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主办城市的一个下午  

2009-02-15 13:05:19|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带了一只很大的纸壳箱子。一辆出租车在我前面停下来,司机摇下车窗问我去哪里,他仔细地看看那只箱子,摇摇头遗憾地说,不行,塞不进后备箱去。横着放在后座上呢?我向他展示了一下箱子基本上很干净。也放不下,他很有把握地说。一条蟒蛇在吃一件东西之前会认真张开嘴比量一番。现在开始下雪了,我不可能把箱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所以我的处境有一点儿难堪,对我来说,除了一整袋的水泥,没有什么东西是很重的,我不着急。

我在想除了找一辆出租车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好像没有,目的地在七公里以外。这时候另一辆出租车又停下来了。我并不指望它,下雪之后出租车的生意就会变得很好,很多司机的骄傲和谦卑和天气联系紧密。然而那个司机对这只大纸箱子表现得兴致勃勃,和我一道变换着各种角度试图把它塞进空空的后备箱里,蟒蛇当然是对的。他打了个榧子说,放到后排座位上嘛,他并不是热情的人,然而十分执着。他钻进驾驶座,我疑心他要加油开走了,所以抱着箱子盯着他,他用力把副驾驶的靠背向前拉了拉,冲我招了招手,你从外面推我从里面拉,他又拉开了左后车门,把上本身拱进去,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报答他。箱子被我撕开了几个口子,奇迹一样地嵌进了车子。我飞快地钻进副驾驶,报出了要到的地方,我说城里的一个地方尽量使用两条交叉的街名,这样可以尽可能少说话,也让人少揣摩我。我们上路了。

我习惯于整晚整晚保持沉默,但是那只箱子提醒我必须说点儿什么。什么时候下的雪?刚下没多一会儿,啊,下午,一点,不,十二点多吧,像是另一个我在说话。他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拐了弯,我等他拐弯之后才问他为什么那么拐,因为他有权利绕一点儿道。这边信号少,先锋路宣化街那个信号有两分半。我想起来了这一带的地形,他没有绕道,实际上他的走法还要近一些,我两年没有来过这里了,但是记忆被捞起来之后,每一个枝杈就一下子清晰起来了。胡迪在这里巡逻的时候还抓过一个贴“办证”的南方人,胡迪是个文静的姑娘,每天开着一辆金杯大面包上班,他们所长和我抱怨,有病,整这么个玩意儿送没地方送,放不能放。他走这条路是向我表示他的驾驶经验非常丰富,他在车流中还做了几个不必要的穿插,他的技术确实很好,现在在下雪。

我们前面的一辆松花江微型面包车被交警示意靠边停下。这辆车怎么了?他向右扫了一眼,你看到那车里拉东西了么?那车后面有两只箱子,和我们这只差不多的箱子,迎面的交警可以看得很清楚。拉东西了怎么了?拉东西罚款,没有营运证的话,有营运证的话这条路属于管制,不让人货混装走,也是200。

如果是带斗的货车,他继续解释说,八年强制报废。小微型子(本地管这种面包车叫小微型子)没有货运证拉货,就算只拉这么俩箱子,抓着,交警罚200,交通局5000到30000。饭店买菜?饭店买菜也不行,自己家搬家也不行,抓着一样罚,嗯,车不要了可能行吧。和安全没关系,不差事儿差钱儿,抓一个就是五千到三万,比截道强多了。前一阵不是出过一回事儿么,一个饭店儿(奇怪的地方加儿化韵,是本地话的特点)就是用微型子早上拉菜,让交通局的给罚了好几万,交通局吧素质比警察还低,那个饭店儿老板也不差事,社会人儿,找了几十个人把交通局好顿砸。嗯,事儿是大了,叫什么罪?能判三年么?不过我说活该。正常我买车只要不拉嘎斯罐你管我拉什么呢是吧?日常拉点儿东西凭什么往死里罚,又不是真干货运,要是限制吨位也多少合理,见着就罚。哈尔滨为什么不时兴皮卡呢,就是轿货,那车有斗啊,谁敢开着上街,上街就是个事儿,大庆兴,他们不限路。我十年前就养车了,养的就是微型,那时候开微型只要不拉货不办营运证也行,就是玩儿,现在不行了。他的年纪和我差不多。

他在各种小道和岔路之间穿行,故意躲开有堵车危险的大道。主路上的人行道上新添了很多冰灯,今年城里主办大学生冬季运动会,马上就要开始了,由于连续几天升温,这些冰做的栏杆、亭子什么的已经有点儿化了,化得黏黏呼呼的,今天又降温,估计晚上包工的就得连夜把这些冰灯再捯饬捯饬,起码坚持到大冬会开幕,闭幕的时候再说闭幕的。我愿意温度继续上升,不是为了和大冬会闹别扭,在我眼里,冰灯化得看不出是什么的时候要好一些。

在桥上的红灯那里,他离前面的车十几步远停下了。这里有个网状隔离带,他解释说,就是没车也不能停在上边儿,轧上,二百。夏天的时候交警就在那棵树后边儿,看等信号的轧上啥也不说,一到绿灯了,摆手一个一个叫过来靠边停着,二百四百六百八百。今天下雪,下雪看不见线了,看不见线一般不罚。在我们的四周有各种牌照的车,有的车贵得要死,这两年流行的豪华吉普或者SUV,购买它们的人有没有幻想自己在科索沃或者在草原上打犀牛?但是一辈子中绝大多数时间只能花费在堵车和限速慢速上。还有一些车是和出租车差不多档次的车,还有更便宜的松花江牌的简易汽车,我不知道他们要接受那么多东西,四个轱辘的一个枷锁,肥羊,为什么买车的人都要喜气洋洋的呢?

我们在目的地靠了边儿,我没要求他把车开进院子里去。我向他道了谢,他拘谨地回答说不客气。他在风雪里斜插进前面的车阵,我很难再把他从其他出租车里分出来了。

 

【特仑苏】几个月以前,我从几个地方听说特仑苏的成分里可能有致癌物质,我听到之后不是警觉和愤怒而是厌倦,你在中越边境和一个一定得过的的人说,“这里很多地方埋着地雷,那儿、那儿还有那儿”,确实是好意,可是他踩地雷的几率几乎没有下降,只能使他在踩地雷之前的心情也变得很坏。我不懂医学,没有科学训练,所以我看不懂专业的辩论,当然我感谢提醒我有地雷的人,我很憎恨埋地雷的人,中越军队互相埋地雷好歹还是免费的呢。蒙牛一直是嘬得最欢的民族企业,我不是特别希望它倒掉,我只是害怕它在该倒掉的时候依然坚挺;特仑苏一直是卖得最贵的一种奶,而且带动了各家奶业生产企业都生产那种贵得臭不要脸的牛奶。人们买特仑苏多少是希望它更安全一点儿,因为已经花了该安全的钱了(其实只要摆上货架就应该是安全的么,牛奶又不是军火),然而就像一说的“好多癌症患者喝特仑苏就是为了加强点儿营养,结果这破烂儿还他妈致癌”。

我在别人的办公室里看过一本蒙牛内部出的书,主要是树立牛总个人形象的,从离开伊利开始写,一直写到牛总如何通过告御状挫败了国内另一大奶业集团策划的阴谋,也许这次又是个阴谋,又能出本书。但是有完没完了,不就是个产奶的么,怎么就你们事儿多?!

  评论这张
 
阅读(152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