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滚滚红尘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  

2008-10-31 10:07:20|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谣言界口碑很好,从每天早上开始就接受各种渠道的流言蜚语,我对谣言的要求仅仅是足够惊艳,不在乎真实性——假如你自诩见多识广能够明辨是非,生活的庞大真实一定会教你学会谦卑。在一个喜欢任意解释真理的国度,我心安理得地做一个谣言的听众和传播者。陷入流言的主角都爱写一篇名叫《“流言止于智者”》的自白博文,那么流言又起自何处呢?你想做智者就去过没有流言的生活吧,那种生活里不仅没有流言,而且什么也没有。

老歪在MSN说你不觉得一个人在十几秒钟内连捅几个人很诡异么,于是他分享了本日一号传言,像是一部好莱坞电影,一伙人走进一间酒吧准备熬过一夜,却没想到这是个吸血鬼的巢穴,或者一个爱国学者回到祖国碰上了肃反整党。我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但是想的是这可真有一点儿带劲儿。中午就着两根小葱、一板儿水豆腐和丰腴的齐市扒猪脸听了一堆以本地权贵为主角的法制小文学。下午小王说你知道谢晋么?我说知道,但是他的电影我全没看过,把他和王蒙放一块儿我都分不出谁是谢老谁是王老师。他说哦那这个和你说就没意思了,还是分享了一篇宋祖德的八卦博文。真的,我暗暗钦佩那个广州龅牙小胖子,他毫无障碍地突破了令人困扰的羞耻界限,继续狂奔向前,做着有碍观瞻的下流动作,脑子里紧紧锁着的发酵腐烂物质在不断聚变。

每个人心里都装着一头宋祖德。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既习惯、也渴望被欺骗,欺骗让我感到安稳,觉得这个世界并没有在令人不安地起变化。祖祖辈辈,皇帝是龙,老爷们是文曲或者武曲,坏蛋们是持作恶指标的煞星鬼王,我们前世有冤孽今生要偿(不知道上辈子怎么会那么幸运)而来世搞不好还要做牛做马,日蚀是天狗,荒旱是魃,山上有山魈,水下有水鬼,墙洞里有灶王,抬头三尺有神灵,而他们,都是拿红包的。放眼乾坤,魑魅魍魉,只有人不多见。有些人因为自己的私欲恶着脸色要我们信,我们因为懒惰或者聪明而信,这种“信”就是对一切的不信,上下之间冷漠敌视,“自己人”彼此也小心戒备,不信让每个人都在心里同群体隔开而投向有权发表谎言的群体,只能盼着龙颜何日大悦能降下浩荡天恩,盼着地方上的文曲或武曲肯扮演青天白日。人性的善恶已经是无趣的话题,在一个人人自觉只有作恶方能活下去的地方,善不容易看到,真话也不容易听到,丑就是美。这时候恶人们说一句“人之初,性本善”,孩子们也必须放开喉咙跟着喊叫“性本善啊”。某个天真汉来告诉我们一些实话,我们只是晒在太阳底下懒懒的说,“那人是骗子,以为我不知道”,等到他被捆绑走押上刑场,我们笼着袖子走在一边儿看,才明白“原来是傻子,真高估了他”。有一天轮到你自己伸手去索要真实或者公平,接到手里的恐怕也是连包装都没有撕去的谎言,那谎言如此拙劣,以至于不像欺骗而分明是凌辱。

只是人还不能真的拿一块黑洞洞的空虚去填平心里的沟壑,否则为什么嘴上还要为谎言辩解呢,为什么世界上的很多人还在追求真实而竟然得到了呢?这个不断挣扎的物种,唯一的生存希望就是天然的对尊严的渴望,而真实是通向公正的道路,只有手握真实,承认别人也和自己同样重要,我们才能共同签署赎回自由的契约(我们的自由都掌握在对方的手中),这个契约,没有人有权力恩赐给人,即使是上帝,“但愿他存在,但是(看起来)很可能不存在”。

关于谣言的鬼扯得太远了。翻过另一面去看那些称之为“传说”的美好流言吧,在传说里,好人都会在最后一刻得到酬劳,比如不幸的爱人可以幻化成连理枝、比翼鸟、蝴蝶嘉禾等各种邪祟,屈原或者李白会羽化升仙,人们明明是亲眼看着他们死去的,却硬要脆弱的编织谎话来做为同谎言世界的抵抗,谎言对抗谎言,结果就是美好的谎言被邪恶的谎言吸收诱拐。那种伤感的爱情电影总是要留给我一个女主角远去的背影,她的发辫或者裙裾被吹得上下飞舞,一双曼妙空灵的眼睛飘荡闪回在过去的九十分钟里,来易来,去难去,自此杳无消息。

 

 

【跑题解】博客倒无所谓跑不跑题。我本来是打算写一个轻松的流言日记,题目就能看出来,因为心理压力沉重么,我还打算继续说说艳照门什么的,比如凭什么一样的事情总是女人吃亏,比如为什么艺人就得承担流言的恶果而很多人觉得这是他们活该。但是为什么写来写去就跑题了,我也不知道。

当年蹲坑提起的“我们为什么没有契约”那个话题我一直在琢磨,关于这个问题有很多种理论,理论一多我就未免要完全不听从,宁肯自己从头想。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我们是一个赢家通吃的结构,对于坐庄的赢家来说既然有必胜的把握就没必要承诺(何况输家已经对他的作弊习以为常),对于输家来说也就没有机会要约。但是现在的结构也没有那么简单,比如有一个中间阶层,他们凭着手艺作弊赢了几个钱,也具备了订约的渴望和条件,但是这些聪明狡诈的商人更能认清形势,总选择媾和或者移民。那么我还得补充一条:自由和信任。如果一伙人来到一座岛屿或者大陆,他们有两种纪律选择,一是拥立一个首领,让首领来决定一切安排分工,这时候这伙人由于贯彻共同意志而可能在开始获得很快的建设速度,但是麻烦的是,一旦首领任命一部分身强力壮者不用再工作而充当他的私人保镖的时候,就该扎个木筏子换块岛屿了(一些英语国家在基础教育阶段就开始阅读《蝇王》)。另一种选择是订一个似乎简单的约定来保证没有人成为以压迫他人为乐的终身制首领。订约的时候,每一个人都不能是他人的奴仆,每一个人都要相信这个约定真的会在将来发生作用。在中国农村的村官选举,有时会演变成村内大户或恶霸的较量,他们肆意绑架和胁迫村民的选票。所以有些人说你看你实践证明看我们还是不适合选举啊,对于这种人真是没有办法说服辩解,我觉得该用煮鸡蛋和辣椒把他搞得便秘,然后说你看你看实践证明你真的不适合大便啊。

 

  评论这张
 
阅读(207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