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家事简短】并行伦理观念:近亲研究  

2008-06-13 10:33:29|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现代经济规则和价值观念与传统(特别是盛行于上世纪前期的中国)大家庭义务责任观念是决不相容的:现代经济强调公平和竞争,子女对父母没有那样绝对的伦理责任,对兄弟姐妹更是没有提供经济援助的义务,这也可以扩大到社会交往的普遍准则。传统大家庭维系血亲和近亲(乃至远亲)之间的共存和扶住,同时长辈、兄长或老姑奶奶(特殊情况下是强势的晚辈或弟妹)在承担较多的责任同时,也拥有绝对的权力。

社会学界有一个帕森斯假说:工业时代,家庭会经历从扩大家庭(类似于传统大家庭或其松散形式)向核心家庭的转变,从亲子轴转向夫妻轴。核心家庭只强调成员之间(特别是夫妻,可以理解为小家庭)的义务,对其他亲属(包括父母)会相对漠视。

在一个完全遵循前者的社会(例如前一个阶段的中国),大型扩大家庭成员会因为拥有庞大的利益攸关群体,而获得一种安全感,同时也要付出巨大的人身、财产代价;在一个完全遵循后者的社会(以美国为代表,因为它差不多直接进入了这个阶段),人们会认为依赖他人或被人依赖都是种羞耻,子女成年,旧有核心家庭就在默契中进入重组。

难过的是转型阶段的社会,比如现在的中国。

我讲这些废话完全是为了把下面的老婆舌扯得冠冕堂皇一点儿,所以你如果喜欢听老娘们狗扯羊皮,可以跳过第一段和第三段。

2

一的姥姥是在一夫多妻的大家庭里长大的女儿,是大太太所生,又是大姐。因而先天有薛宝钗似的社会智慧,她先生了两个女儿,又生了两个儿子,生小舅的时候已经近四十岁了,预感到这是最后一个孩子,宝钗把自己的智慧都赋予了他。

小舅自小聪明过人,比如他四岁那年,他哥哥在答应第二天带他钓鱼后,为了甩掉他而和其他孩子提前一个小时出发,结果在江边发现弟弟已经在那里等候;比如在他十四岁的时候,把奶奶的一笸箩金银首饰送到委托商店换了几十元钱,在三天内挥霍一空,把收据交给翻箱倒柜、审讯儿媳的奶奶,打着饱嗝当众宣讲破四旧的重要意义。

八十年代中期,小舅进了本地一所较知名的文科大学后,为自己设计了出国留学的路子,他动用家庭一个远亲的关系,从大学获得了名额,他的两个姐姐当时都对他进行了资助。小舅在国外不久,赶上了春夏之交,获得了永久居住权。事业方面,他不仅取得学位,而且成为一所大学的终身教授,跻身社会中层,生有一子一女。

对于国家,小舅不参加当地华人的一切活动,作为取得较高成就的华人,他也谢绝大使馆的所有邀请,他并不是异见人士,他自称:我在别人的国家,就不能过多参与中国的事情,这种智慧也仿佛薛宝钗在贾府。所以,地震捐款之类的事情,应该也与他无关。

对于家庭,家里的任何成员都没有去过小舅的国家。姥姥有时候自嘲自己是“养了一个光环”,然而,他们又随时准备为这个孩子倾尽自己的全部。

在一的印象里,小舅日常不参与家庭事务,姥爷重病等情况,家人也出于关爱向他隐瞒。二十年间,他一共回来过三次。这三次都适逢一的人生最低谷,所以她将小舅的归来封为自己的“克星”,保持迷信的戒备。第一回小舅给他们带回来一堆飞机上的不锈钢餐具,第二回送给她一把(共4枚)巧克力蛋,第三回是两瓶外国超市里十块钱一瓶的鱼油(被一退了回去)。小舅每次回来不超过5天,而且足不出户,他认为哈尔滨的空气质量差、饮食不卫生,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他害怕过多的亲属、同学知道他归来,委托他办理出国。他还将这个意思曲折地转达给她的姐姐,一的母亲,暗示孩子出国就会变坏,迫使他姐姐一再向他保证自己没有这个意思。

