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生笔记19  

2008-05-04 16:21:05|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能强迫别人心灵柔软

为什么我们擅长检讨却不擅长道歉,勇于辱骂却无力忏悔?因为要使一颗心灵坚硬只要有足够残酷的外界就够了,而要一颗心灵柔软,是不能强迫的。要求铁道部的官员真正的道歉、阜阳的主管领导离开她的岗位尚且不得,又怎么能够指望他们的心灵柔软?

这个笑话在笔记小说里有好几个版本,大意是一位明代的名士做了清朝的官,在扶乩的时候问神灵说,我当年占卜的寿命如今已经大大超过了,是不是做了什么积德的事情?神灵(多半是关羽)回答说,我揣摩人以忠义,所以认为你应该为明朝殉节(而早死),你自己不愿意求义,我没有办法。

阜阳当年的“大头娃娃”事件时的主管领导就是现在这位,她当时面对媒体表示,不愿意就这样离职,希望能在实际工作中改正失误。四年过去了,位子坐了四年,专车坐了四年,数以千计的儿童再度罹患病毒,当政者一如既往地掩盖、推托和冷漠,其实我们早该知道,当年那些孩子唤不醒的自责,现在这些孩子仍然无法唤醒。我相信这种说法:灾难的责任在很多部门,一个领导无力协调。但是道义并不要求你有能力和水平协调,只要求你做为一个普通人感到自责和悔恨,离开不称职的位置而已。

当年,雪灾降临时总理曾经道过歉,然而铁老大给自己打了95分,如果他们是在奉行百分制,估计死于轮下的女学生让他们扣了一分,雪灾中的糟糕表现扣了大概2分。这次铁道部马上撤销了两个基层领导,组织开展了大检查,估计可以打80分,只是这种手淫一样的自己给自己打分,绝对不能遏制类似灾难的再次发生。

我并不想听道歉,更不愿意看阿娇似的敷衍道歉或者陈冠希似的精心筹划的道歉(其实他们相对铁路和阜阳,真没有太大必要道歉),而且外国政客早就把道歉和谢罪变成了一种表演。我们的行政很难受到民意的影响更遑论绑架,所以你那颗心自己知道就好了,别人没法强迫。

大水词儿

我极力不在生活中使用一些大水词儿,比如:

优秀——主要用在夸奖别人的孩子挣大钱或者高学历;夸奖某个适婚男青年硬件过关,如有车有房、父母双亡等。当然,至今没人夸我“优秀”,所以你可以把它视为我的嫉妒。但是谁要夸我优秀,我的反应就是:你才优秀呢,你们一家全优秀。

时尚——在“国际化大都市里”,真正行走在狗屁“时尚前沿”的人已经不好意思用这个词儿了,代之以另外一些黑话。所以介意自己是否时尚并且时时引用该词的主要是一些二流土鳖。多数“时尚”都显露出一种发展中的迫切和文化教养的无奈,而且有点儿没心没肺。所以最恶毒的说法就是:你才时尚呢,你们一家全时尚。

AA——我没有幸运遇到这样的妙人:相约和我吃完饭,突然说:“咱们AA吧”。一在一个吃时尚饭的单位,身边净是这种人,她的反应是:“要不我请,要不你请,A你妈的。”我做为一个经济欠发达地区的中国人,没有受过AA的文明熏陶,我不会喝酒,所以很少出去和人吃饭,如果吃,就认定自己和对方比较熟悉,绝对愿意请客,也不介意被请,如果各付各的钱,我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对方吃饭了。而且西方人A起来比较方便,因为是分餐,我们既然要明算帐,谁吃的多、谁吃的少是不是也要监督?恪守AA的人士,我希望他们一如既往:你才AA呢,你们一家全AA

彰显尊荣——房地产行业的广告历经了几个时期,一开始全是“坐拥奢华”、“彰显尊荣”,后来有了一点儿文艺腔调,帮闲的文人给抄上几段名家的诗歌、点缀一点儿历史典故,等到广告业进化到一定水平只后,有了“揽胜”式的地产广告,但是房子还是那个房子,暴利还是那个暴利,无耻的定价还是那个无耻的定价。我更希望看到这样比较直接的广告:“本公司的官方背景决定了地价便宜,黑道背景决定了施工便宜,现在决定让你占个便宜。”然而,本地的地产广告连前面第二阶段进化还没有完成,我喜欢的广告更是遥遥无期,翻开报纸,仍然在整版整版的“彰显尊荣”。我是搭进去半生积蓄和向银行举债才买的房,你才彰显尊荣呢,你们一家全彰显尊荣。

偏见的形成

今天走在街上,一条杂种的冲过来“鹿狗”向我狂叫,我起初没有理睬,因为我们这个街区闲人多,闲狗也多。但是这条狗随后就叼住了我的裤腿,大有沿着裤子爬上来的趋势。我发现它的主人——一个三十来岁的女的正在旁边笑吟吟的观看,彷佛我不是个行人而是另一条鹿狗。我冷冷地对伊说:“你管不管?你不管我替你管。”她才悻悻地把狗从我的裤子上扒下来,神气对我颇不满意。

我不爱狗,但是我理解很多人爱狗,狗给了他们在人那里不容易获得的慰藉,又创造了很多感人的故事。但是也总有这样的事:家养的狗袭击了老人或者孩子。如果我的邻居养了条比湖南台主持人还吵闹的狗,我有可能会就讨厌一切狗;如果我在路上被狗咬过,不得不自费打一个月的狂犬针,我恐怕就要憎恶一切狗。和那些爱狗爱到食则同桌、寝则同榻的人相比,我们之间就有了理念上的隔阂。

其实我恨的是那条咬我的狗,他爱的是那条舔他的狗,原本不是一回儿事儿。我没有必要说服他恨狗,他也没有必要说服我爱狗,更没有必要打着一面条幅到我家门口找我理论。

奥运会是为城市举办的

当年,奥组委曾经表示过,奥运会是以城市的名义承办,表述为国家不够准确。所以,准确的说法是:“北京·奥运”而不是“中国·奥运”,北京和中国不是一回事儿,当然我们有理由把北京的荣誉当做全国人民的荣誉,就像把刘翔的荣誉当做自己的荣誉。但是我不会跨栏,我不在北京。我觉得奥运会有点儿像各种世锦赛的集锦,我只能看到最高最快最强,那个浪漫的理想则需要仔细辨认。

                                                                    不能自理的官员(次日更新)

       我下午路过一家昂贵但是据说不好吃的饭店,几位官员正在正门台阶话别——有种官员一眼能认出来,就像有种妓女一样。饭店门前靠上来一辆锃亮的黑色奥迪A6,一位干练的司机从车尾绕过来拉开右后门,官员中站位最显的低头上了车,然后那司机又轻轻合上车门,从车尾绕过去坐回驾驶楼。

       我认识几个领导司机,知道有的领导喜欢从饭店出来的一刹那,自己的座驾停在门前,司机拉开门恭候。有位司机说:“他要是洗澡洗到后半夜,我睡着了。让他打电话叫,这逼养的就会好几天不高兴。”这类人自己喜欢被像独生子或者不能自理的病人般照顾,司机们又有什么办法?

      

  评论这张
 
阅读(88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