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饭否集注  

2008-10-27 10:54:18|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曰:每当我拿起一本中学历史书,总会情不自禁地感叹:商鞅是好人么?洪秀全是好人么?XXX是好人么?

——从过去对日本右翼的持续抗议可知,我们是把中学历史教科书看得很重的。为了怕学生不懂、我们的历史书先把历史人物分成了几堆儿:好人、坏蛋、有局限性的好人,然而没有可以谅解的、稍微有点儿人味儿的坏蛋。比如孙中山,就是有“局限性的好人”,老师都会说“把权力交到反动派手里”是“资产阶级的局限性”,是啊是啊,孙中山怎么比我同桌还傻呢,我同桌都知道借到手的钱从来不还。差不多到了十年以后,我才知道做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好人,是应该像孙中山的,让我怀疑的,倒是那书里放着金光的好人了。可惜,我的中学历史书被我一把火烧了,已经想不起来那些好人都是谁了。

阿曰:一个前不久批评我不爱国总是看不到改革伟大成就的留学生最近拿到了绿卡,祝贺你狗日的,欢迎你有空到中国来访问。

——我观察到,有的留学生比国内的愤怒青年还“爱国”。谁敢说中国现在有什么不好,他们立即挽起袖子就和你干仗,为了保护火炬,他们和别有用心的人大打出手,他们到大使馆门口去参加集体活动,把人打坏了蹲拘留那是在所不惜的,光荣,反动派的牢笼么,反正忙死了。我就认识这么一位,但是最近他终于拿到了绿卡,终于开始供房子,终于决定等自己生孩子就把父母接过来替自己看孩子,同时还在继续爱那个他永远都不想回去久居的国,一听“故乡的云”就流眼泪。我挺希望他把他的爱国主义画张图给我传过来,我想要研究一下。

阿曰:开发商发几个嗲能做到的事儿民工跳多少次楼都办不成,这就是经济规律:林志玲脱袜子和校政教处大姐洗澡是两种数量级的事情。什么才叫刺激?几千公里之外的惨祸只是B5纸报告上的一个数字,侄子的公司的麻烦却是饭桌上的声情并茂——所以不能以当事人的感觉为标准。

——我们对“大事”的理解有偏差。“人命关天”有时候不是大事儿,“领导交办”的才是。实在不行,名气也是个好东西,比如余秋雨老师的知名度,就可以兑换一个高级别的领导了。千万不要随便跳楼,如果你只是恐吓。被消防战士救下来之后要接受治安处罚,你的事迹已经被当地电视台直播了,你还好意思下次再跳么?

阿曰:话说我们黑龙江,礼拜六那天原中国文联副主席高占祥创作了《新三字经》,一万零两百个倒霉的孩子在98岁高龄的国淆大师兼著名老中医文怀沙的带领下齐声吟诵,创造了两项吉尼斯世界记录——这帮老孙子把我们这个文化沙漠变成了文化垃圾场。

——我找了找,这个《新三字经》的内容挺抽象,不好背,是核心价值观和儒家和世俗伦理的集合,摘一点儿:“贪逸者,手必空,爬行者,难成龙。私欲烈,弊丛生,心怀公,百路通。学知识,长本领,崇人文,尚理性。数理化,天下用,文史哲,世理明。学先辈,慰英灵,传家宝,要继承。学女娲,补苍穹,仿后羿,济苍生。 思夸父,追光明,效愚公,事竟成。知荣辱,习礼仪,不知礼,无以立。明人伦,孝第一,家道昌,门风立。背后语,莫全信。财试人,火试金,莫赌博,勿喧闹,远毒品,斥黄妖。戒网瘾,防泥沼,建小康,求繁荣,兴中华,奔大同。”也就是孩子,我是背不下来。其实好些道理也是从小就被老师灌输的,比如“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全不怕”比“数理化,天下用”好记,“文史哲,世理明”则要看学什么样的文史哲。学生要问“什么是黄妖”,我得回家上抽屉里现给他翻标本。

