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屎壳郎笔记之一:传说中的民主共和  

2008-07-23 19:08:10|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题】我在饭否上说:“有些问题的答案,书上有,中国的汽油并不真便宜但是书便宜。而且那些书由于比较厚,所以官方检查机制经常有遗漏,也就是说:书还不错。但是我还是先自己推,实在推不出来了再看,我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一种屎壳郎的精神。”也就是说,我的很多观点,可能都是学说中的常识或是常谬,但是我不在乎,因为我不是专业人士。我更乐于相信经过自己理解的东西,这个道理有点儿像满大街的有毒食物,很多极端主义者只相信自己做的饭菜。

1.传说中的希腊,传说中的民主

希腊做为人类历史上最美好的童话,被歪曲的,不仅仅是奥林匹克精神(比如希腊人认为参与竞技体育是每个公民的体面所在,他们理解不了要从小隔绝训练一群专业运动员出来为城邦增光,自立于爱琴海民族之林之类的荒唐事儿)。民主这个概念,起源于希腊的政治组织形式,甚至可以认为它仅仅曾经存在于希腊。

雅典的陪审法庭和全体公民大会像是另一个节日,全体公民到场参与法律规范的制定,对具体案件和政策进行公决。通过每年一度的抽签(而不是投票)和资格审查来决定法庭和议会的席位。在每年十次的公民大会上,民众可以向抽签决定的官员投反对票,这些官员会直接受到审判。官员任满之后,还将面临最终的审计。这些形式,在现代文明国家都有与之相对应的制度,区别仅仅是:真和假。

很多梦想家、心灵纯净的学者,都曾通过建立模型、社会试验试图复活希腊的政治。他们失败的原因是:他们不在希腊,他们不是希腊人。

希腊人衣食俭朴,更重视精神生活和自身的魅力,真正的荣耀和尊敬来自于强健的体魄、音乐和文学才华、对公众事物的积极参与、在家庭里尽职尽责,希腊没有职业的艺术家、军人和政客,没有精英,因为每一个公民都是。也就是说,这是人类传说中的一个完美种族,政权组织形式更像是民族公德的一种补充。这一种族只可能由于某种看上去的偶然性存在于生产生活简单的古代和气候宜人的地区。对于我们这些丑陋愚蠢、充满物欲的现代人而言,希腊的制度几乎是神的制度,神的制度是简单的,而人的制度必然需要复杂。

希腊的城邦狭小,公民只有几千或者上万人,每个人都可能获得不需要代表、直接参与表决并影响他人的机会。更为重要的是,小国寡民和淳朴的经济没有形成尖锐的派系和集团,每个人的一票更加可能属于自己。从这个角度来说,老子的政治思维并不幼稚,当然西汉所推行的黄老学说与此关系不大。

2.现实中的联邦,现实中的共和

我曾经在直觉上认为:民主和共和是两种东西。民主是一种朴素的愿望,其标志是人民通过直接掌握权力来规避政府对自由的侵害。从这个角度来说,“五四”时期有学说认为推行民主就需要把中国划分成若干个小国也不是一句混蛋话。

老谋深算的美国制宪者曾经合著过一本极为有名的《联邦论》。“共和制”是在民主思维下处理现代国家的一个选择:通过几种力量的制衡来防止集权的侵害。

在论及政府和人性的时候,作者帕布里亚斯说:“假如所有的人都是天使,就不需要政府”。共和体制中的司法、行政互相牵制,实际起源于对人的深刻不信任:没有任何人的个人道德是值得完全信赖的,必须要把执政者关进笼子,必须要通过制衡限制任何人可能获得的支配力量(对人性之邪恶和不确定的逐渐认清,是20世纪以来最重要的成就。几次世界大战摧毁了几乎一切的经验,迫使很多信仰做出转变,许多国家的个人和群体都在竞相刷新反人道的最新记录)。不仅少数人可能通过集权压迫多数人,多数人也可能通过联合来剥夺少数人。因此,共和是一架以民主名义运作的平衡机器,很多人嘲笑“驴象之争”是东北土话里的:“俩J8炒菜一个J8味儿”,比如每次选举都有几十万美国人自嘲地选米老鼠当总统,然而,是不是米老鼠当总统并不重要,只要架构和规则还在合理运转,即使是像布什这样比米老鼠还差的总统也无所谓。

而一个合理的共和体制,也要具有某种民主追求,比如你可以在人数比较少的情况下诉诸于投票,今天我们三个人,我们俩想吃卤煮,而你想吃匹萨,那就吃卤煮(唯一的例外是你请客)。我们习惯上称之为“少数服从多数”,当然,有时候这个“少数”是在说你所拥有的财产是少数。如果你是个悲观主义者,你可以认为没有真正意义的民主制度存在;如果你是个乐观主义者,你可以认为这就是一种民主制度。

3.“普适”和“现代”

200年前,理论家逐个议论某个国家是否适合民主制度,100年前,他们终于争论出了头绪,他们认为以前自己是在扯淡:世界上的每个国家,无论贫富和宗教,都应该成为适应民主制度的社会。然而今天引用这种陈旧说法仍然是有危险的,我随手搜索一段不入流的“理论文章”,作者是湖北省中职德育研究会理事叶季夏先生,他说:“主张普世价值的是号称精英的中国的一小撮文人,精英们主张的普世价值依然是民主自由之类的老生常谈,他们说这是举世公认的、一切价值中最基本的价值……知识分子的软弱性又决定了他们还不敢明目张胆地地亮出自己的主张,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只好致力于颠覆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假如争议总是以把一方投入监狱为目标,那么我们进行的就不是辩论而是审判和告密。面对这种检举揭发信一样的文章,遭遇这么一位凶光四射、忠心可鉴的对手,任何人都会选择闭上嘴巴,把电视机调到奥运频道。我们只能希望,做为拒绝理由的固有文化特征和复杂多样性确实是出自于客观事实而不是想象,是一种实践心得而不是预设框架。

下期题目预告:《教育公平能有多公平》

另外的一个预告:我严肃考虑开一个情感咨询的问题,假如你在婚姻、同性或异性恋爱中遇到什么问题,欢迎给我留言,我能回答的回答,回答不了的当成听热闹。我这个咨询的特点是,已经有多人表示愿意列席共同参与咨询,也就是说,会有相对靠谱的人给您提供意见和主意,甚至会提供好几个完全相反的主意。我是这么想的,做情感咨询不会犯思想言论罪,不会犯不赞成奥运的错误,顶多诲淫不至于诲盗,安全系数比较高。

您的问题可能变成开放式的讨论题目,因为我愿意邀请更多的朋友参与对您的感情问题的讨论,所以请不要透露过多的个人信息。您可以留言我的MSN信箱:dodrp5@hotmail.com

假如您看见流星有许愿的毛病,欢迎遇到感情困惑给我留言,因为我和流星一样,是免费的。 

  评论这张
 
阅读(3480)|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