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生笔记20  

2008-05-06 12:27:10|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掩耳

我要是发明一个下载工具,就叫“掩耳”,主要是为了骚扰迅雷。迅雷的速度虽然还不坏,但是总要霸占系统资源。另外,桌面上趴着一堆腾讯的快捷方式,也觉得有碍观瞻。当然了,用苹果的人就得说,PC的软件就是这么没有品位。谁要是用自己开发的系统或者软件,我觉得才是真有品位,买台苹果就有品位,这品位岂不是和官位一样不值钱了么?(对了,“品位”也是一个大水词儿。)

刘德华就用苹果,我听说是因为苹果相对PC上手更快。

变性人

我没有“困在异性体内”的痛苦,这是一种幸运,我常看到变性人又变了回去或者重新选择异性恋爱(相对原始性别)的新闻,性别和生命的倒错,确实既不幸又叫人发疯。

我很八卦,我在等着一个叫《历数国内著名变性人》的帖子打开,主要想看看有没有宋祖德曝料的内容:刘亦菲是个变性人。宋祖德这招非常损,让人没法和他打官司,比如公车有人小声冲你嘀咕:你放屁了,你即使没放,也没法大声反驳,你只能也小声嘀咕,你才放屁了。但是你不能和宋祖德用这招,他从前如果是个女人,绝对是件惨绝人寰的事儿。何况,宋祖德的消息有时候真的比较准,比较及时,特别是,足够八卦。

不能明说

中央台早上的新闻报道,“广州部分房地产开发商推出了分期首付促销,这种刚刚冒头的促销手段被立即叫停了”,新闻说开发商的定性为“对抗宏观调控”,主持人大喊“叫停得好”。叫停可以,但是“对抗宏观调控”这种话不能明说。洞房花烛,新朗应该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道士可以说我们这是在搞采阴补阳的伟大事业,实质问题不能明说。

“咱们的小布什”

报纸上说,布什老师最近发表了讲话,指责世界粮食危机是印度造成的,大意是,它有好几亿中产阶级,对食物营养的要求变高了,所以把世界上的粮食吃没了。印度当然不干了:娘的只准你美国讲营养?我吃的饭也是自己种的、花外汇买的,关你屁事。

中国也有十几亿人,也够布什老师操心的。布什一类美国人不愿意让穷国过好,我理解。一些中国人也不愿意让本国穷人过好,涨点儿工资、给点儿保障就说是“养懒人”、是“市场经济的倒退”,我就不理解了。

骷髅会

说到小布什,再说说“骷髅会”。马特·戴萌(好像是德尼罗导演)有一部讲中情局的片子,我觉得还不错,但是票房不怎么样。那片子里大量描写了骷髅会。小布什是公认的骷髅会成员,有人说他之所以完全没有运动细胞还非要在大学搞体育,就是因为一定要加入骷髅会。和一切类似组织一样,骷髅会是个二逼组织。还有人去冒着危险探秘这个组织的机密,一群二逼百十年来一以贯之的犯傻,探他们干嘛?

傻瓜后

70后、80后、90后,赵本山有一个小品里说,“博士后不行啊,你得往前奔呢。”用年龄段卡人有意思么?生在同一个十年里的人也不见得就有多少相似之处,多么地科学。比如我们说“独生子女”问题,是因为他们要面对成年后没有兄弟姐妹的倒霉局面,并不是因为他们生在80后,中国“超生”现象是两头冒尖,中间放挺,“独生子女”足够多,用年龄比较还有点儿探讨价值。

每一代人都有看不起下一代的,这些人就是为了自己的衰老而自卑。王朔那么个聪明人儿说过类似的自卑傻话,挺丢人的。现在这个界限开始以十年为界,说明呆傻程度加剧了。

文学界早先闹过一段什么“新生代作家”、“晚生代作家”,这意思和70后、80后差不多,说明中国文学研究不够格算门学科,顶多算是一门八卦,这么搞研究我就能替他们做了。

我们活在同一个时代,就是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在同一个杀场,如果哪一天大难临头,大家都跑不了,我们顶多可以对后面的“后”说:“哥们多活了十年”,而已。

相声大赛

最近中华上最要说相声大赛这事儿,我一场也没看。不是有情绪,确实是客观条件不允许看。如果看了的话,我才会有情绪。

相声大赛一定能有几个还不错的节目的,但是几个节目不能代表这个比赛就搞得好了,因为可能更多的好节目都没有进入最后决赛,更多的好节目都没有参赛,而这所谓的“更多”其实也没有几个。

