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龙,虎,豹  

2008-02-13 11:16:25|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网络写作骨灰级人物涂鸦先生有一篇散文:《寻龙记》,他考证出汉族的图腾——龙,原型并不是蟒(当然不是,龙和蟒在中国传说中的地位是完全不同的)、不是鳄鱼(鳄鱼在民间也叫“猪婆龙”,一听就知道不是好物),他的结论吓了我一跳,他说,龙的原型是鲟鱼!因为鲟鱼有长须,且游动的姿态神秘飘逸,只能让人观摩到一段背鳍。古黄河里八成有巨大到使人惊心动魄引起崇拜的鲟鱼种群,现实中的鲟鱼都在饭店的水缸里,旁边有人小声地问你:红烧还是家焖?

我猜测龙形成的过程是这样的:从前,有一个部族崇拜蛇,因为蛇一蜕皮就仿佛重生,像赵雅芝一样引人羡慕。这个部族兼并邻族之后,聪明的酋长善于处理民族事务,就在图腾里吸收了对方图腾——牛的元素,给蛇安上了角。同样的道理,鱼的民族的鳞片、鸡的民族的脚爪也陆续被添加了进来。这个想法来自于一册漫画书《多多罗》和美国国旗。没想到,真有历史学家考证出了类似观点:龙是最初政治活动的产物而不是艺术创造的产物。可见艺术从来就不是自觉和独立的,艺术家就是需要部落酋长来领导,为他们成立协会,定期地引导和鞭笞,才能画出龙来。然而,龙的集体智慧里还是有一些艺术性的。比如,我怕蛇却不怕龙,因为龙的纹饰精美,而且其蜿蜒变化、忽大忽小,有哲学韵味。

想当初,龙的造型刚推出的时候,部落里的人们都大喊:这东西像什么样子啊,难看死了,说长虫不长虫,说鱼不鱼,怎么能做吉祥物呢?部落酋长就带着几个儿子手持棒子,听见谁说龙的坏话,就照他的脑袋来那么一下子,太忙的时候,顾不得听,上去直接来一下子,临走撂下一句:“有则改之,无则嘉勉”。大家挨过一下子之后,审美能力取得了普遍提高,越看那怪物越高兴、越看越觉得还是酋长英明,谁要是再想更改吉祥物反倒不行了。

 

华/南/虎照怎么看都不像真的,我敢这么说第一是因为他们棒子不够长,第二是拍子也不够大——不能把全世界的华/南/虎都拍扁。最近网上流出的“艳照”,据一说:怎么看都不像是假的。

一和她的同事从资深平面制作工作者的专业角度,以八卦爱好者的热情,对上百张照片进行了放大和比对,得出了两个结论,电脑不是能变出兔子的帽子。如果这照片是PS的,那么这PSer就未免太牛了,陕西怎么不请他去处理照片?第二,是早知今日,何必看《色戒》,《色戒》让人忧惧,怎比得上青春作伴好拍照?这些照片我没有看,原因是我觉得女当事人名单里并没有性感撩人之辈,男当事人又是那种满街都是的小崽子,实在提不起兴趣。我当初看《色戒》是为了梁朝伟,不是为了汤唯,梁老师虽然色衰,但是还有急健身材,我很欣慰而且感动,隔着屏幕唱了个大喏。

可惜的是这件事:据传,香港警方拘/捕了相关网民,并且声称“管有也犯法”。看惯了香港电影的人,很自认地联想到:香港演艺界都是黑/社/会扶持和控制的,而这个黑社会在警方有大量的资源,这个黑/社/会老大是任达华演的,那个警察老大是郑则士演的。其实,演艺公司通过正规法律渠道,就可以要求警察对照片的发放人采取强制措施。可是,这就把一件富于娱乐性的不幸事件演变成富于流氓性的法律事件。香港人的脑筋活络和务实精神,不是我们东北人能够想象的,百十张破照片决不能耽误挣钱。要是我当公司酋长,就立即策划把照片版权买下来,集结成册印刷,妈的已经损失了一部分了。再就是请几位当事人趁热合演一部电影,要特别纯情的那种,请郭敬明编剧,请张纪中导演,招待会请倪萍主持。

