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生笔记 28  

2008-10-04 20:32:11|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你的生日

“祖国”是自古就有的,这个黄金周所庆祝的严格说来是“新中国”的生日。“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祖国”是个明显的病句,除非词作者是故意拍马屁。

“民族”忽大忽小,国力强盛的时候就大,反之就小,外族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融合进来,融合到彼此都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时候,就说:我们现在是一个空前的新中国呀。古往今来,有很多个精神饱满新中国。几乎每一拨缔造者都自以为是要空前绝后千秋万代的。

缔造者里也有自嘲精神的能够说几句客气话:天下苍生黎庶或者说被他们反复祸害的民众,才是“历史的胜利者”,因为他们是过眼烟云而民众则生生不息。其实这也骚情,在不停变换角色的舞台戏剧里,观众是不敢自称为胜利者的。如果冷眼旁观也叫胜利,未免可怜。二者之间的历程和相声里说的差不多:你们参与,我们奉献,然后你们快乐。

把不是母亲的什么本体比作母亲也是一种类似把戏,发明者很可能不是感情充沛而是压根不看重自己的母亲。就像把刚买的日本车比作老婆很可能不是迷车而是不爱老婆。

今天是你的生日,新中国。

你们飞你们的

哲学家的眼睛是总盯着天上的,即使掉进井里,平常人本来应该多关注地上。

然而放卫星、射核弹、载人飞船好像是举国的大事,谁要是不感兴趣就会有点儿不好意思。掌握航天技术于军事、于政权是相当要紧的,手里有几颗洲际导弹能时不时拿出来显摆是相当 “他妈的”的好事情——只是这真和我有关么?从美国开始,制造核弹没有不说是为爱国的,可惜他们只爱国却不爱人,所以这国越爱就越四面树敌,这民越被爱就越感到恐怖,担心只要军队里出一个精神病就会把大家全断送掉。梦寐以求核武器的都是混蛋,有谁算谁。

我们这次载人飞行——别看完全是由部队参与——是完全民用的,那就是和爱国无关了,那我就放心了:你们飞你们的,我不感兴趣,我向来以愚昧无知为乐,我不爱科学。

读史存疑

钱穆先生多次表述过这样一种鉴定:中国古知识分子鲜有政论著述,并非中国没有政治学,而是知识分子(或所谓“士”)是直接参与国家政事的,自然可以在执政过程中贯穿其政治信条和设想。由此推测,钱穆先生可能是认为:古西欧诸国平民中的读书人只能经商而不能从政,因而被迫书写政治经济学是“过屠门大嚼”。

古政治家退休之后写笔记、写诗、写以自己的精舍命名的回忆录,神秘兮兮地交代子孙于身后刊刻,其中多鸡零狗碎、怨怼腹诽。是他们真相信一切治平已经完全被四书所涵盖,还是觉得从政只是官僚游戏和民众无关?

政治家假如真有目标信念,不写出来让天下知晓和赞同而只兀自实行,姑且不说旁人肯不肯领会,假如这位政治家半路死掉了,后继者恐怕也难以完整的继承遗志,顶多是老实地坐守陈规,然后由于不懂变通而彻底废弛。王安石、张居正的政见只能轰轰烈烈个十几年,然后就给自己勾了个白脸交给民间艺人去耍弄。朱元璋的法度子孙越用毛病越多,最有意思的是太祖不大懂数学,搞得后代王公通货膨胀,这样的政局,所谓“破车破表,一天两毛”。中国的政治经常是进步一点儿又很快地退回去,失误和遗毒往复规律性的重现。

官宦间的争斗是政治的另一大消耗。一个有所作为的政客需要分出至少大半的精力来对付异己和防备暗算。斗来斗去使君王逐渐认清了中央集权的机会和必要。明朝的帝王集权还有几分荒唐热闹,到了清代就成熟到索然无味。

有所抱负的君子还着意一个身后的名望,但是这名望在史书上究竟如何其实常凭运气。这些君子常要做一些神经过敏的事给后世留一点儿典故:比方嘬死顶撞皇帝以求“卖直”,比方逼死一家老小“殉难”,把自己看得十分要紧,真正的政治不大能指望这些君子。

悍然的放心了

网上谣传“大白兔”奶糖在境外被验出三聚氰胺后的一周左右,光明乳业收回了市场上的部分奶糖。前几天电视新闻是这么说的:光明乳业在检验结果尚未完全出台的情况下,以高度的责任感先行收回了市场上的奶糖,然后是对该企业的表扬和广告。

前段被通报的各大奶业都在零售地点贴出:XX牌产品已全部通过国家检疫。这种赤裸裸的不要脸真叫人羡慕。非典时期所有的饭店都挂着“本店已消毒”,有些一直挂到现在——我还得说一遍:我们真是名教的信徒。

当婊子立牌坊的我见过,像诸大企业这样奸夫还没下炕就立牌坊倒也新鲜。

若干运

济南火车出轨以后,铁道部“幸运”地赶上了地震,逃过了指责和聚焦。所以黄金周的铁路工作还是继续“安全有序”的。我一边儿写日记,一边儿用一只耳朵听中央台的节目,董卿回忆说:“小时候坐火车要挤到座位下面去睡,你看现在……”(董大姐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反正干她们这行的该傻的时候绝对不抖机灵)现在的火车不是还那样么?你坐火车不这样了那是你有钱了。有关铁路的新闻经常是这样:大城市之间增开全软卧铺直快,北京到天津的子弹头只要不到半个小时,这对董大姐都是好消息,只是不知道对解决一年到头若干运的困难有没有帮助。

房中足球

我隔几天就在弹出新闻里看到一条有关“国足奥运期间开房”的消息,每次都要骂一次编辑:谁他妈关心他们啊?中国足球即使和开房搞在一起,也是没有吸引力的。但是转念一想,这不是谁的把戏吧:把一场丢人到家的失败娱乐化。比如检讨会上,国足领导不承认自己是王八蛋却忙着指责球员开房,好像祸害中国足球的不是他们而是女人。一项运动搞砸了其实没什么的,真的没什么,不要闹得我们什么都行就是足球不行似的,我们不行的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0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