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拉萨日记(2003) 节选之一  

2008-03-24 14:56:29|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飞机:“远方因为抵达而荡然无存”,我不会写诗但是也写过一首,这句话如果看起来象是一句谜语的话那么它指得是飞机,飞机在我们的旅行中扮演的是一个重要的角色,它省略了长途跋涉和仆仆风尘,使拉萨成为了一个布景,变得更加不真实。格非在一篇洋洋洒洒的文章里提道:“经验生成的的空间由于现代科技的发展被大大压缩了……不同时代的旅行者完成了同样的原距离,但是从经验上来说,现代人不过是从一个宾馆来到了另一个宾馆而已。”这句话说到后来就有点儿酸溜溜的,看来他也是经常这样从一个宾馆到另一个宾馆。但是我们我们不可能是那种原教旨主义的旅行者,我们对此行能够获得的经验并没有抱多大希望。

飞机带给人一种彻底现代化、物质化的感觉,这种感觉对于我们这种彻底的现代人、物质人来说非常适应。飞机上只有两件事我们喜欢,吃饭和降落。在贡嘎的停机坪上,我特地为一拍了几张以空客做为背景的照片,这举动象极了《阿拉蕾》里的乡下人。我们后面是一个北京人,留着胡子,标准的背包客装备,崭新的还没有来得及撕去标签,他在捧读一本《藏地牛皮书》。坐在飞机上,读一本讲徒步穿越藏地的书。

贡嘎机场:贡嘎机场的落后可以想见,需要步行到停机坪上下飞机,设施和一座中小城市60年代的火车站差不多(注:后来我们又见识了北京的南苑机场)。首先是寄存处。早上八点就到了这里,以为可以寄存行李然后上山去看看,到了寄存处发现那两扇漂亮的门一直是锁着的,等了一刻钟来了个藏族女服务员来开门,问我什么事,看到里面堆积如山的方便面箱子我就知道来错地方了,但还是不死心地问能不能寄存?她问我什么时候走,我问什么时候寄存处有人。由于对汉语不够灵敏的把握,她回答了一句很经典的话:“随时都没有人。”

“安检口”边儿上有一个不锈钢热水锅炉,按照对拉萨的了解,我们估计它不能用。一要看看有没有人上钩,这时候来了几个汉族人奔锅炉过来,边说边笑,熟练地往空玻璃杯里抓了一撮茶叶,用嘴吹,看他们自信的架式觉得锅炉没准真是有水的,然后他们就开始研究那架饮水机,最后发现锅炉的上水管还没有接,悻悻地回去了,继续吹着杯底的茶叶。我们试图往家里打一个电话,发现全机场所有的(3个)Ic卡电话都没有风音,远看以为是电视屏幕的地方实际上是一个喷绘的广告。我们对贡嘎机场的评价是:“什么都是假的”。

邻居:我们、韩国人和胖哥哥的房间是由一大间用木板分成的三个小屋,每个小屋有两到三张床,一面不用床夹住就随时会有散架危险的桌子,一把折叠椅子、一只脸盆夹和一面本该出现在卫生间里的药柜镜子。我们的窗子开在走廊上,从对面的凯拉什可以看到我们的窗,有时候屋里的东西太乱太多把我们俩推到门外面的时候,我们就会拉上窗帘,把门锁好爬到对面楼上的天台上去,从那里向西面能看到布达拉宫。我们的邻居陆续有3拨,胖哥哥,两男一女的韩国人,我们临走前一夜住进来了一个爱自言自语或者两个满载而归的摄影师。

邻居·胖哥哥:到了下午五点,一位来自北京的小胖子就会坐到窗外走廊上的一把椅子上,进行艰难的呼吸。他穿着色彩鲜艳的羽绒服和登山鞋,神情象是在等待出发,这是在九月,坐在他旁边的外国女人们还穿着邋遢的背心和短裤,喝着拉萨啤酒,但他的打扮也不算出奇,八朗学本来就挤满了背包客,人们不需要多么理智,只要象是个旅行者就行了。从这个时候开始,很多辆越野车陆续汇集到楼下的院子里装车、检修,准备趁黑夜降临前启程去往林芝、阿里或是珠峰;旅行者也通过手机短信互相联络,从大昭寺附近的各家旅馆聚集到这个院落里,他们三五成群地地站在一起,神情庄严地盯着一只只箱子和备胎被藏族司机捆绑在吉普车顶,那些陆地巡洋舰性能良好,座位舒适,能够应付各种路面和天气。这个小胖子也沉浸在豪迈的气息里,他带着微笑同他们打着招呼,认真地商讨着路线,带着轻蔑的神气谈论路上的危险。他在等待着自己痊愈,然后也会登上这么一辆吉普车的副驾驶座位,向着山南、甚至是长江源头驶去。

在我们有关拉萨的记忆里,他始终在艰难而坚定地喘息着,直到服务员从陡峭的木头楼梯下爬上来为他带来两只氧气枕头或一盘番茄牛肉炒面、一份烤肉汉堡套餐、一大盘炒饭,他才站起来慢慢走回我们的隔壁去,傍晚,胖哥哥的门前堆着一摞清冷的盘子。