阿曰:不管是高尔基写的还是安赫玛托娃写的、是别雷写的还是托尔斯泰写的,都有某种可辨认的相通之处,这就是俄罗斯作为一种文学和一个民族的伟大之处。

——一个地域的作家有某种共同的特点和风格,并不奇怪。俄罗斯的作家的相通特质是:并不依靠强烈的“风情”而是在精神力量上自有血脉,他们没有拉丁美洲人那种炽烈瑰丽的文字体验,也不像我们当年“寻根”一样装神弄鬼,他们没有必要这样。俄罗斯有各式各样的文学,各式各样的写作,但是大都渗透着一种真正伟大的俄罗斯精神。我至今不接受很多人说俄罗斯民族是劣等民族的说法,我觉得拥有这样文学传统的民族,看起来比我们伟大。

阿曰:黑屏事件可能导致微软被适用《反垄断法》——你要是好意思告它,我就支持你。据说XX当初和美国版权部门谈判,美国人说你们是小偷,XX说你们是强盗,八国联军时候侵略过我们。美国人要是回答说你们现在是小偷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支持“用盗版不该如此理直气壮”的观点,起码我支持,而且从自私的角度来说,我们这种疯狂的盗版文明,对自己也是一种戕害。但是我知道确实也有很多人用盗版用的是理直气壮的,而且混乱到要自封是为百十年前死于屈辱的祖先报仇。既然叫“盗版”,就不是光明正大的,就更不宜于打着“光复”字样的大旗招摇过市,好像无数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就是为了让你今天有资格用盗版一样。

阿曰:古往今来那么多热爱性生活的妇女,却只有潘金莲一个人成名,这就是命运啊。

——我是真的感到忧伤。翻开今天的报纸,类似的事儿也有很多,但是只能被冠以一个“当代潘金莲”的名声,自己出丑成就前辈令名。桓温辗转反侧,最后说娘的,“不能流芳百世也可以遗臭万年吧”?其实想要遗臭万年也不容易,得有那个运气。比如奥运庆典上有个女演员,一会儿敞开领子露露胸、一回掰开裙子晒晒腿,比张艺谋还累,结果没几个人看,她还得自己在博客写文章就“走光”道歉,多不容易啊。

阿曰:革命史涂鸦3:瞒报一般都是对下的而不是对上的,只有在露出破腚的时候才变成好像是对上的。上面的从来不是糊涂蛋,如果你认为上面是的话,自己就糊涂得更厉害。

——你写信给一个人,那个人不给你回信,几年以后遇到,他说“啊呀,怎么会没收到,邮局该死”,你千万别信。你遭到不公待遇,几年以后平反,领导说“啊呀,下面的人怎么可以这样,真是该批评”,你就信了吧。

阿曰:我一直觉得金日成当年像是被骗上赌桌的凯子,所以他回家就要拿自己老婆孩子出气……

——这个比喻并不确切。金正日将军已经很久没有公开露面了。

阿曰:态度决定一切就是很正常的事儿要是以牛逼的方式完成就牛逼以猥琐的方式完成就猥琐,举个例子说就是赵忠祥老师和杨振宁老师各自对待恋爱的态度。

——我对杨振宁也有很多微词,但是我是挺赞赏他能在80多岁还公开领受“上帝的礼物”的。除了妒忌以外,大家好像觉得,杨老要是私下里嗅小蜜,这可以,这行。这是我们有问题不是人家杨老有问题。我们老这么偷偷摸摸地理解男女关系,就会事到临头自己也像赵忠祥老师那样处理,等到录音满天飞的时候才知道追悔。

阿曰:国家电监会有关负责人说,当前通胀压力缓解为电价改革提供了一定的空间,有关部门可能在今年上调电网销售电价,8CPI涨幅回落至4.9%,为销售电价上调创造了条件,并建议居民电价也作调整。

——电监会和所辖企业有权力涨价,因为我们只能在他们和蜡烛之间选择。而且煤价上涨了,他们觉得成本提高了,既然他们的对手只有蜡烛,他们就觉得这些成本没必要自己通过提高管理水平、降低浪费来想办法。我恨的是,他们一直在伺机,这个计划是早就提出了的,只是因为CPI的高企被暂时搁置。

阿曰:丁学良(香港,教授):我最希望国家给中国最好的十几所大学更多的自主权,允许它们更多学习国际上优秀大学的经验和模式——发言人一定得反问您:什么时候不允许中国大学学习国际经验了,你指出来你指出来你指出来。明天报上就得加驳斥俩字儿,还有义正词严

——好多高校管理者都可敏感了,你要说旧中国的高校自主权是很高的,他就驳斥你,你什么意思啊?你要说五四的学者是很有个性的,他就驳斥你,你什么意思啊?我做过胖子,你不要以为胖子都是笑呵呵很心胸宽广的人,反正我不是,谁要是说到体型问题,我就疑心他说我,我就想要报复,气得自己越来越胖。

