顶上出溜到它近前,脑袋上下晃着,俩鼻孔张得老大,含着一双泪眼,没命的干嚎。旁边说话的人一句句往我脑袋里灌,我虽然听得真着,但是什么都没听懂,身后人堆里传出一声恐怖的干咳,我爹那一双冷眼正瞪着我。

我爹一只手把我按在炕沿上,另一只手去抽皮带。我爹是好把式,同学们都说看他抽我是种享受。我用余光打量,皮带梢夹着风声呈完美的抛物线,落到腿上炸开一片,我的惨叫盖过了棚子里的驴嚎。我爹打了半晌,坐在凳子上歇手,抽出颗烟蹲蹲点上,朝外屋喊我妈,“打饿了,做饭”。为了防备他不解气,我带着哭腔接着哼哼,我爹在我屁股的伤里捣了一脚,“哼唧你妈逼,赶紧上兽医站找你三叔去,”我像个“嗡尜”一样旋转着窜出了屋。

从去年秋天开始,我三叔老牛逼了,养殖户都排队求他去打蓝耳疫苗,道远的派车接,还得管一顿炖小鸡儿,谁让现在猪肉比人肉贵呢。三叔到底是自家人,没和我装逼,安慰我说我爹没打死我算挺讲究了,还笑嘻嘻的给我的屁股搓了点儿紫药水。

三叔钻进棚子里摆弄了一下耷拉着的驴蹄子,跟我爹说:“二哥,你这驴腿废了,接上也是瘸的。别要了。”

“老三呢,我这驴可是关中驴,全县没有第二条。有劲着呢,一天能刨四亩地,拉车三个小时县里打来回。”

“二哥,我又不买你的。要不我给你上点儿药,将来你自己养着。”

我爹叹了口气,又拿眼睛找我,天冷,我也懒得跑……

甲老和乙老》

1.甲老和乙老行将就木,坐在一台丰田大面包上,糊里糊涂地交换对时局的看法,炫耀自己儿子的公司、女儿在国外的豪宅。汽车行进在一个风景区的盘山公路上,出了一点儿故障,于是甲老和乙老从车上下来,把当地派遣的随从抛在身后,决定自己走走。

2. 甲老很久以前在这个地区生活战斗过半年多,搞得鸡飞狗跳。他有点儿想看看当年山乡的巨变。这里的贫瘠的山林让乙老想到自己的家乡,他几乎一辈子没有回过那里。于是他们信步走到了一个村庄,这个村庄既是甲老带队进驻的村庄,又是乙老的故乡。他们为自己的腿脚如此灵便,到达这里如此之快有点儿疑惑,然而老年人是健忘的。

3.甲老发现这个村庄的人生活还停留在他当初在这里工作的时候,他遇到了当初认识的一些人,其中一些变得十分苍老,另外一些完全没有变化,但是竟然没有人死去,包括甲老记得被自己判处死刑的人,他们日复一日地重复当初的审判,每天都在场院开会。乙老觉得这个村庄很不对劲,很多房屋坍塌了,有的房屋好像住着人,但是只是一堵临街的墙,人们混乱的使用不同年代的语言,一切像是为谁搭建起来的布景。

4.甲老去了那个寡妇家,他有点儿想起来自己为什么想回到这里。那个寡妇老得令他感到羞耻,她那个废墟一样的家里到处都是老人的气味儿。但是寡妇很快就变得年轻,在她的鼓励下,甲老颤抖着爬到了寡妇的炕上。寡妇在炕上时而年轻时而变老,甲老觉得自己像是陷进了一滩烂泥或者沼泽。

5.乙老觉得饿和无聊,想找一条路回到车上,他在村里游荡,找不到和甲老分手的那个路口。他看到庄稼都烂在了地里,而那些庄稼生在污水里,果实是黑色的,不能吃。他进了一户人家,掀开锅看到锅里全是蛆虫,村民告诉他他们就吃这个。乙老害怕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6.甲老找回了年轻的感觉,火焰重新燃烧在他的胸口和裤裆里,他在炕上找回了青春和激情,青春来得如此猛烈。甲老又想连镇压的地主家剩下的几个老婆也一起睡了,最好叫地主的鬼魂在灶坑里烧火。他觉得自己明天醒了以后,就能去场院上主持和结束那些会议。乙老迫不急待地回到了车上,乙老终于躺在了干休所豪华柔软的床上,他要睡一觉……

7.他们最后的意识将在那条山谷的底部逐渐消失。和一车人残破的尸身断肢,和扭曲变形的钢铁残骸……

  评论这张
 
阅读(107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