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从速传老婆舌之】重婚  

2008-09-05 11:27:25|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六十年前,有一类从乡下进城读书、学生意的男子,脚跟站稳,事业或学业有成,就想要说一房手脚匀称、皮肤白皙的女学生(起码是市井人家的规矩女儿)来做老婆,他们的意愿是要把贫瘠的故园远远丢到后面去的,然而那蚌壳永远有一丝长进身上,等到“思乡”时,就被拽回来对着浊酒垂几滴泪,女学生或市民的女儿在旁看着弄不清楚。更难丢掉的是老家父母跟前间可能有个发妻及子女。这城府稳重的男人当然知道那婆娘早晚要到城里来的,他不是一块冷而硬的石头,于是空泛的乡愁变得实际起来。那时候,这种事情多到使人乏味的地步,讲述的人连捏造和渲染都懒:

老师在满洲国做过小官吏,日本降服以后到一所小学找了个教员的营生,他有老高中的底子,写一笔好字,教地理和国文,能代很多门课。周老师是文雅的人,一个人静悄悄的住在学校宿舍里面,是男老师中最整洁的一个,什么时候在学校里遇见他,头发都是服服帖帖,中山装最上面的扣子贴在喉咙上。他对学生也不高声讲话,更不会像体育教员那样不顺心就揪过来一个踢打着解闷儿,但是学生都有点儿怕他。

这所学校在岗上的繁华地带,女老师里大户人家的新潮小姐居多,除了钱,她们讨厌旧家庭里的一切,都志愿做新女性,先上师范学校再到小学教两个学期的课,不需要什么杰出本领,既清闲又体面。她们无论出嫁与否,都烫高挽着的头,夏天穿时新样的旗袍,冬天围裘皮,拢着手笼。午休时候,差校友到秋林切一块奶酪、就里道斯和面包吃。蔡老师和她们不一样,蔡老师下面还有弟弟妹妹,工资要贴家里用,下了班就得赶回家去做家务。蔡老师想什么时候嫁人就能超脱出来了。周老师家在珠河,城里没什么人,比自己大几岁,合适,她们就结婚了。

老师生了一个女孩儿,月子里周老师珠河*的老婆进城来了,领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蔡老师和周老师都是文静的人,邻居没有看到热闹。两个女人一个斜靠在床上,一个坐在床沿儿,商量了几个日夜,小声哭了几回,事情就定下了,周老师多租了隔壁一间房子,两个女人都守着他住了下来。不到十年,蔡老师生了五个孩子,珠河的又添了四个。孩子们统一管蔡老师叫妈,管珠河的叫娘。妈和爸上班挣工资添补十几张嘴,娘在家料理家务。屋里搭吊铺,周老师领着儿子住外间,白天里外整整齐齐,晚上好几炕的孩子,远近都知道这家人。

老师在家里是有绝对权威的,两份教师的工资不多,女人们还是想尽办法给他做一点儿可口吃食。孩子里面,他数落或者打哪个,哪个就低着头一声不吭的挨着、听着,他偏爱子女的方式就是把给自己擦皮鞋、熨裤子的责任交给谁。蔡老师这个时候调走了,周老师还在原来的学校,专门教地理,依然是衣着最严整的一位,上上下下都尊敬他。周老师没什么爱好,除了写写字就是自制教具,他把地球仪糊上一层白纸,在上面标注各个星座,用纸浆制作全国地图,上面有高高低低的丘陵地势,刷着蓝色和绿色的漆,这副图每年讲到这一课的时候才拿出来在学校挂一次,平时放在床底下,谁都不许碰。他花很长的时间、以很大的耐心来制作教具。

到了那几年,学校领导找到他,要他必须解决清楚家里的事情,两个爱人,这是错误,必须和一个离婚。周老师和蔡老师办了离婚手续,因为蔡老师有工资,妈和娘还住在一起,还像从前一样过日子,他们不在乎。

十一个孩子都长大了,很多都在父母身边儿,孩子大了自然就分成了两拨,妈的孩子是妈的孩子,娘的孩子是娘的孩子,但是都还像小时候一样敬畏周老师。周老师这个时候退休了,老了,病了。医院的病友羡慕这家人:子女多,轮着陪护半个月都未必轮上一天。周老师请校领导来,说我这么大岁数不用治了,不花共产党的钱了,学校要给钱给他们娘吧,她没有收入。周老师身后,一个稍微有点儿特殊的大家庭自然变成两个,然后又变成十几个。隔辈子的事情就像和自己没关系了一样,很多当事人也把这一切当喜剧来看待,这真是个喜剧么?

*其时为纪念抗日义士,改名叫尚志县,今尚志市

【后记】我姥爷在铁路货运段上,单位有个年纪相仿的同事,很多人都知道他有两个老婆,两个老婆彼此不知道,同事在这个老婆这里的时候,就告诉那头出差,在那个老婆那里的时候,就告诉这头值班。一直到两头的孩子都挺大了,闹文革的时候同事因为历史问题被隔离审查,两个老婆都来送饭才撞破。后来呢,后来大家知道了,后来同事出来了,后来还这么将就过,这三个人都在世,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

稍微古怪一点儿的重婚是一位女教师,她当时在一所小学。陈伯达首长来省城视察,视察到这位小老师长得不错,就带回北京去结婚了,其实这位老师原本有爱人。那位女老师不幸,陈首长很快就事发,不到二年,她就押着半火车(据说)的衣服和家具回到原来的家里,她的爱人坚决不同意,两个人又补离了婚。

那个时候,男人们若无其事的通过婚姻带给女人以各式各样深沉绵长的悲剧,我讨厌那些男人。

  评论这张
 
阅读(173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