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日话敏感词  

2008-07-04 10:20:25|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王大哥刚才留言说:据说我国的避讳历史起于周,甚于清,凡一切文字、奏章、文移、写刻书籍,遇帝王名讳,必须改字、空字、缺笔或墨圈避之,有时甚至连读音都得变。比如说秦始皇叫嬴政,那么农历的一月就得叫“争月”,不能叫“政月”。再如康熙名玄烨,除他本人其他人凡遇“弦、炫、眩”等字都得少写一笔,否则有罪。时值今日现代文明、网络盛行,避讳之事竟然不止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改“避讳”为“敏感”,“党”须写成“傥”,“奥运”须写成“凹运”,说不准哪一天“阿莱夫”须写成“可来大”呢。

 

反革命世家子弟桓玄,在酒席上听到其父桓温的名讳,立刻哀声大作,涕泗横流,闹得刚才一个劲喊“温酒”的王大不尴不尬,告罪离席。桓玄一边儿抹眼泪一边儿说:“没事儿,老王大哥,我哭我们家的事儿,和你没关系。”这在当时被认为是清通潇洒。潇洒至裸奔、拱进猪圈喝酒的魏晋,也不能把这避讳潇洒掉,相反遵守得更加严厉,这是人在那样一种时代里的特殊心理。

呼唤先人的名字,必然勾起思念(所谓“我把你的名字写在风里,被风带走了,写在云里,被云带走了;刻在墙上,我被城管带走了”),心里被哀思填满,必然食不甘味,不修边幅。可惜发于情的举止经常止于礼,一旦发展成斋戒、五服和避讳,就迂腐而又愚蠢,哀悼仪式好比情人节上的巧克力和玫瑰,越是规程圆熟距离天性就越远。然而这礼仪制度和一个人的社会形象有至关紧要的联系,谁都不敢免俗,所以只好把戏演下去且越演越足。魏晋本来就是个演戏的年代,名士大多爱在这上面大做文章,摆出一副超凡脱俗的样子,却用眼角余光时时打量着观者。

通灵的说法里,名字含有一个人的魂魄,不能随便叫。孩子夜哭、惊梦,都是丢魂的病理特征,家里人要在子午时分起床去门外召唤,而且贴出一张告示:“我家有个夜哭郎……”求来往君子念几遍,游魂就能回归本体(我小时候街上还常有这告示,等我能把上面的字认全了,反倒没有了)。

帝王的名字不让叫,是害怕借着谐音指桑骂槐,中国的念书人在高压下过了几千年到如今,最擅长影射攻击。但是既然他们擅长,只敏感掉尊者的名讳就还是不够劲,他们还会编寓言、借古讽今,缺德主意多着呢。惹毛了尊者,就得把他们挖坑卖掉,或者发配他们去农村挖坑。

尊者的心意,其实很难把握:活着的时候,知道全天下的人想忘掉他们都难,所以不喜欢自己的名字被人提起;一想到连自己也未免要死,又开始害怕后世被人忘记或者辱骂,只恨杀知识分子这事儿没法透支。在历史的清白时期里,史官的地位有点儿独立于体制之外,不太给大王面子,大王求史官改一改历史都很难办。然而在人屋檐下,哪有不低头,能改造一个旧时代就能改造一小撮写历史的。不出几百年,历史工作者就彻底想开了,一个赛一个的淫荡,翻开史册,皇上降生的时候总是伴随着雷雨大风,祥瑞不断,山舞银蛇,田有嘉禾,只要朝代足够长,强迫遗忘症盛行,开国帝王的名讳就总能得到保全,登上《百家讲坛》和电视剧,成就圣主令名。

我原本以为如今的敏感词都是指向敌对势力的,后来参观了电驴的敏感词库,才知道很多时贤、位高权重者也在此列,这个意思应该就是不得“私自乱说”,天可怜见,我上电驴就是为了下点儿黄色电影,和时贤真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历史上有个小丑,为了让自己名垂历史,纵火烧了全天下最壮美的神庙,既然他的心意已决,只判处刑罚就南辕北辙,法官还特地颁布法令禁止此人的名字流传出去。就像想找艳照就肯定能找到一样,他的名字还是泄漏了出去,连我都记得他好像叫阿罗斯忒拉特。要是哪天“阿莱夫”真须写成“可来大”(捎带脚糟蹋了一部好小说的题目),恐怕并不是我成了时贤,而是躺在炕上抽烟烧着了被窝。

  评论这张
 
阅读(2958)|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