我们没有和胖哥哥说过一句话,没有像其他快乐而又善良的背包客一样在行色匆匆间问候或是鼓励过他一下,并不是因为我们的麻烦已经够多,而是觉得我们没有鼓励他的资格。我们不过是两个刻薄的过客,两个一心猜测他的体重和还能支持几天的坏蛋。顺便说一句,一认为他的体重和我最胖的时候一样,我认为还要重一些。我比较擅长目测胖子的体重,他是典型的京式胖子,白,虚,三指膘,说话有礼貌,走起路来象一块豆腐。他很安静,我们只能凭借屋子锁没锁来估计他在不在房里,在他和走廊头上的丑姐姐交上朋友之前他一直呆在房间里,服务员很喜欢这个小胖子,经常会来问他想要吃点儿什么,“他应该回家去,”一看到服务员从他屋里出来时总咕哝一句,然后又偷偷监听他的动静,我们的房里没有电视,到了晚上拉萨变得又高又冷,只有我们两个的眼神、隔壁韩国两男一女的笑声和他若隐若现的喘气声。

胖哥哥与其说住在木板墙那边不如说是住在我们的窗根底下,我们习惯在丑姐姐和南方哥哥的吹牛逼声中入睡。南方哥哥一遍遍地说你这种体型能够到拉萨来很有勇气啊,天晓得爱对胖子说这种话的人是个下流坯——这时候他和丑姐姐已经搞上了,我们一直认为后来他们俩结伴到什么地方去过“很久很久的幸福生活”去了。还有的时候丑姐姐会风姿绰约地从西面拐角那面过来,喊着“胖子(zi-ei),胖子(zi-ei)!”

我不知道胖哥哥什么时间走的,去了什么地方,是回了家还是去了山南,“他应该回家去,”一固执地说。

邻居·韩国人:我们经常猜隔壁的两男一女韩国人是什么关系,我觉得其实他们没什么关系。

“隔壁只回来了一个人,你说是会谁?”

“当然是个男的,两个男的一起出去有什么意思。”

“也对,唉,胖哥哥应该回家去。”

我们还猜过隔壁的歌声究竟是那个韩国女孩唱得还是录音磁带,如果是那个女孩唱的,她有一条好嗓子,如果是磁带,真是我听过最乏味的概念唱片。我没见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我临窗子睡,一的床挨着那面隔音很差的木板墙,她的耳朵比鼻子还尖,在头几天,她总被一阵阵爽朗的韩国笑声惊醒,甚至能通过笑声分辨出每个人所处的位置。在一个地方,她总是听到和看到比我多得多的东西,她自称见过那三个韩国人,而且认定她们是韩国人,她吃的泡菜比我吃的酸菜还多,这一点应该没问题。我只是听她说隔壁住着两男一女,而且还要为她分析两男一女相处会是个什么状态,可能是最好的状态也可能是最糟的状态,实际上我根本不知道是否真有什么韩国人的存在,有什么隔壁房间的存在。我想我们猜他们他们也一定会猜我们,猜我们两个人为什么如此鬼鬼祟祟,是抱有特殊使命还是只是来拉萨卖耗子药。

邻居·丑姐姐:丑姐姐是个北京人,或者是个爱学北京腔调的人。我见过她的背影,长发,上身长下身短,长得美丑看不出,一说很丑,丑得象是开玩笑或者故意和人赌气。她喜欢在走廊上听南方哥哥的历险记,也喜欢讲述自己的历险记,她的历险记就是在拉萨的旅馆里住了一个月。

邻居·南方哥哥:年纪和丑姐姐仿佛,二十六、七岁。戴眼镜,标准的南方人长相,据一说比丑姐姐好看得多。他的历险记大概是这样的,他去过丽江,或者一定要去,因为那里很美,或者听说很美。他和某地的少数民族打架,是“一拳过去把那个家伙打翻在地”,(我猜连丑姐姐的倾倒也是装的),他的贵重物品沿途都遗失了,只剩下一具照相机——对了,照相机的镜头也丢了,他还要去西藏的深处。他第一次和丑姐姐邂逅的时候就在我们的窗根下,他带着疲惫的语气讲完了这些支离破碎的故事,从第二天开始,他和丑姐姐结伴漫游拉萨。

有一天我们看到他、丑姐姐和胖哥哥穿戴整齐、背着背包在院子里等待发车,我们还想这两个人真不怕惹祸,敢带着一个肺感染的胖子上路,结果等车开走以后我们看到胖哥哥又回到了我们门口的凳子上,原来他是去为他们送行的,这两个人去了哪里,将开始怎样的一段恋情。你也许会在网上某位美女的西藏情史里读到。

邻居·老外:八朗学旅馆里住了很多老外,年纪都轻。每天正午几个高大的外国男女坐在走廊上一面喝啤酒晒太阳一面闲聊,偶尔能听懂几句话,那种悠闲的神情在中国游客身上很少见到。我们都很严肃,很戒备,很悲壮。

天台:从凯拉什餐厅的露台的一侧爬楼梯上去,是旅馆晾衣服的天台。这里只是三楼的屋顶,但是已经可以俯瞰整个老城区。每幢房子都是用白石头的砌成的梯型,镶着黑边框的窗子,屋顶插满彩色的经幡,我们看到拉萨四面的山顶都在云里,看那些云从山腰上流淌下来,在那里一拍下了她最喜欢的一张照片。

这时候我们会感到拉萨的缓慢和忧伤。
  评论这张
 
阅读(2892)|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