他回国期间,两个姐姐要轮流到父母家里给他做饭,除非他点名要吃母亲做的哪一道菜。他会事先电话通知自己要带回国外的东西和衣物,这些东西在他回来之前就准备好,费用由代买的亲属承担。而国内的衣服性价比实际上已经不如国外的中国货,据小舅妈解释,在国外,这位教授也是一贯的悭吝。

其实小舅回来不只三次,他在开会出差途中还到过几次中国,但是没有回家。另外几次,由于他担心哈尔滨的天气,要家人到北戴河他大哥的房子里去和他们全家见面。他的大姐从山东背着海鲜先出发,大舅和二姐护送父母从哈尔滨出发,一认为“去他妈的,皇上啊?”而拒绝出力。

在北戴河曾经发生过这样一幕:在一个全家团聚的场面,小舅掏出五张美元(500美元),递给大姐说:“大姐我给你几张美元吧。”大姐拒绝,他遂给了大舅。大姐说:“你二姐不富裕,你要是记着当年她帮助你,应该给她点儿钱。”小舅犹豫再三,从大舅手中抽回了两张美元,托大姐代为转交。

最近,小舅又声称马上回来。距离上次回哈尔滨,间隔8年,这次他只住5天。一的姥姥再次召集已经60岁的大女儿回来做饭,并且在二女儿家安排了住处,准备了全新的被褥和全套生活用品。小舅除了电话布置姐姐代为购买衣物外,要求为他租一部手机,大姐解释国内没有这种业务,能不能用他们的,小舅认为不够卫生,于是大姐购买了一部手机,对自己的母亲说这是别人送给她的。

3

处于转型阶段的家庭角色,最尴尬的莫过于长辈,他们为晚辈要付出感情、精力和财产,然而晚辈执行的是对其有利的新伦理标准,长辈很难换取预期的权利和安慰,尽管如此,他们的价值观仍然根深蒂固,甘愿承担没有回报的付出,并且乐在其中。

国内的留守平辈处于矛盾交锋,他们对两种观念都有所同情。从价值观上更认同付出应该有相应的回报,但是他们无法像完全的现代人那样,撇清自己的大家庭责任,无法拒绝来自兄弟姐妹和其他亲属的不合(现代经济)理要求。同时,对于小舅这样完全执行新家庭观念的亲属,他们一面忍让,一面又难以按耐各自的不平衡(比如大姐经常抱怨自己为娘家付出了全部的私房钱,而母亲只能顾左右言他“谁让你是老大”)。

小舅这一类型的平辈的价值标准是双重的,在付出方面,他乐于执行核心标准,只愿意关照自己的妻子和儿女;在索取方面,他乐于执行扩大标准,当之无愧地向一切亲属要求照顾。在国外,他乐于执行核心标准,在社会交往中严守私人财产的神圣;在国内,他乐于执行扩大标准,满意于父母的无私奉献和亲属出于脸面并非完全由衷的付出。

比如,基于西方人际交往习惯,他只带回很少的只能称为纪念品的礼物,比如一瓶价格低廉的红酒,却从不认为来自亲友的高于月收入的馈赠过于贵重,甚至会主动索要。和一的看法不同,我不认为这是道德问题,我觉得其中也有社会文化经历方面的因素,一个高水平的人是构成复杂的,面对可供选择的机会,他会在不同的环境中自然地选择更有利的伦理标准。相同的情况,也存在于我生活中其他一些类似人士。他们会自助选择精明的伦理表达,之间的切换以私人利益为分界,泾渭分明,毫不迟疑,这也许可以看做知识精英的素质体现。

一做为晚辈,实际上已经从理智上完全接受新家庭观念,但基于自幼教育和中国养老现状,她无法抛弃帮扶亲属、无条件赡养老人的传统观念。出于同样的背景,她对下一代则不抱任何乐观预期(这也是她严肃考虑为基本国策做最决绝贡献的原因之一)。同时,她又看不惯小舅这种伦理投机主义者。做为消极的表示,她随时准备接受在祖辈身后,与之彻底断绝往来的现实。

【后记】  命题作文,体裁受经济学家拿地产商津贴或政府津贴做学问的启发,实为拐弯骂人,请勿进行学术探讨。急草于操作订书机和计算器之间,没有时间校对,请将就阅读。文中内容,纯属私人,如有雷同,意料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123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