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文化败家产  

2009-01-16 17:31:18|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说旧家具和瓷器,手洗、蹲坑二兄就来精神了,因为这些旧物确实是可爱,特别是在今天看来。我发现了,周末发帖不会被链到频道,回帖就能够显示了,赶在傍晚匆匆扯几句。】

1.“木匠们,把房梁抬高一点儿”

题目是一句淫诗。

马未都在讲堂上还说过,“中国人不尊重建筑,都喜欢拆了重盖”。马先生在百家的讲座,最大的缺陷就是说到家具流变的时候对时局作用分析很浅,而且过于夸大当今的所谓“盛世收藏”。如今收藏的大行其道未必完全是奉盛世,也有经济狂局中的暴利诱惑和因为空虚失落的沉迷乃至沉沦的因素。中国人再不尊重建筑,那些古代宫闱、建筑杰作也不是老百姓烧的,起码也得是个有上层关系的开发商。迫使中国人总要“向前看”的,自有一种反美的力量。随便参观几座古楼和戏台,就会发现其力学和艺术都已经达到了极致的聪明简约,为什么流传到如今,有了专业的设计院,却满街都是蠢笨狼犺的建筑呢?这个说来话就长了。

我接触过的木匠里,只有一位坚持不用汽钉枪。开工前,他先默算一遍木料和装饰板,吩咐徒弟挑若干钉子砸扁两头,正好足够这一天用的。我觉得我下料没差错,所以问他是不是少开了两张樱桃木皮子,他说你这图上的书架,只能露出前半截,贴皮子贴一半儿就成了,顶也不用,根本看不见,全贴了浪费,说得我挺感动。四个书架,一个曲尺型的桌子,他一个周末就可以做下来。工费虽然是市场上的一半,但是因为手快,收入恐怕比普通木匠还要高不少。

这位老师傅姓邵。

央视七套一个节目有一期是木匠比武。比的是做明式家具,最后一项是四个小时做出一把官帽椅,制约之一是料经过计算,很有限,基本上没机会返工,估计也要看匠人如何把好花纹用在刀刃上。中间的一项比赛,我觉得也不容易,是只用一把斧头在几分钟内砍圆一根方子,想来若干年前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手艺吧。

我在YOUTUBE上看一位美国师傅做琴,正好和邵师傅相反,从拧螺丝到开槽,绝对都用电动工具,除了抠一款PRS型琴的槽以外(看他抠完槽,就觉得这琴是应该多卖个几百美元),绝不用人力工具。然而他那也是纯手工,从处理木料到上漆,一个人和若干把琴呆在地下室里。国内也有人山寨自己制琴,选好料、用进口部件,据说5000元的花费,品质可以达到量产万元上下,我认识这么一位,说出话来惊心动魄,“尿尿一股子油漆味儿”。

我最尊敬的行业,大概就是匠人。很多人装修的时候都爱说,“他们不是什么好人,不是拼缝就是调理你”,这样的经历我都有,但是我还是觉得比他们更值得防备的行业多得多,而且要说可恶刻薄,恐怕这些雇主们一点儿也不遑多让。

2.维基一条儿:爵

链接: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4%B8%AD%E5%9C%8B%E7%88%B5%E4%BD%8D&variant=zh-cn

从清朝的爵位说起,以入八分公为分野。入八分公以上的才是真正的贵胄。所谓“八分”,维基的解释是“入关之前,每战有所虏获,均分为八份,每个旗的有资格的贵族按各自等级参与战利品的分配。后来,这些人的身份逐渐固定下来,成为贵族的一种等级。”我看过一个前清郡王写的回忆录,则说“八分”是八种依仗待遇,有点儿像九锡。古代的又一个好处,是富翁和高官从衣着车马上能够分得出来。

八分公以上,亲王、郡王、贝勒、贝子不用说了,爵位下等的奉恩将军,收入大概只能相当于小康之家,维持与上层之间的复杂礼仪往来应该不可能,家庭人口多了恐怕都要吃力。吸取前朝不通数学的教训,清朝的宗室爵位世袭设置算是聪明透顶的坏门儿:倘若一个顶尊贵的皇子以贝勒的爵位传下去,不出几代也就不再有什么权贵,对国库的压力也不大。所谓“铁帽子王”多数是不得不封,估计其开销也大多就地解决。

战死沙场的勇士,获得爵位后既有相应的抚恤,也可以通过荣誉供应家庭。后代的感应其实就是一种津贴而已,然而比诸身为烈属还要哀告和上访,确实体面多了。唐朝军功制度的劣处,是有了爵位的勇士到了地方上往往要受徭役差遣,名号反倒加重了侮辱,而且战死者的待遇日益简慢,如同一家濒临倒闭的饭店,食客越少菜色越寒酸。清朝这个体统,确实从形式上坚持到了亡国。

和历朝代相比较,清朝爵位系统不混乱,手段和目的衔接得不错,而且考虑了国家负担能力(完善的时候正是国立和财政最强盛的时候)。清代终朝,对王公的管理极为严格,对政变风险的控制很出色,而且成本不算高。

这么好的制度,为什么现在的吏治倒不好意思实行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28)|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