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屎壳郎笔记之三:在反乌托邦里说话  

2008-09-11 09:56:40|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年前的“少正卯”案

在三十多年前“批林批孔”的伟大混乱里,史学界认为孔子(时昵称孔老二)“诛少正卯”的有无是个立场问题。我至今倾向于应该有其事,因为最早看胡适在强调求证的《哲学史》里肯定了此事而否定了子产杀邓析,他想必有相应的根据和推论。文革里的当权者认为孔子是天下杀异见者的始作俑者就该请君入瓮,实在是逻辑混乱,那还“批”个什么劲儿?(除了考据外,认为没有的人认为这不合乎孔子的为人,我则认为杀少正卯很合乎孔子的为人,而且更合乎孟子的为人。)

有意思的是孔子杀少正卯的理由:此人在家中妖言聚众,散布歪理邪说,蛊惑力极强,据查有搞个人崇拜、策反于密室的行迹(其居处足以撮党成徒,其谈说足以饰邪荧众,其强御足以反是独立)——看着眼熟是吧?今天遇到这样的人,也要坚决予以打击。这不是个指导意见,而是至今某些特殊部门的工作守则。很多人对孔子的理解是:自己的学生跑到对方私塾去了,讲学术论本领又干不过对方,就只好以权柄把对手干掉。持这些观点者恐怕从小家里开杂货店的。我的理解是:孔子的的确确对自己明辨是非的能力有极大把握,认为少正卯的学说有莫大的危害,要把世界带到更坏的地方去,所以他方才替天行道。但是世人看孔子的言行是和少正卯一样的在家开馆授徒,在理论界、教育界和政坛上窜下跳,两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杀人并不像是卫道倒确实像是伙并。

问题是:按照今天的人道精神,哲人王(当时是大夫)再明辨是非,也没有权力把辩论对手从这个世界上抹掉。孔子的年代弑君像离婚一样方便倒情有可原,日后文革中批孔,批来批去却把未经证实的个案当成了典型来学习发扬。我们的思想历程就像个巨大的橡皮擦子,回首一片漫漶狼藉,所谓传承只不过是一道被涂抹篡改的黑迹而已。

在反乌托邦里说话

“反乌托邦”的说法不仅是小说在用,很多政论者也将它做为一个典故。写反乌托邦的赫胥黎奥威尔实际上并没有在反乌托邦里生活,他们只是出自于一个知识分子的天然恐惧。因为在他们的观察和想象中,反乌托邦的运行原理是通过钳制言论来僵化思想,同化意志,最后达到丧失了一切乐趣,以无趣为有趣的恣肆安全。有趣和自由发言,对一个写小说的来说是极为重要的。

事实则证明,反乌托邦里也有小说,而且还有几个电影和八出戏剧可看,并不像外国佬们想的那么可怕,而萨达姆等先生自己又是文学家或者浪漫主义诗人,自有能力耕耘和管理一个反乌托邦文艺大花园。他们自信通过国家机器车出来的文艺标准件已经足以使人民快乐,根据军队统计的结果,人民也都认为自己很快乐。看来,似乎不是自由的问题,而是对待快乐的看法有异同。

坚持在反乌托邦说话的人经常不是讲故事的作家,而是对快乐(人民的)有不同看法的人,作家大多会在这个时候选择沉默,因为在那些地方,凭良心说话需要很大的勇敢。

民主制度的言论限制

     有人喜欢收集西方国家关于言论限制和政治犯的资料,证明“他们也不过如此”,在我看来,这和搞“批林批孔”的收集孔子杀少正卯资料的差不多。要是还有什么比五十步笑百步可笑的,就是百步的笑五十步了。

就以媾和为目的政治协商和谈判来说,结果不是取决于议题,而是取决于双方对哪些话题属于禁忌不能碰、哪些话题应该达成最低限度的认同有默契。比如我希望能成功的向对门老太太借三个鸡子儿,我就应该在敲开门后,先表示她的儿子和儿媳是她家户口本上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她的儿媳的那些勾当得不到我们邻居势力的支持,有鸡子儿的多助,没鸡子儿的寡助。老太太在表示满意之后,认为我是最可信赖的睦邻,才会借鸡蛋给我。人际交往中比较聪明的做法,就是尽可能的克制可能对自己不利的话。

在成熟的所谓民主国家,言论和话题的“回避术”具有显而易见的政治功能,假如政客们在竞选以外的时候还总围绕那些眼下争不出头绪的问题狗扯羊皮,排在后面的问题就永远得不到解决,再正义的人也要学会避开形而上的目的选择合理的和主要的目标。即使书报检查制度这些小儿科的做法已经被这些国家所摒弃,然而基于相同认识的做法仍然比比皆是。

当然任何问题都具有一定的保质期,永远不讨论它就会变得无法控制。南北战争之前,美国众议院通过一条在国会范围内对以一切方式讨论废奴制采取言论限制的规则。而且,早在《独立宣言》起草过程,就曾经删除了反对奴隶贸易的条款。这种做法,在当时协议者看来确实属于必要或者无奈,只有一些奴隶不这么看。但是,再绅士和“费厄”的协定也不能以沉默(甚至压制)来限制问题的实际发展,因为据我们所知:美国的奴隶制度后来确实废除了。

言论限制和场合

现在的一个未经官方的“共识”是,对于某些言论和行为,会被制裁还是被默许,最重要的是场合和参与人数,一个象征就是“关起门来偷偷焚烧国旗”。我有一个爱去的曲艺论坛,那是个完全由私人出资和维护的网站,斑竹会在一些话题上升到人身攻击以前封闭话题或者取消某些ID,一些用户抗议这是侵犯他们的言论自由。斑竹没有用相同的政治理论加以解答,而是回答说:“我自己家的游泳池,欢迎任何人来游泳,你要是带着肥皂来洗澡,我就把你踢出去。”由于这是一个他自己建立起来的,完全不接受捐助的网站,他不仅有权力删除不合规范的言论,而且有权力制定这些规范。

但是假如一个人通过纳税等方式被告知是国家的主人,却不能在比较公共的场合以无害方式表达自己的意愿,这就有点儿像在自己家里洗澡却被警察带走一样尴尬,即使那个人是在自己家的游泳池里洗澡,被拘押的理由还是失之于荒唐。如果我在飞机里看到一个语言激烈失控的人,为了安全期间(特别今天是911日),会希望他被管制起来直到降落,而在网络上或者公园里看到一个这样的人,就不会有这样的希望。因为言论而受到刑罚,可能是反乌托邦的一个特征。在那些邪恶的小说里,反乌托邦的另一个特征是:取得统治资格人并不认为这个国家真的属于所有民众,民众的权利(主要是生存和工作)来自于恩赐,义务则是与生俱来的。

 

【后记】反乌托邦来自于对乌托邦的幻想和设计,多数人的无法说话来自于少数人或者个别人的恣意言说。至今,我对乌托邦爱好者和喜欢做独夫论者都怀有敌意和警觉。

 

屎壳郎笔记之二:教育公平能有多公平

屎壳郎笔记之一:传说中的民主共和

  评论这张
 
阅读(109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