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义士列传  

2008-02-15 15:48:20|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春秋

                                                          春秋时代

                                    

                                    

                                    

——伊兹拉·庞德《诗章》第78

 

仲尼说:你说的子路,在轻裘华盖之间衣衫褴褛尚不知羞耻,登堂而不能入室。他今天许诺的事情,决不能等到明天。这样的人,怎么会善终?

仲由死讯传来,仲尼说:我初见子路之时,他打扮得像一只公鸡,神气似剪径强人,挎着公猪皮缝的剑鞘,恶声恶气地问我君子是否尚勇,我壮着胆子回答他说:小人好勇而不好义就是强盗。仲由听完,立刻向我下拜,自此,没有人敢粗鲁地和我说话。子路已死,看来天是要亡我了。

栾宁的信史将都城变乱的消息报告给仲由时,卫出公已经在逃往鲁国的路上了,那在外多年的暴徒蒉聩已经挟持了大夫孔悝登上了高台,即了多年前被夺走的位。仲由默不作声地整理了灰白的胡子,配上了当年杀虎时的短剑,跨上马准备前往帝丘。他制止跟随前来的当地壮士说:“打孔文子的时候,我就是此地大夫,现在是取义的时候,与你等无干。”

仲由在城门遇到夫子那里的同窗高柴,高柴正提着包裹起劲地从城门里挤出来,急惶惶地和他打招呼说:“蒉聩已经就位庄公,辄已经逃出了帝丘,孔悝又是他们家的舅爷,子路你何必为别人家的糊涂事去送命?”仲由在马上用鞭子点指高柴:“夫子说你蠢你果然是蠢。吃了别人的俸禄,现在家有难,国无道义,老子怎能坐视不管?”于是仲由冒充蒉聩的使者混进了城里。

仲由从城关的大道一路叫骂着前往高台,沿途的武士知道这老亡命徒有一身好本领,都不去招惹他。仲由围着高台把念书以前学的粗话安在庄公姐弟头上骂了一遍,见台上仍然没有动静,就到附近去找柴草准备防火。

这时,门里放出来两条全副武装的大汉,这两条汉子是庄公在外收罗的猛士。前面的石乞走到仲由面前拜了一拜,口称老夫子,我家大王敬你是天下贤士,如今国中已定,请老夫子顾全体面速速离去。仲由还礼说,小王八蛋你听好了,你家大爷出来玩儿的时候还没有你,快去告诉蒉聩把孔悝放出来给我。石乞后面的壶黡也不搭话,举剑向子路刺来,终由嘿嘿冷笑着拧身闪过。

十几个回合下来,仲由体力不支,肩膀和大腿接连被刺中,退守到了墙角,远处围观的武士也豺狗一样挺刀聚拢了过来,像逗弄困兽般凌辱这遍体鳞伤的老人。斜刺里不知是谁伸出戈来钩断了他的帽带,把冠挑到了地上,看热闹的闲人群里传来稀稀落落的讪笑。

仲由长叹一声,把双手中的剑扔进尘土,去捡那冠冕,嘴里喃喃自语地说:“丈夫不是不可以死,但是帽子要戴正啊。”他彷佛感受不到十几柄扎进皮肉的利剑一样,用两只手把帽子在头顶扶好,仔细地接上了带子。

仲尼听说仲由被卫人斩成了肉酱,终生不再吃糜。仲由死后,他又活了三年。

(当初,公子光善于役使武夫,派遣专诸于席间刺杀吴王僚,取得王位。王僚之子庆忌带死士奔卫国图谋复仇。)

你到了吴地一定会听人说起,庆忌是天底下最美丽的男子,他身长一丈,肩上可立人,皮肤像月光一样皎洁,眼神像骏马,他吹起萧来悠扬婉转,歌声高亢悲凉却使女人心碎。庆忌是大泽以南第一的勇士,他的出征和采猎是举国的节日,只有他配得上那奢靡的仪仗,当得起锦绣织成的麾盖,他有虎贲、有飞象、有钟鼓,他能徒手猎获阴险的犀,追逐腾云的鹿。庆忌是吴国第一的男人,与海内义士兄弟相称,世人以跟随他前往卫国赴难为荣。

而那光如果肯给你金珠,乃是要你用性命交换。王僚死后他便终日心惊胆战。内侍告诉他说,能削断镶珍珠的长剑的,只有黑铁打造的匕首。吴国之内,东面山下捕鱼的侏儒要离能够杀庆忌。

要离说,要杀庆忌,你须斩断我的右臂,我走以后,杀我的妻儿。要杀庆忌,我须把你国中的一切秘事悉数告于庆忌,为他做好一切伐吴的准备。

要离来到卫国。

庆忌的朋友说:“要离虽然没有持剑的手,但是面相阴鸷,不能留在身边。”

