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被和谐贴重贴】两个老男人  

2008-08-15 09:21:09|  分类: 姑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面这篇日记今天早上被和谐了,所以我重新贴出来。要和谐它需要人肉监控,向监控工作者道声辛苦:狗日的,你辛苦了。)

前国手聂卫平近期说:“那些出国去执教其他国家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的教练,我都非常不喜欢。别忘了:你们是中国人!”聂老的指责效果很差,遭到了对手的平淡轻蔑。这种观念出自一个老男人口中,出自一个职业运动员兼老男人口中,我也非常不喜欢。我没想到聂老还带着满腔反帝仇恨在对待体育比赛。今天早上,看鲁豫采访聂老,他讲到自己当年如何在中日围棋对抗赛中战胜对手时,得意而感慨地凝视半空:“我想,是陈老总在天有灵……”

过去生意人讲:“船多不碍江”、“有比着才能长能耐”,害怕对手成长是一个职业运动员最没出息的表现(非要藏着才好玩儿,最后就会闹不好藏丢了,中国历史上藏丢了的东西就有很多)。体育运动以国家来划分拥趸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但是闹到融民族大义于某种棋牌比赛,只能体现小家子气——一个老男人不懂这些,很遗憾。

职业体育好像早已经是一门产业了,奥运会差不多就是个商业博览会,NBA大概是害怕某支球队垄断之后不好看,才要维持各队的竞争力均衡。各个项目都是这样,如果被一个国家长期垄断,对本身发展也不利,会导致观众不看、不关注,票不好卖。既然是一门产业,人才流动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聂老还喜欢足球,不知道我们的男性球员人家外国不要,都留在国内死皮赖脸的“爱国”他认为是不是一种耻辱?——一个职业运动员兼老男人不懂这些,很遗憾。

很多人同情聂老,因为认为他是真心遵守这些乱七八糟的“道德”,遵守没道理的道德有什么可同情的?何况,聂老既然是传统道德实践者,他当年在婚姻家庭问题怎么又那么新潮呢?

 

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音乐总监陈其钢说:“开幕式上让林妙可代替原唱杨沛宜登场,是因为考虑到对外形象(杨沛宜正在发牙齿),是为了国家利益。”我不知道陈总监这“国家利益”具体是什么内容,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能代表国家利益而随便捏鼓孩子。

一个老男人的标志就是:好意思明目张胆的说混蛋话,办混蛋事,并且认为自己是成熟而不是混蛋。我亲眼目睹一个个原本有点儿锐气和才气的艺术家变成了成熟的老男人,小西服笔挺,小官话溜索,小女随从性感,我就掩饰不住地感到恐惧:十几年前好端端的一个人,为什么变成了这等东西?这不是应该发生在小说里解放前和改革后的上海么?天呐,我要是变了老男人,学会官话,却不幸没有西服和女随从怎么办?

但凡办点儿大事,假如没几个先进典型做出牺牲,总觉得是缺少点儿什么。何况,我们的习惯是:小孩子不算人。开幕式上动用小孩子,乃是一种讨喜,恐怕未必真诚的认为孩子是希望的象征,否则,也不会叫她们演一出双簧出来。或者,有些人认为,中国的未来就是一出双簧。

开幕式的组织者知道:国人完全会理解他们追求效果的美好初衷,而且这也符合大家做事情的默契习惯,料也无妨。比如当年何智丽拒绝“让球”,就立刻引起了国人的集体愤慨,等到她“小山”了之后,大家则恨不能得而诛之了,那是一场双方陆续丧失理智的悲闹剧。假如有个老男人到我家要这么利用我的孩子,我不会同意,他要是跟我提什么国家利益,我就得正告他:去你妈的国家利益。

  评论这张
 
阅读(102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