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扯三个淡  

2009-12-21 12:25:17|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贵族】

看到一篇三年前的博客:黄章晋发布于2006121日的《中国这次真的有贵族了》:

星期六晚上,毗邻巴黎协和广场的克利翁饭店迎来著名的“社交名媛成年舞会”,来自15个国家的几十位名门淑女翩翩起舞,宣布她们正式跨入上流社会。据法新社报道,来自中国大陆的两位贵族淑女成为今年舞会的焦点人物,一位是银行行长的女儿,陈晓丹(),另一位是一个未透露姓名的大亨的女儿,Veronica Chou

几天前好像也有这样一条新闻,报道的是今年的“社交名媛成年舞会”,有澳门开赌场的何家的女儿,也有大陆的神秘“名媛”待考证。我沉默了一分钟,脑子里回忆《格调》那本多少有点儿傻里傻气的书里所描述的场景,琢磨“当代中国的贵族名媛都是杂种操的”能不能推导出“全世界的贵族名媛都是杂种操的” 或者“历史上的贵族名媛都是杂种操的”这样的定论。

《世说新语》的好看之一在贵族写贵族,对同道的摹画信手拈来。刘惔和王濛遇到平民送给他们饭食,刘辞谢不受,和王说:“这些小人不可以结缘。”六朝士族百无一用尚且有些风骨神韵,家族历史把手上血腥气冲淡了一些。连百姓也健忘,童话故事里男的多数是王子,女的绝对是公主。在漫画里,斯巴达的贵族应该在国家遭受入侵的时候去温泉关不旋踵地送死,没有个好出身都会遭到带队国王的拒绝;在罗马初期,Patrician是成为官员和圣职的阶层,后来也没落了,只留下这么个词儿;英国有一本《上议院史及古今全部成员名录》,总有一百多年历史,记录了联合王国全本的贵族谱系和生殖状态。不过,巴黎这场舞会恐怕是个以“贵族”为号召的骗局,全为卖门票赚一笔钱罢了。否则,父辈靠着在专制体制里攫取民脂民膏的国有银行贪墨,祖辈靠着开赌馆妓院(相对大陆官员当然也算清白)抽头,连漂白还都没有漂白,怎么就立地成贵族了?想必那些曾祖辈造孽、依旧有资格进入童话的沙漠王室少女视她们也是“这些小人不可以结缘”。

人生下来没有什么区别,除了妖孽和圣人,都不是落草就会说话。祖辈福荫是运气好,但是不分给旁人,旁人就没必要巴结。天资聪颖也是运气好,但是假如没有发明电灯之类的贡献,只用于自己去当银行行长、开赌场,好像也没必要尊重。人的悲剧,一多半来自于自然,一小半来自于活该,猴群里谁的力气大、性欲旺盛,谁就去争夺群里的王位,下一辈重新来过。发明出贵族来奉承或者来搞运动打倒,就是自己作践自己的活该。如同周润发对朱军说得那样:“看到你这么糟践自己……我真的流泪了。”

我们都恨国产贵族名媛及其家长。大概在一个疯狂的世界里,人们总要靠着去妒忌一些人保持平静的。

 

【戏子】

 相声演员说到《八大改行》之类的段子有句台词,“旧社会像我们这个做艺的没有什么地位”——我旁边一位资深听众就会接下茬道:“现在你们也不该有什么地位。”在官方历史里,四九年仿佛是个分水岭,从前高贵的变卑贱,从前卑贱的当家作主,而且“最聪明”。演员地位是一下子提高的,由叫街撂地的而阶级兄弟或起码积极接受改造,由“老板”而人民艺术家、政协委员。

儒家视商贾倡优下贱的道理,好理解,说清楚费劲。新社会的文艺方针倒是说起来似乎简单,理解起来却难。党委建制承袭斗争时期,最重要的部门是组织、宣传、统战,文艺至少和两样挨边儿,这就是道理的一个体现。打天下之前要利用起来,坐江山以后要管制起来——当然没有更好,我说是说完了,不知道理解透彻了没有。任何事件都有受益者,唱快板原本是标准的沿街要饭兼讹诈铺户的生意,能不跪着唱已经是一次艺术史革新,因为适合行军打仗,最后发展出一批校尉级的徒子徒孙,成了祖国文艺大花园里不大不小的一朵。我有个远房舅舅,小学文化,靠在部队唱快板在地方当女婿发迹,新近就做到了法院院长。