“真正的剑客,没有双臂也能取人性命。要离杀得了我,天命就不在我的身上。”

三个月之间,要离将攻陷吴国的一切兵法部署停当,他为庆忌训练的军队兵强马壮,光的对策则只有要离。要离把天道运转赌在了战船出征的那天夜晚。

要离趁着月光在船头上跃起,像一颗石子打进庆忌的怀里。庆忌从没有猎杀过如此迅捷的野兔,他感到自己先是被匕首穿过,然后才看到要离的动作。庆忌奇怪地抓起要离的双脚,把他的头按在水里浸洗了三次,提出水面看了看要离的眼睛,仰天大笑,重新把要离放进自己的怀里。他抚摸着要离的背,对卫士说:“天下还是有能从正面杀我的人啊。”

庆忌命令将船靠岸,他说:“要离是天下的勇士,一天之内不能杀两个勇士,你们要成全要离回国。”他回头招呼船上的武士,要他们也丢弃武器上岸回家。然后,他让执意陪在身边的人拔下穿透他心脏的短剑,他担心血流尽时自己的怯懦丢失脸面。

你看那西湖上的塔,那塔的名字就叫庆忌。

     傍晚时候,有一个又老又丑的女人到台下,要见国君。她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国君的小臣同意代她传话。她说,宫中的侍卫杀了她的丈夫和儿子,据说这是国君的命令。国君想也没想就回答说:“我命令过杀死许多人的丈夫。”他为自己的聪明辞令感到得意。

     自此以后,那女人便不再来,她去了城墙下的匠人那里,终日编织一种又粗又长的绳子,那绳索浸透生漆、内衬丝麻,刀斧都砍不断。三年之后,晋国西进,兵临城下时,城上忽然垂下数十条绳索。一夜之间灭国。

天下第一善攻者是齐国的甲士和巨弩,第一善守者是墨家。

三百墨者进退整肃如一人,严守墨家之法。他们的房屋不剪茅草、不斩木椽,他们只吃高粱和盐腌的苦菜,用陶土的簋和瓦罐,冬季穿鹿皮,夏天穿葛布,用囚徒的方法结束。他们不守丧,不听音乐。他们精通守备之术,面千乘之敌无人旋踵向后,迎敌、号令之际,斩杀行伍中的违令者无动于衷。他们只听命于巨子墨翟。

墨翟说,天下之大害,莫过于大攻小,强执弱。墨家要通晓圣人言辞,诵先王之道,教天下以义。至大为不义攻国,墨者要守备小国。一名墨者的父亲来见墨翟,责怪墨子让他的儿子死于外国。墨翟说,你把子弟到我这里来是为了学习义,如今他学成了,你还抱怨什么?

齐国三次讨伐鲁国。墨翟见齐太王。问齐王说:“一把刀,枭首一下就断了,锋利么?”

“锋利。”

“刀锋利,谁将遭受不祥?”

“试刀的人将遭受不祥。”

“吞并国土,倾覆军队,屠戮百姓,谁将遭受不祥?”

王低下头沉吟了片刻,答道:“我将遭受不祥。”

公输子欲杀墨翟时,墨翟说禽滑厘和三百墨者已经在宋国的城墙上了,于是楚王不复伐宋。墨者守城时,防备土山、钩梯、隧道、穿墙、轩车各有器械,备城门各有工事机关,城内居民大声喧哗者斩,三五成群者斩,哭泣者斩,斗殴争辩者斩;士兵脱离官署者斩,鼓响五下不到者斩,传达言语迟滞者斩。凡方圆三里之城都可据守。

墨翟之后的巨子是禽滑厘。禽滑厘和墨子一样面目漆黑,投入墨家随侍巨子左右,执行命令一言不发,手脚长满老茧。三年后,墨携带禽滑厘登上泰山顶,拔下茅草铺在在岩石上,布置下干肉酸酒,墨子和禽滑厘相顾黯然。墨子说:“你想问的,现在可以问了。”禽滑厘始尽得墨家守道,成书《墨子》。

禽滑厘之后的巨子是孟胜。楚肃王时,诛杀射刺吴起宗族七十余家,阳城君延请墨家守城,孟胜明知城邑必为楚军所破仍接受阳城君的禄养,带徒众登城,孟以下墨者一百八十人尽死于城上。

孟胜以后的巨子是田襄子,腹黄享(一字)。墨家一分为三,西方之墨相里氏近于秦地,为禽子徒裔,东方之墨相夫氏居于齐,南方之墨苦获、己齿、邓陵子之属,三家互相倾轧攻击,墨家再无大宗师。一世与儒家并世的显学竟遭孟轲之流讥谤,归于沉寂。墨家大义遂不存于世。

 

  评论这张
 
阅读(98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