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生笔记21  

2008-06-04 12:09:31|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骑士一去

    《乌兰巴托的夜》是一首属于醉汉的歌谣,我在电视选秀里看到完全现代的蒙古族女孩做作的演唱,感觉不对劲。左小诅咒“飘向远方的云啊,慢些走;我用奔跑告诉你,我不回头”的歌词,也不是牧民的表述方式,他们的行动里已经有足够的情怀了,不用像城市男人这样可怜。我认识的蒙古人性格都很温和,不喜欢与人争执,他可以和你拼命,但是不吵架。眼下的这个季节,是草原上最美好的时候,但是草原快要没有了,牧民也不再像从前那样生活。二十几年前,满洲里一代归黑龙江管辖,至今,大兴安岭以西也由其代管。蒙古人说,背着猎枪去草原上吧,除了鹰,射下来什么都不怪罪,只要帐篷上不挂红布,进去就是了。等到“草原旅游”的时候,这些说法就只是说法了。

播音困境

哈尔滨有个叫叶文的电台主持人,主持的节目主要是情感类,她人长得文静,但是语言风格刚猛激烈,声嘶力竭,是严肃的社会主义婚恋原教旨主义者,经常以训斥对方或者替对方训斥别人结束对话。我如果有感情问题,第一不会向人咨询,第二不会向她咨询,我不信任容易(或者追求)情绪失控的人。她的节目总是在晚饭之前的“黄金时段”,我在路上听到她的声音,就会很饿——你看人家早早就吃完饭了。

网上评选出十个在灾难中哭泣的主持人,这就是电视的好处。哭泣因人而异,有的恪守“不轻弹”,有的为人孙子泪腺却小龙头似的,评论主持人哭得好不好、哏不哏,那就不只是眼眶子深浅问题——你看人家早早就吃完饭了。

主持人、播音员的情绪失控或者表演到位,有时候可以获得知名度,有时候却能带来很大的麻烦。

立场坚定斗志强

一般来说,辩论双方,傻子的立场会相对更加坚定,斗志也更强。不只是因为人数多,而且也因为立场来的容易,或者是直觉(傻子的直觉的女人的直觉,是很神奇的两样东西),或者是“同去同去,犯傻去”的亲切召唤。那些经过考察、推理而得到的观点,经常在形成过程中已经发现周严性的捉襟见肘,所以在提出之前,需要加几个限定:一般说来、理论上讲、初步判断。而傻子的立场之前只有修饰性的形容:凡是、一切、全部、绝对。

怎么活?

     一友好人士发现街上的东西贵得赶英超美,恐惧地问:国内的人怎么活?

     一上海同业知道本市的超低工资,恐惧地问:你们怎么活?

     一工薪阶层看到津巴布韦的报道,美滋滋地问:他们怎么活?

     总有办法活,没有办法活的时候,也想不起来问这个问题。

     还有人看了报纸、电视上关于美国经济不景气的事儿,风骚地问:美国人怎么活?——去你妈的,自己经济适用房贷没还清呢,操心起第一世界的人来了。

快乐是很不容易的事儿

最近有好几个人提醒我应该快乐一点儿、或者乐观一点儿。我虚心地承认,迄今为止,我基本上算是个幸运的人,但是幸运和乐观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第一个提醒我应该快乐一点儿的人,我一点儿都不打算听他的。因为他在工作不顺心的时候,比我还要唧唧歪歪、破坏气氛,他现在突然鼓励别人快乐,就有两种可能,其一是他的人生观有了积极转变,其二是最近混整了,学会站着说话不腰疼。这种自证都很困难的建议,说服力很坏。第二个提醒我的人,我又觉得他生来比我坚强(这是我在地震灾难报道中学到的水词儿),人生观素质不同,没法学习。

六一节的电视,一群小孩儿唱“快乐是件很容易的事儿”,你看,连中国孩子都自认快乐,我这中国成人实在不好意思说自己不快乐了。

地下铁的眼睛

哈尔滨终于破土动工修地铁了,几年以前,相关工作人员的招工就已经开始了。之前可能是因为缺钱,现在这笔钱总算挤出来了,固定资产投资就像朱军的眼泪么。

报纸上铺天盖地的置换天然气报道,说这天然气虽然贵一点儿但是效能高很多,居民高兴的不得了,都对着记者报喜,以示自己多花几个钱心甘情愿。我这人恶毒,知道这中心意思是:煤气贵了,爱用不用。效能再高,很多东西也要小火慢炖,我不能整天吃炸鸡蛋。问煤气工人是不是,工人回答说,不只是贵,而且你家那表转得嗖嗖的,小电扇一样。连一个公司都利用报纸耍流氓,还有什么话好说?

坐不坐地铁,主要根据票价,我很怀疑,它的票价要是比出租车便宜,能不能保证盈利。

学习雷锋好游戏

我玩杀人越货的电子游戏,一在旁边说:“你这种孩子,需要好好教育引导。应该出一个《学习雷锋》的游戏给你玩,专门比赛做好事。”我原本以为只是创意构思,没想到盛大网络已经搞出来了,只是那个游戏比较敷衍,相当没意思,没有孩子肯玩。

可以自由选择的事情,最好的依据是乐趣,而不是意义。结婚就是这样,它比照顾孤寡老人、收养孩子刺激,所以爱结婚的人就比爱雷锋的人多。娶了媳妇忘了娘,也是因为乐趣太不对等。玩学习雷锋游戏,最大的不幸就在于扶了一个老大娘过马路之后,她的家属又要告你老太太因为被搀扶而骨质疏松,索赔100万。如果每扶一个老大娘,都要先做免责陈述和草签协议,就什么乐趣都没有了。

还有一个问题,理论上说,如果《学习雷锋》游戏做得很好,可以激起共鸣,没准儿会引起效仿。但是游戏也有替代作用,比方:我心中潜藏着恶,我玩杀人游戏可以得到释放,那么世上就少了一些现实的恶,所以杀人游戏可能起到了好作用;我心里潜藏着的善,在玩雷锋游戏都给浪费掉了,反倒没有时间在现实生活里捡垃圾、扶老大娘,那么雷锋游戏是不是起到了坏作用?

又回到了开头,游戏的选择基于乐趣,而不是意义。食色服玩,说穿了都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去掉这些,看还有多少人想要活着?

 

  评论这张
 
阅读(204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