似乎再没有比我认识的这帮曲艺行家们更看不起曲艺家的听众了,对于那些著名演员,他们的观点特别一致:听听台上就得了,千万别接触。曲艺家多数是神头鬼脸的男人,少数是粗壮的女士,纵然他们不说我也没打算接触。照他们所说,这一行人的言行,看看新近侯耀华拜常宝华这出活剧,不就是个例子么。郭德纲总非议业内,意思是自己可以单择出来,看来也难。江湖险恶,吃开口饭不容易,生出一些职业性缺陷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省察我自己,似乎也没什么资格可资瞧不起别人。

几年前香港娱乐圈照相一事,有些网络评论继承了儒家国粹,越缺德越要纲举目张,说“自古倡优就是供人取乐的,我凭什么不看照片”,这种无耻似乎远在所谓“倡优式下贱”之上了,纵然故意拍出来供你取乐,你买票了么?不过,私生活既然可以成为名气敛财的一部分(甚至是主要部分,至少三分之一的女演员,我们只知道她们的绯闻,没看到过她们的作品),也确实很难从他们的职业里分离出来,那件事和刘德华遭遇歌迷杨丽娟,都只好说是选择了这种生活方式和摄影爱好的无奈代价。

在一个疯狂的世界里,人们总要靠着去瞧不起一些人保持平静的。

 

【商人】

我一直不知道“笑贫不笑娼”背后的正义是什么:是该笑娼而不该笑贫,还是,娼固然不该笑,贫更加不该笑。我所见到的混蛋,多数都不是,他们笑娼,因为想吊膀子却怕花钱或者怕染病,他们倒不笑贫,因为眼高于顶,压根看不到贫寒之人。唯一不被笑的是商人,国计民生,还要靠工商业,“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然而没有商人投资去变为产品,就成不了生产力,工人阶级是国家的主人,然而没有商人去开工厂,毛将焉附?国企不成?君不见除了倒闭的就是变卖的,剩下的中石油、电力,是给你们家孩子准备的么?于是国故又倒退一步,说工和商应该分开,士农工商,你说得是工业,我说的是那投机倒把、不生产产品的商人,知道一点儿经济学皮毛的都知道,这类说法已经不足以一辩了。

张荫麟的一篇短文《教授经商乃属渎职》——这种题目要是放在现在都能上《人民日报》,但是张的态度是十分严肃的,开篇就说:大学师儒,每有兼为商贾者……沦为孟子所谓“贱丈夫”者。丝毫没有玩笑语气,大概当时的教授经商,有俏皮自己是继承了“子贡货殖亿中”的先贤衣钵,所以张文特地陈三义来驳斥:其一,子贡的作为,孔子是斥责的。其二,子贡当时身份只是个私塾生徒,不比大学教授要为民族国家育才。其三,时世不同。张说:师道不守,则一切哲学道德,古今新旧,举皆盗名欺世之妄言。而且认认真真地倡议当局要严肃审查教授资质,有无经商劣迹。写此文时是一九四二年,张荫麟三十七岁,是生命的最后一年,早已被公认为新史学的大家。被后世奉为经典的《中国史纲》是他当时受命编写的中学课本的一种。

我们现在,或者开口便笑,或者谁都不笑只研究自己的棒子面。身兼数职的多了,警察兼话事人,军人兼走私贩,方丈兼CEO,艺术家兼侧福晋甚至福晋兼艺术家,教授经商是天经地义,“题中之义”,手里有项目,胯下有研究生,头顶有政府拨款,高科技、低人权的优势都占全了,不经商的是傻子。我上学的时候,一个潦倒的文科院系,著名一点儿的老师尚且整年见不到面忙着在外面当讼棍,何况正经工科教授呢?整座学府都点化成集团公司的也不在少数。像张荫麟这么认真的人只可能是眼红,一个研究历史的又上不去百家讲坛,回家就要挨老婆骂:你看人家袁腾飞,你看人家当年明月,你看人家杜十娘——我总觉得,中国人民是最想得开的人民,是最无所谓的人民,是最富于变革精神的人民,这样的人民不倒霉,谁倒霉呢?

  评论这张
 
阅读(157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