男女相声这种形式肯定还得有,那么如花似玉的女孩不研究青歌,为什么总往相声里钻?有一年我看了,有个女孩儿叫什么“腕儿”的,看得我胳膊变成了狼牙棒。

一块钱的天涯

我常看天涯,因为天涯的高人很多,但是没注册过。听说注册还要手机缴费一块钱,说明天涯现在很牛了。央视投票两块,天涯一块,天桥上要饭的五毛。

不可告人和不堪入目

“不可告人”我不知道是不是世界外交语言,告诉告诉我怎么了?你不告诉我,我只能学舌成“不可知道”,让我看看才能知道有多么不可告人。否则就会怀疑:到底谁不可告人。

“不堪入目”不知道是不是查处不良文化的语言,让我看看怎么了?不让我看我就非得踅摸到,看看究竟怎样的不堪入目。又及,有一位评论说,看删节《金瓶梅》看得连有码电影都不想看。但是这是日本官方的规定,有码通常也是质量的一种保证,日本出了《杀手阿一》这样的电影,同时又有马赛克制度,我不觉得是一种矛盾,前者和后者不是一回事儿。

同样的词儿还有很多,用词要力图准确,因为总有用心险恶的人抓住你的一两个词儿不放,不一定总有机会说他们很YOUNGSIMPLE

不讲理

     最近不大讲理,因为发现讲理没意思,别人做事不讲理,你说话讲理就很孤独。比如本溪那事儿,我为什么反应迟钝呢,因为发现讲理讲不通,一讲理他就要说你“心理阴暗卑鄙、目的不可告人”。但是不讲理又会把一切消解成双方的不讲理,就像“最牛钉子户”。

但是发出声音也不是全无用处,起码证明这事儿存在过。我们写历史的习惯,凡是不喜欢的就抠下去,弄得历史像张渔网或者蚊帐,看起来形式感很强,但是什么史实都没有,外面有风,但是有用的东西又被过滤掉。

据说本溪新闻相当一部分被屏蔽了,本溪一个小城市有这么大的道行?看来还得继续不讲理。

冠希事件积极效应

     香港一些媒体当时的说法其实挺聪明,他们说“教坏小孩子”。其实冠希事件也有积极效应,如果这孩子痴迷那些明星,可能就会醒悟一点儿:他们都是普通人,也要做那些事儿,他们也不是出了片厂就去做慈善事业,自己应该喜欢点儿更值得喜欢的人,比如隔壁班上的陈柏娇。但是如果他痴迷的程度过深,也可能以为人就应该这样,就会打电话给陈柏娇,想模仿一下那些照片,这种倒霉孩子反正没救了。

怎么个娱乐法

     搜狐首页有个照片,叫《香港0独女糜烂生活》,该怎么娱乐还真是个问题。

                                          做一个有气势的精神病人

   http://daofeichang.blog.163.com/

                                             钱理群啊钱理群

   好像是《武训徒》里说,“有什么徒弟有什么师傅”,我倒是对孔庆东和余杰的师傅钱理群印象一直很尊敬,我认为他对鲁迅的研究值得尊敬。在总书记莅临北大一圈的日子里,他说:“希望校庆日变成反省日……反省、批判北大的种种黑暗,不足,失误,知羞,知愧,以至知耻,并敢于公之于众!

                                                热泪盈眶

   Alpha的几篇新博客写得都很厉害的,厉害得让人无话可说。他更新不快但是质量高,不像我当食杂店的帐记。

   不过我是顺便引用他的签名“永远热泪盈眶”。

   能把别人看哭了电影没啥了不起,比如《世界中心呼唤爱》这样的东西,那是因为我们有感情,不是电影有感情。我看漫画倒是差点儿哭了一回,《铳梦》第一回合故事,那个机器女孩儿生下来就是在一个充满垃圾和罪恶的城市里流浪,她的情人梦想去高处的天堂,但是被人骗走了身体,自己也变成了机器。这个女孩儿做为清醒者,目睹着那男孩儿的身体被天堂的防入侵装置绞碎,她说:“我是多么孤独。”

    五十年来,那些为了自己的理想和良知、心怀忧患的人们,面对自己的死刑判决,面对永远被遗忘的命运,他们是多么孤独。

 

  评论这张
 
阅读(1520)|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