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译家  

2009-03-30 10:12:30|  分类: 言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著名的博客和菜头在一周前的日志《跑就跑呗》里和一位访客起了骂战,按说这种不见面的安全争执是没有结果的,不过和菜头恐怕是有点儿“依依惜败”。话头是对待译本的态度,和的原文说:“很多年里,我根本不看编剧是谁,《老友记》我很喜欢,但是我到现在就不知道编剧的名字。翻译也是同样,对于翻译是谁并不看重。”访客的回复说:“不同译本风格的偏差,可能会造成读者理解的差异。”然而实际上的意旨并且引起和菜头肝火的应该是这两句蔫损的话:“就像你不喜欢张爱玲而推崇金庸古龙一样,你对通俗的语言风格更容易接受而另一些人喜欢精致唯美的语言”和“如果想要立意以文字为生,就该扎实的巩固学问,而不总是轻率的说三道四。成为一个知名博客,和成为一个真正作家的距离,还很遥远。”

别人吵架暂且不提,先说下:

无论懂不懂原文,译本肯定是很重要的。不看重翻译是谁就像吃一道当地名菜却不看重在哪家饭馆吃。只要是一种语言,哪怕是只有一千个词的部族语,也足够产生好诗了。通再多国的话,也不可能像没修巴别塔或者北京奥运会那样天下赞成一个中国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不输出革命和贫困的朋友皆胶漆。据说,普通人懂得语言太多反倒很难精通其中一门,比如卢森堡出好文学更难。

说起金庸,不知道当年读者对林琴南的翻译是不是也热衷到了这个程度。(金庸到现在成了顶尖中文学府里的研究课题,独具慧眼的孔庆东老师好像还在百家讲坛发布过最新成果——我总觉得夸张,金庸结构情节、组织材料的本领超一流,但是如果他的语言可以作为一门学术在北大被研究,那我觉得《故事会》和《知音》也可研究,众家文体平等,流行就有道理。)林琴南已经少有人提了,他的翻译见解也绝版了,比如,中国文章彼时已经衰微,义理不如在外国话本里夹带;在技巧上,林不懂外文,所以译本不重“忠实”而贪图流畅,诸如“what I say”、“you know”之类割开句式的短语,绝不像后世译家那样去伤脑筋一一对应,而是统统删去。余光中整理一部二十年前的译作时,用了和原译差不多长的时间,修改了上万处,旁人见了开玩笑说“你年轻的时候英文这样差么?”,余回答道,“年轻的时候英文不差,中文差。”
上面这一类译家,都立志要把活生生的外文活生生或者起码带着活气翻过来,而是不是在尸首上粉饰或者干脆肢解了过关再缝接回去,但要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原文配合,可以译。萧乾伉俪译《尤利西斯》是一场爬山一样的胜利,未必一定是文学的胜利,好在《芬尼根守夜》应该还躺在那里,后代还可以接着爬。这种有才能、有志气、有闲功夫的译者要看机缘,不能强求,我不知道中国是不是世界上外文小说翻译量最大的国家,但是恐怕不靠谱翻译量是最大的。不用说文字,就是标题翻译,好多译者都不愿意动脑筋和胆略。我书架上有本克尔凯郭尔的闲书,放了快20年也没敢细看,因为标题就怎么琢磨都别扭:《曾经男人的三少女》,这个“曾经”何解,是“曾经沧海”还是“我也曾约法定过三章”?我怀疑译者也有点儿昏昏。这种二手迷糊就不如来自于母语的迷糊,比如无名氏的书名,好歹还有些音韵和色彩美。还有一种情况是没有办法,马尔克斯最好的一篇小说叫《没人给他写信的上校》——这个标题一看就是对应原标题,是语言之间的天堑,不变动结构任谁都没办法,《没人给上校写信》和《上校没有信》都不对,勉强说成《没有信的少校》也一样不顺。有一套我印象很差的丛书叫“大师印象”的,胆子虽然不小,但是本事不大,把这篇译成《没人为之写信的上校》,不如不改,还把《爱之后必然死亡》译成《超越爱情的永恒之死》,加西亚变成了春树,撑的。

中国白话小说的读者和作家,敢说不是喝狼奶长大的不多。所以二十年前和中文习惯有距离的先锋派作家反倒最容易获得拥趸,格非具有经典相儿的短篇《青黄》,被苏童称赞为“在火柴盒里装二分钱去买一盒火柴”一样充满结构智慧。“九姓渔父作为一支漂泊在苏子河上的妓女船队早在四十年前就已经消亡了。民间有关它的传说却经久不息”这种句法在现在看来有点儿徐静蕾式的做作,有明显的中文体、译本体以及文学渊源上的混血特征。很多中国作者并不以此为耻感,我也觉得并不算耻感,因为中国的作者总要手握柴刀站在一片莽原前,他们不信任上一代前辈按照政治任务留下的范本,他们被与上千年伟大的母语传统割裂,他们通晓一点儿外文,但是不能像五四一代娴熟如另一种官话。所以,中国作者和读者都应该分外地尊敬译家,译家水准的高低只能影响尊敬的多寡而绝不该被低看,翻译一本好小说的功绩怎么可能比写一本滥小说低呢?他们的名字值得被记住。

  评论这张
 
阅读(114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