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生笔记 53  

2009-12-15 11:40:21|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是我闻于出租车司机

“套牌车”好像就是克隆出来的“黑出租车”,逃避了苛捐,一台车的年净利至少在五万元以上。出租车司机又妒又恨地说,能养黑车的都不是一般人啊,谁只养一台?少的也要五台十台,多的二三十台,二五一十,一百多万,比什么买卖不挣钱?

广播里一位女主播正在直播某出租车司机抓获套自己牌照的黑车的经过,这位女主播在本地有些名气,策划过雨天接送高考考生等等公益活动,以当年倪萍那种面目示人,她们像是活在一个传说中的时代或者地方,那里实现了《新闻联播》里承诺过的一切。司机伸出空闲的手指头敲打着收音机面板:“就他妈她,你知道么,她就养黑车,她老头儿是交通局管这个的一把手,她家就养着至少二十台黑车。这帮杂种揍的。全哈尔滨开出租的都知道。”

出租车司机与这座城市只隔着一面车玻璃,他们眼中的世界格外肮脏,“就应该也有个那谁,知道吗,打黑,把他们都打了,是不是?”

对不熟悉的人,我不苟同的说法我也不争辩,所以装作没听到,我眼中的世界更肮脏,我不爱包龙图和七侠五义,连所谓“打黑”也不信奉。

关于他的说法,我向另一位出租车司机求证,他说:“好像是有,不过出面养黑车的是她弟弟。”

BT

我承认bt是对知识产权的侵犯行为,侵犯知识产权和侵犯其他财产权没有区别。所以封杀国内最知名的bt网站的行为拥有罕见的表面上的合理。但是我要拧巴地向文化主管部门表态:

即使封BT,即使我真有一天无法通购买盗版等方式得海外文、反色情等各音像制品。我也不会看充电视会的有线电视频道,我也不会看有三平字影,甚至是张艺谋。我决不花一分,决不为繁荣中国特色的影视贡献一丁点儿力量,就是这样

换掉我的意如钢志如铁

我有一部分语言描写的学习来自佛经,比如佛在祇树给孤独园向舍利弗描述极乐世界的段落(《阿弥陀经》),是非常精彩的白话,一个正经宗教的经典应该具有绚丽自然的风度,非如此不足以鼓舞信众。我讨厌邪教的一个原因就是缺乏美丽纯洁的文本,只催生恐惧和欲念。舍利弗多么幸福,可以先于佛陀涅槃,又在一本最常见的佛经中出现了那么多次。

我姐姐信基督,本地说法就是“信主”——很少有人信天主教了,道理和很少有人用铁通电话差不多。她说每周去一次教会就会觉得日子好过一些,她说自己不能远离主,远离主就“过得乱七八糟的”,她的生活不容易。

鸦片

在移动商所提供的服务里面,相比各种诈骗和抢劫把戏,我觉得还就是黄色信息看起来比较顺眼,起码确实是喜闻乐见的,据说绝大多数用户支持打掉低俗网站,我不知道不看低俗网站他们还看什么,还有什么可看的?!“黄祸是鸦片”算是一种夸人的方法,说这话的通常是一些连当鸦片都没资格的媒体。

几多事

最近好像错过了很多新鲜事儿,幸亏好事儿少,只错过了周润发善猪恶拿朱军那一场。比如这一条:广东将在亚运期间开辟一块游行示威地点,公民履行相关手续之后即可在此游行示威。这个做法应该来自去年奥运的经验。我一直好奇,我们究竟还要受到什么样的侮辱才可以爆发那么一点点儿?本市的一条是一位大地产商买凶杀人的案犯了,他的失误倒不是杀人,这年头手上没有人命都不叫干地产的,是雇了两个极不专业第一次杀人的人。看完这条新闻,我做了一宿关于如何处理尸体的梦,做的一筹莫展,于是在梦里收起了目标名单。另外一条是本市开了个丢人现眼的水价听证会,请了一堆干部和企业家分饰群众和下岗职工,其中一位真群众于是用矿泉水砸了主持人。有人口头揄扬上海警察死亡案的杨姓男主角的时候——我想或许其中稍微理智一些的理由是:犬儒病需要被榜样打破,不过我还是讨厌这样的鼓吹:如此这般的暴力导向的绝对不是公正,而是又一轮的“打天下,坐江山”(多丑恶的六个字)。即使是这样一个世界,我还是坚持这一点。向那位扔出矿泉水瓶的代表致敬。

姜昆为什么不能说相声了

下面这段话是他在马季去世时候说的,看了这段话,我为那个曾经的相声演员表示遗憾,我更加怀念编剧梁左。

“对他的去世,我们都很悲痛。但是,我们的总书记办公室打来了电话,我们的温总理用亲笔信,写来了他的深切缅怀,对家属表达了问候。我们中央政治局的常委同志们,纷纷打来电话。我们中央办公厅的主任王刚同志两次打电话,我们的中国文联党组书记胡振民、中宣部副部长李从军、广电总局王太华部长,亲自到家里去问候大家,表达对马季老师沉痛的悼念。马季丧事办完了以后,刘延东同志还亲自打电话来,代表政协,对政协委员的去世表示哀掉。并作为青联的老主席,也感谢马季老师在担任青联常委期间,为青年同志作出的榜样。还让我们再次向家属表示慰问。这让我们都非常感动,令我们难忘。所有这些,我们听了以后,从心底里为我们的老师感觉到骄傲。”

  评论这张
 
阅读(1432)|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