 

诗人的天才往往不可理喻,里尔克二十郎当岁就写出了《豹》:

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栅栏

缠得这般疲倦,什么也不能收留

它好像只有千条的铁栅栏

千条的铁栏后便没有宇宙

强韧的脚步迈着柔软的步容

步容在这极小的圈中旋转

仿佛力之舞围绕着一个中心

在中心一个伟大的意志昏眩

只有时眼帘无声地撩起——

于是有一幅图像浸入,

通过四肢紧张的静寂——

在心中化为乌有(冯至译)

当年看完这首诗觉得五雷轰顶,翻译过来尚且如此,幸好我不曾写诗。符咒、谜语、遗言、情话,最好的载体是诗,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领悟理化公式和音乐。我接触的诗歌有两类,一类是饥饿的中青年,他们生存在生活边缘,境遇好的拥有一份编辑职业,境遇不好的被派出所当作“重点人口”管理,他们纵使天才横溢,也不可能靠写诗谋生。仔细想想,整个中国文坛,竟然没有一个妇孺皆知的真正诗人,这就是唐诗的国度。另一类,是致仕的干部,晚年恶习不改,依旧写诗,这时候有了财力和人脉,可以给自己出几本“诗集”。这种诗大多是旧体,既不是同光也不是乾嘉,往往是陈毅或者泽东体。晚年热衷写诗的干部,一般都是人性不错的干部,然而在官场几十年,直裰染皂了,洗杀怎得干净?乔木肯定是有才华的,诗做的究竟怎样呢?心理惯于盘算九九,下笔就全是块垒了。

诗人是社会的奢侈品,我们的社会从这个角度讲,是很节约型的。

 

龙虎豹

这篇日记起这个名字,就是为了勾引想入非非的游客。

我高中的同桌和某大诗人同名,是个胖子,我当时也是个胖子。他是个活跃的胖子,我是个阴郁的胖子。我不明白班主任怎么会安排两个胖子坐一张小桌子?有一天他告诉我,他有几本《龙虎豹》和《花花公子》,我说你吹牛逼,有本事你拿来老子看看。他说不行,这好东西你以为是三中的习题册呢,怎么能白看?再说我已经卖给江沿一家租书社了。半个月后,我在广播里听到报道:……在斯大林公园内某租书社查获香港、美国色/情/杂/志,据摊主交代/淫/秽/书/刊系从某高中流出,有关部门正在继续追查其来源。

我现在可以骄傲了:今年夏天,我们终于能够暂时在奥运场馆附近买到印刷精美的/淫/秽/书/刊了,奥运成就梦想,谁说不是呢?

『次日补记』

进来改一个字,结果日记又得重新验证了,和验证的同志说一声:给您添麻烦了啊,我不是故意的。那就再多絮叨几句:我发现我有对“照片门”当事人幸灾乐祸的潜在心理,这是不健康和弱智的情绪,因为他们的境遇和倒霉遇上堵车、被偷了钱包差不多。当然我不同情他们,因为感情上对他们向来没有好感,不是因为这伙人喜欢“互相干来干去”(《不准掉头》里的经典台词,我喜欢),而是因为他们帮助青少年越来越傻。

从事多年娱乐圈,应该对丑恶、犯罪有所了解,把照片獭祭鱼似的放在硬盘里不是自杀是什么?实在热爱摄影艺术,就刻成光盘存进保险箱,等到七老八十再追忆似水年华。

春光当年总在车的“手抠”里放一本新版党章,他防备万一哪天出了车祸,可以在清理现场的时候感动单位领导。我觉得这种境界和智慧是演员不具备的——好像还是有冷嘲热讽的嫌疑,没办法。

做都做了,照都照了,看都看了,那就干脆像个男人:妈的,就是我,你们怎么着吧?!

 

 

                                                              

  评论这张
 
阅读(238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