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声音与信任  

2008-04-15 11:11:00|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声音

一个月以前,全国政协委员张茵提出了三个提案:“一个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应取消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而她本人的玖龙纸业公司就是劳动密集型企业;二是降低富人税负,把月薪10万元以上的最高累进税率从45%减至30%,而她本人就是富人;三是鼓励企业进口先进高效的节能环保设备,给予5年至7年的免征进口关税和增值税的过渡期限,而她本人的企业是会造成严重污染的造纸业。”(引文来自《中青报》)她大胆的言论自然引起民众的极大反感,一般都指责这位女富豪无耻和愚蠢,一位中国富豪无耻是很有可能的,但是愚蠢的可能性不大。

更为引申的观点是:“政协委员应该代表广大人民,不应该只代表自己所处的阶层”。其实这件事倒是可以考虑,我们不能要求政协委员都不自私,要求他们放弃自己阶层的诉求转而为被他们剥夺的底层立言。实际上,政协和代表大会,如果想获取更充分的诉求,并不需要要求富豪和明星委员为群众着想,只要选举出更多比重的群众代表就好了。

代表大会制度的初衷是代表全国人民,所以按照阶层人员构成而不是资本来分布席位似乎是更加冠冕堂皇的,我们看到了数以百计的亿万富翁和三名农民工代表,但是我们在城市施工工地上经常看到相反的人员比例。还有,我不知道弄那么说相声的、唱民歌的去会场抓耳挠腮有什么深层次考虑(不是不该有,而是这个行业代表的比例太高,明显高出其从业人员人数和素质——如果这是一个条件的话),这里面还有一个到处裹乱作节目的王小丫,说实话,我很不喜欢她。

中国的商业精英经常抱怨自己对政治的参与不够,尽管上个世纪末政治精英已经由敌对转向了与他们媾和,但这仍然无法满足他们与日俱增的财富所需要的空间。政协委员、人大代表,都是对他们而言有价值的身份,而底层人民的迫切问题自然更加现实和卑微,所以席位的转移也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因为没有足够的席位,缺乏有效的途径,弱势和强势、低收入者和掌握经济命脉者的对话往往是仓促和没有深度的,比如平安公司高管年薪6000万,引来一片叫骂声,而这声音多数没有道理,比如拿这位高官和国家领导的收入比较,当然平安公司的回应也很弱智,更可笑的是它竟然希望模仿强权来强迫网民闭嘴。付钱给他的是公司,这家公司如果认为有必要,还可以付这笔钱给周正龙,大家顶多不再买他们的股票就是了。当然,在今天的中国,我也认为一个人拿这么高的年收入,无论他做出多大的贡献,都有点儿不道德,何况他管理的还是那么一家服务和理赔都很滥、收费却很高的破公司。——所以再把车轱辘话绕回来,声音变得越来越急迫和不理智,也是由于没有一条畅通的途径。就像人在肠梗堵以后,不仅大便的质量在下降,而且皮肤也会变差。

(2)信任

蹲坑前一段时间挑起一个话题:“为什么现行法律没有从最初就导入契约精神”,他这次挖的坑不是为了自己蹲而是为了把别人埋进去。我整个在校学习期间都是在排练室里度过的,而且我不相信教材上的那一套,所以无法从专业的角度回答他的问题(实际上,我估计我们的课堂从来没有讲过这个问题)。我最初考虑的就是他援引的《五月花》契约的签订者都有一个相近的宗教认同,这种宗教在人的行为中(特别在那个时期)占有高于社会道德、法律道德的指导价值,能够中和不同层次价值观的冲突,也能为订约双反提供一个相互信任的平台。

把话说得明白一点儿,信任是签订协约的前提。在一个为了向权力和金钱献媚,把屡屡“破例”当成惯例,视公正为草芥的环境里,人们会指望契约么?在一个对法律普遍不信任、或者法律现状不足以让人信任的社会,人们会信赖契约么?在一个大家都为了牟取利益而相互欺骗、人和人之间戒备森严、从来“不按套路打(彪哥语)”的地方,人们还需要契约么?人们不信任契约会信任什么,西西里的“事业”和哥伦比亚的帮派已经给出了答案,在有些地方特别基层的乡镇,存在着相当严重的官员参与黑恶势力的现状,他们先制造了不信任然后又充分地利用了这种不信任。

在倡导文明高效的和约精神之前,我们还首先需要建立一点儿可靠的规则和信任,这句话与被正在包养的女青年和希望签约的人共勉:不要相信那个男人情非得已的许诺和那个女人的眼泪,永远不要。

(3)声音和信任

通往信任的道路上,首先需要声音。需要足够多的人告诉大家他们的境遇,他们需要什么。这种声音既来自富豪也来自穷人,既来自代表国家管理企业的八位数高管也来自下岗工人,既来自北京也来自广西的农村。当这种声音不再被阻挡在有岗哨的大门外,不再被隔绝在奥迪A6的消音车窗外,不再被碾碎在大吉普车的车轮底下的时候。我们才有机会为各自的所需想一个不是总把人逼上绝路的办法出来,每个人才有机会拥有了一个签约桌前的席位,所签订的才是对等的和约而不是卖身契。

你知道我模仿了那些著名梦想家的说话方式,你知道这是为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88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