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拉萨日记2003 节选之二  

2008-03-25 10:32:01|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力三轮车:饱受堵车之苦的北京还有胡同游的人力车,用北京话讲这种事情就是“矫性”。拉萨的人力车并不矫性,它就是一种交通方式。成都为什么还要有三轮车我觉得很费解,成都的三轮车还有大小两种,小的一种简直小到叫人不好意思,不过蜷曲进这种小车厢有助于领悟成都令人羡慕的散漫节奏,大的一种就和拉萨的差不多,区别是成都的车都装着手摇铜铃,拉萨的三轮车把上除了一只盛零钱的箱子什么也没有。成都的车夫大多低着头默不作声地快速瞪车,一路不停地拨拉着铃铛,不时怒视差点儿撞上来的绵羊车一眼。拉萨的藏族车夫则打着响亮的口哨来驱赶挡路的行人或车辆,同时会一手扶把,另一只手耷拉在身体一侧,在车座上挺直身子和路遇的熟人大声说话,一句话说不完的话就干脆停下来聊两句,同时不忘冲车厢里尴尬的乘客笑笑。如果他们高兴,会扯起嗓子唱起歌来,就象是在去往集市的路上,就是那种嘹亮婉转的唱法。在拉萨,多远能赶到目的地,要看车夫的兴致。

藏族的车夫是这样,但是拉萨街头骑三轮车的藏民并不多,还是汉民居多,他们大多来自四川,有的甚至从东北来。他们到这个地方来的原因,就象是《乞利马扎罗山上的雪》里的猎豹一样。住了几天之后,我们基本上有了一个认识,从我们住的地方,到大昭寺要三块钱,(现在在修路,以前只要两块钱),到青年路一带或者布达拉宫广场要四块钱,再远的地方要五块钱,基本上是这样。所以有时候与其说是砍价,不如说是没话找话。北京东路、大昭寺广场一带都相当繁华,在方向各异的车流里,带着遮阳棚和口哨声的三轮车钻来钻去,像一群灵活的鱼。

人力车夫:不能不说拉萨街头的骑车人,他们是唯一和我们俩说一会话的人,如果我们不是两个人,我们就会非常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并且感到凄凉。

我们坐的第一辆车车夫是典型的藏族小伙子,个子高,皮肤黑,脸庞英俊,后来在街上看见他骑车经过,一就大喊着说:“看,F4哥哥。”

我印象比较深的一个来自河南,他去过哈尔滨,而且清楚的记得很多地名,他还去过广东、上海、浙江打工,广东很好。“那你怎么不待在广东跑到拉萨来了?”“我弟弟在这里当兵。”然后他讲到在拉萨可以看到四周的山上下雪,说话的时候一座山上就正在下雪,他指给我们看,我们看不出,只能看到那山上卷起一大团白雾,下雪好像是从山顶往半山腰上下。他还讲到拉萨很小,在这里呆几天就会记熟所有的路。谈到拉萨人他说:“要让他们三分。”这和我们感受到的温顺虔诚不太一样,但是我很快就理解了他的话,谋生者的遭遇与游客绝对不一样。

有一天傍晚(实际上是八点多钟,这里比平原差一个时辰)我们坐一位藏民的车回来,上车时讲好是四块钱。到了旅馆的门廊里,我们下了车,他在后面“喂”了一声叫住我们,笑着伸出了一只巴掌,五指分得很开。“不是说好了四块吗?”我们同时忿忿地问。“不不不,”他摇着头和手,“我的意思是‘再见’,bye-bye”笑得多少有一点难堪,当然远没有我们难堪。

驴友:旅馆的院子里有一块公告板,背包的散客都在这里发布寻找旅伴的信息。中文英文都有,内容基本上是某日有车去往某地,我们是两个搞摄影的男的,很想找两个女的同行,所以又像是征婚启事。大部分的启示都草草写在一张笔记本纸上,下面有联系手机号码,注明最好用短信联系,或者干脆是本旅店的某个房间号,上面的提头,一律是“驴友”。我一开始望文生义,以为真是要骑驴前往默脱或朱峰,虽然觉得很罕见但也不是不可思议,后来通晓网络文学的编辑一告诉我说这就是“旅友”的意思,和“斑竹”是一样的。

干剌:在旅馆边的饭店里,我们枯坐了十五分钟,一个黑黑的胖子才从外面回来,他是这里的老板和厨师,他问清楚我们打算吃什么之后,又出去买菜了。隔壁只有一桌,是四个非常高大的藏民,他们除了一杯一杯地喝啤酒什么都不吃,桌子下面摆了两三排空瓶子,他们用的是一种小玻璃杯,像是二两装的白酒杯,小声地嘀咕几句,然后一举杯倒进嗓子眼里,一边的小女孩就立刻给斟满。

八角街附近的市场有好几家酒馆,里面挤满了喝啤酒的人,一看到只有酒杯和瓶子的桌子时才明白,他们喝啤酒的方式就是“干剌”。

GIJI用汉语拼音的标准读法,阴平。一开始我们以为是旅馆里某个女孩儿的名字,因为她们之间这么称呼,听起来很悠扬,后来觉得这应该是“喂”之类的意思,究竟这个词是什么含义我们没有向人问过,我们都是这种人,对感兴趣的东西也没有热情求证。

玛吉阿米:玛吉阿米可能是指八廓街东北角砖墙上的一幅彩色画像,也可能是那两个昏昏欲睡的女孩儿,两个女孩子把我们领到楼上就继续坐回楼梯窃窃私语去了。在装饰着油画的墙壁之间,阳光刻画出各种形态。茶几上摆着很多留言簿,这些留言写在各式各样的破旧笔记本上,一翻指着其中的一页说:“这人写字和你差不多难看。”那个写字和我差不多难看的人说:“这里很美,下一次我要带着心爱的人一起来”。我们喝一暖瓶甜茶,吃了一个尼泊尔套餐,色拉和牛肉馅饼。那道尼泊尔汤里漂着一层草籽一样的香料,味道象满街飘荡的神香,活脱脱是一首后现代主义诗歌。

凯拉斯:北京东路上有两家凯拉斯,吉日宾馆里也有一家,这边的凯拉斯在南搂的三楼,服务员不认识汉字的就是这里。出入口是一道游泳池跳台一样的露天楼梯,露台上摆着七八张桌子,白天撑着遮阳伞,还养了好多花。店里天长地久地播放着几首印度歌曲,出来进去的人都回哼唱。餐椅是木制的双人矮沙发,两只沙发对面放好,中间摆一张比茶几高不了多少的桌子,在这种桌子上吃饭几乎是半蹲着的,这可能是外国人喜欢坐在外面的原因。在这里吃饭的原因是因为懒,而且柠檬水很热。

  评论这张
 
阅读(3581)|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