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七年公案:可恨你们手中没有杀人的刀  

2009-02-01 17:30:00|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选手甲何新,1949.12,据何公自己的网站上简介,“多年来,他在理论上提出了许多新的观点,其中最有影响的一次是19901211日《人民日报》发表他的长文《世界经济形势与中国经济问题》。他的许多文论曾送到最高领导层,受到广泛注意……先后被聘为助理研究员(1985),副研究员(1987),研究员(1990)。这些职称,每一次都是由于他在学术上的杰出表现而被中国社科院学术委员会破格特别批准的。”据说,何老师曾是领导人的入幕之宾,待遇甚高,如今“主动拒绝与一切内外传媒作直接接触……从公众视线中遁失”,继承了两千多年来中国知识分子功成名就身退的伟大传统。

选手乙李泽厚,1930.6,哲学家,现在美国。著作《中国近代思想史论》、《世纪新梦》、《论语今读》、《己卯五说》等。

缘起:李泽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到了美国,沾染了不好的习气,2001年,随随便便的和小青年陈明出了本根据磁带整理的《浮生论学》,内容芜杂,自由散漫,自命风流。书中内容戳了何新老师的肺管子,何老师也是厕所后面喝过水,火车道上压过腿的人物,当即修书一封致李泽厚,并且要起诉至有司。据说李泽厚立即回信道歉,何新于是大获全胜,将原来的信修改增删,作为《公开信》发表,看架势,要是城管不管,本来还打算刻块碑。

这事儿出在2001年前后,我是今天才偶然拜读了何老师的大札。李泽厚的那封回信想必是没有“公开”,网上找不到。

话说何新这信,

原文链接在此,不重贴:http://www.smth.edu.cn/bbsanc.php?path=%2Fgroups%2Fliteral.faq%2FPeople%2Fother%2FM.1038140922.A0

分十段。第一段,说李泽厚轻佻流氓,满嘴下流,兼替张岱年老拔创——李泽厚此书其实真不算流氓,业余流氓而已。文人既然可以为权贵吸吮毒疮,为什么不能流连于风月,这是我不明白何新先生的地方。

第二段,不满李自吹何新曾提出要做他的“私淑弟子”(私淑弟子还用得着“提出”乎),再是说“我与兄最后一见,似在大会堂中(1991),兄言社科院不许仁兄出国。我归后即就此事起草一信致邓公”——前一段不知道实情,何况李确实有自吹的爱好;后一段,何老师既市恩又卖弄(且还将致“邓公”信贴了出来,大意是向领导介绍李泽厚是可以教育的子弟之类),面目狰狞,已经不像是学人。

第三段,指责李狂悖,自称“天下第一剑”——书里陈明确实说李是“第一剑”。

第四段,自明志:何新先生是“生行事追求有耻格有节”滴,是无意功名滴,举例:1991年前后,中央多位高层领导欲授之以要职,何新先生不是那班“利禄之徒”,未任显位,只要了高干待遇云云。自谓“极其适合我之心性”——说实话,有这个安排,也极其适合区区的心性。我未读出高洁,只读出彻头彻尾的一个“丑”字。

第五段,又替韩愈拔创——此处需着眼。我也就是没事儿自比个吴彦祖什么的。

第六段,可读之句是“方今之世,道溺于天下。正需要董仲舒、韩文公、朱文正、曾文正辈起而拨乱世反乎正也”—— 方今之世上有多少刘文正都不怕,要是再有这么一伙子各路文正,可真是够倒霉的。

第七段,最凶恶。说起“那个事件”,可读之句“兄亦读书治学,岂不闻国家民族之大义所在,首当明乎华夷之辨……是爱国民主牺牲精神,还是一时际会风云,欲取媚于外人,并欲借群氓之势而成就一代风流的私念呢?清夜扪心,兄何不自问?”——那么,何新先生是追比圣贤还是欲取媚于庙堂呢?

第八段,可读句:“兄书中指摘弟曾发表与诸老人合影。其实昔邓、陈、王等老人之爱重于我,正在于愚弟处大事之不糊涂!而我爱敬诸老如神圣,盖因侪辈曾救黎民于水火,开中国历史一新时代也!”——可儿可儿,小鬼小鬼。可恨的是,何新老师也读庄子。

第九段,讥笑李陈也搞“月旦”。可读句“又兄书中谓邢贲思、汝信"细皮嫩肉""住部长楼""不足羡慕"。如此心态,岂一个""字了得?!”——说到庄子,我记得有一个什么乌鸦臭肉的典故。何新老师关于“我住部长楼而你却无得住”的光明磊落真是应该浮三大白特供茅台于建国60周年之际气贯长安街新华门至东单一带。

第十段,又自明:“我若批评你之学术,必在正面”;关于称颂李“启蒙”乃是“彼此似在做交易,各人心照不宣”——何老师敢认真小人,不认伪君子。21世纪的伪君子又经常是真小人造型的。

最后,何老师又说“有我此一信,必可助兄再多卖书一万”,我看第一版本的公开信,何老师是要“助兄多卖十万”,添修五凤楼的揶揄改成了修灶。

话说李泽厚这书,

李泽厚堪称大家,其人我没有什么心得,在喜欢和不喜欢之间,比诸何老师,还是喜欢的。他那本《浮生论学》确实是不怎么靠谱,我手里这本是第二次印刷,目录里有一封赵士林的公开信书里却没有,可能是仓促间被抽掉了,书内有照片若干,我当年买来也就是为了看看照片,泽厚李老的夫人和表姐长得都不错。何新说到的那些内容,也许都删了吧。要找出来还得细看,看两个人絮絮叨叨的说话,看了前面忘后面。里面大概拉拉杂杂谁都说到了。

我记得有几个地方挺有意思,一个是李泽厚认为中国就是应该中央集权,地方权力应该大一统,中国传统的外王中有的是资源可挖掘,新中国对西藏是仁至义尽(就是这个去年著名的词儿)。另一个是极不喜欢清代,认为不应该鼓吹康雍乾,晚明已经出现的进步端倪被入关的满人所扼杀,清代文化、政治没有建树,只是加深了桎梏——前一个不敢议论,这后一个,我觉得中国的命运未必如此乖戾,薄如(怎么第一默认是“爆乳”?多低俗的一个输入法)一张纸,好像当初努尔哈赤少十几副铠甲我们就能获得一个美好的今天似的。

  评论这张
 
阅读(314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