阿曰:在办公场所大声放音乐(任何、不管我喜不喜欢)的应该得痔疮,反复放一首的应该得翻花痔。

——公众场合放音乐应该慎重,除了开大会或者追悼,其实还是不放的好,如果要放,也要放那些不至于引起强烈反感的音乐——这最后一个“如果”就是祸根,什么叫“不至于”?和我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就认为,一个正常人是不至于讨厌蔡依林、SHE或者王力宏的,从早放到晚,反复放一首,周一到周五,下周是庞龙、陈楚生。我先是觉得我的耳朵被人绑票了,之后觉得已经被撕票了。所以我为了唤起一对我的感戴,就得市恩:你看我听那些像噪音一样的音乐,是不是从来都用耳机?我接到“疙瘩”(她管我的效果器和音箱叫“疙瘩”)弹琴是不是也是在家里没人的时候?她想了想,说是啊是啊,你怎么那么体贴呢。然后她就开大音箱,把小野丽莎或者王菲放得很大声音,提示我在我们家里,究竟是打什么旗走什么路,我的体贴只不过是一种政治上处于从属地位的表现。

阿曰:本地电台DJ在介绍臧天朔的时候,稍一迟疑说:他曾组建1889乐队”——此人真乃捷才,崇拜死我了。

——我当时一愣,然后就五体投地了。臧天朔当年的乐队叫“1989”,也没什么好的。什么样的主持人才能念稿儿念到这里的时候,小双核脑瓜仍保持飞快运转,立刻改口叫“1889”?他替王志去当那个市长我看完全够格。

阿曰:江苏省建设厅厅长徐其耀因贪污受贿2千余万元,被当地检察机关批捕。在侦查中,发现了徐与146名二奶的日记等证据——大哥,那就是嫖娼,不是二奶,一百多号一个个谈恋爱得多少年?他才当了多少年厅长?2千万除以147在江苏也养不了城镇户口的二奶。

——爱记这样日记的首长可能是会计出身。我忘了哪本儿小说里有个画家,就非常羡慕那些记日记的浪荡子,他说:“我不是羡慕他们流连于女人,我是羡慕他们会花时间记下来的条理性”。除了爱用男女关系臭人的国粹以外,我们也可以得到一个不离谱的暗示:能有这么多性关系,说明开销很大而且不务正业。其实,包括肯尼迪在内,很多称职的大人物也不是生活自律的典型。说一个官员不称职,不妨从正面说:他当政的时候,政务废弛到什么程度,当地凋敝成什么样子。

阿曰:专家呼吁废止三好生”——我们中学的时候,学校给每个班名额让评双差生,据他们威胁连续被评2次,就上对口的工读学校,我当时就知道我生在一个狗操的国家或者狗操的时代了。

——我也觉得“三好生”没有必要评选,因为它不仅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资格:当上了“三好”就可以保送,关上了高干子女保送的正门之后,是时候再把这扇侧门也一并关上了。既然都那么好了,让他们自己去考算了。比“三好”更可怕的是“双差”,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们那里的创意,反正我们初中的班任老师在介绍这个制度的时候,还要举几个例子,大声指点着我们班上的同学:“像XXX,就是双差生。XXX,也是双差生。”可能这只是个创意,因为最终也没有真的开始大张旗鼓的评双差生,可能有关领导觉悟到按照比例选差生,好像和特定历史阶段的一种错误做法太相近了。

阿曰:朱天文:我们曾经很羡慕阿城,羡慕大陆的那代作家,上山下乡……有好多的经历,很羡慕他们可以写这些普罗大众的东西——老师,这种傻逼老娘们的话不好随便乱说。

——朱天文生在黑旗下,但是也长在蜜罐里。从小到大都是资产阶级,师从胡兰成。她就觉得自己写作越来越窄,看到的一切都是那么优雅富贵,所以就羡慕大陆的一代同龄人,有那么多丰富的经历(变相劳改、挨整、生活窘迫、压抑等等)。这种小女孩儿似的天真出现在50好几的女人身上,恶心得我一阵鸡皮疙瘩。人活着,即使是作家活着,也没有必要为了积累素材去自己遭罪,朱老师要是想积累那个素材,作践自己的方式多得是,涌身跳下来就是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5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