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水浒三题  

2008-05-02 18:53:38|  分类: 言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冲和宋江

男怕《夜奔》,女怕《思凡》,不只在戏里是这样,这两件事确实是艰难。林冲在黄河渡上,后有追兵,前路茫然,品味着那个因血腥复仇反而更加耻辱的夜晚,黯然太息:“回首西山日又斜,天涯孤客真难度。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设身处地,很少有人能做出绝决酷烈的事来,大多会像林冲一样,让命运和一线奢望推搡着,屡屡失望,真是辜负了一身武艺。梁山上的好些悲剧,不过是希望坐稳奴隶而不可得。林冲本是智勇足备的英雄,然而在一场场前锋之战里,仍旧没有杀出那个雪夜。

《水浒》里,林冲是难写之人,比林冲还复杂难写的,是宋江。

按照野史推断,宋江和梁山强盗并没有日后“平方腊有功”而受封节度,真的都如金圣叹精神病一样亢奋地呼吁的那样:全夥被朝廷斩杀了。据传宋江其人,泼辣豪迈,是近乎晁盖一等的人物。只是到了施耐庵的笔下,才转而被刻画得矛盾重重。张狂和谨慎,野心和自卑,豪放和促狭,都集中在这个人身上。

从黑社会的角度说,宋江是个好老大,取得权力的手段比较和平,帮派内人际关系极为复杂,但是他掌权后,居然没有发生伙拼和反水,这是井冈山也没有过的和谐。我小时候不理解为什么他们啸聚山林之后,每天的歌词都是盼望皇帝降诏招安,后来知道做强盗不是长久之计,需要像香港霍老板一样转入正行,需要像琼瑶老师一样收房扶正。管理一个名声很响、队伍很大的贼寇队伍,有点儿像开着《生死时速》里那辆失控的汽车,一点儿也不好玩。

所以读者会问,宋江究竟想要什么?金圣叹挖苦宋江只会扔钱,其实能不吝惜钱财已经是难能可贵了,他又不大好色;他似乎是贪图“封妻荫子”而把整个山寨和朝廷做交易,而又写下过“敢笑黄巢不丈夫”;他以忠义自许,然而他的义甚是可疑,忠则得不到朝廷希罕。宋江的扭曲是在是因为生在一个更加扭曲的世上。话有说回到前文书:梁山上的好些悲剧,不过是希望坐稳奴隶而不可得。

                                                                           杀人和吃人

后世小说家难以与施耐庵相比的一点,就是施描写暴力和罪恶的从容不迫。有点儿神似的是沈从文,然而沈从文的心过于柔软,他虽然从人头滚滚的湘西走来,却志不在此。莫言的后期小说倒也血肉横飞,但是一羼杂进幻想和虚夸,就已经露怯了。

施耐庵敢于大胆判断和驾驭笔下人物,因为是纯粹的民间写作,遇到“政治不正确”的情节也目不斜视,所以我们才看到那是个什么世道。不光是罪人没有尊严,官兵的脸上手上(这已经是高级兵士了,比如岳飞入伍时)也要刺字,这样侮辱士卒的军事制度,北宋不亡才怪。不光是饥年吃人,买肉不方便或者贵,或者仅仅因为嘴馋,就要吃人,他人的性命既然不是性命,自己的性命也就轻贱了。施耐庵和千百年来的才子一脉相通,下笔工稳准确,不着一字却无处不是褒贬。

                                                                     金瓶梅和“四大”

说起《水浒》,我也认为不见得超过《金瓶梅》,起码我们没有看到施耐庵会写女人。《水浒》里的女人犯下的通奸也是僵硬的,似乎只是为了吃那一刀,而且比例奇高。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作者有类似不愉快经历。

《金瓶梅》是本一直被忽视的书,中小学生考试里,“四大名著”和“四大奇书”有时候题面就会混淆。其实剔除《金》是不公道的,我倒觉得“四大”里,以《三国》最弱,因为三国的原材料整合的难度最小,如果硬和莎翁的四大悲剧比,可以以其“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迅捷比拟《麦克白》;《西游记》虽然结构过于简单,但是奇瑰和浪漫正是中国文学里最缺的。解放后,《金瓶梅》初刊行时需要凭证供应,专家或者一定级别的领导才能看,专家能够辩证对待中间的性描写,领导的政治觉悟高而且性生活不成问题,群众不能看,看了就有可能进派出所。所以群众们一气之下都去看手抄本去了,手抄本的文学水平低,性描写的水平也低,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

前一段时间网上流传过据说是《废都》“此处删去若干字”的补全本,贾平凹老师写《废都》的毛病不是写得黄,而是和手抄本一样,文学水平仍然不够高,所以补全了以不能替代《金瓶梅》。很多当代作家其实都暗地里憋着一股劲写本光耀后代位列“四大”的书出来,这是有理想的好现象。还有一位名作家找过国外有影响的翻译家,信誓旦旦地表示:“我这本长篇一定能拿诺贝尔,你帮我翻译出来,得了奖金咱哥俩对撅。”外国翻译家比潘金莲聪明得多,没上当。

  评论这张
 
阅读(2884)|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