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刍狗们的壮行  

2009-04-07 11:43:12|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王于兴师

修我戈矛

与子同仇”

那个老汉讲战争,说,忽然一日接到命令,上面传令到团里,团里传到营里,营里传到连里,连里传到排里,就打行李、就收拾枪械,就排着队无声无息踏着晨星往车站方向跑,一路上黑洞洞的无数喘息;说,只有一扇天窗的闷罐里,上头说保密呢,没有歌声和鼾声,只有嚼干粮的咔嚓咔嚓声,几天几夜,门开了,到了个白茫茫冻得要死的地方;说,无边无岸的军队集结在广场上,听大官儿训话,旋即翻过山去,那头人手里的机枪喷着几倍的烈焰,头上的飞机一串串的下炸弹,刚才彼此面面相觑的人霎那间化做断肢和血柱,就什么都忘了……

凶残冷漠的吴起,为两世父子吸吮过创口上的脓,两父子就要为他亡命疆场,他的伎俩早被寡妇所看破,史上的爱兵如子,都不过如此,就像豢养圈里的猪,爱护未陈之刍狗。去征服劫掠,再把这些猪狗们拉出来誓师、动之以情,喝个烂醉,明天就兵戎相见,死不旋踵,战胜者踏着白骨登上高台受禅,战败者也未必一定身败名裂,反倒经常能因为彼此心照不宣而苟全性命。历史就像京戏台上的将相,身后跟着几个面无表情的旗牌,都是他们在演,刍狗在看,在厮杀。壮行、演说、阅兵依仗,这场好热闹我既无权支持也无力反对,更没有脸皮叫好和参与,也许有人有兴致指点整齐划一的队伍里的某个黑点说“那就是我”吧。

杀人和被杀,是天下最极端的事,最需要充分的理由,凄惨荒唐莫过于被人几句大话诳哄就送了命甚至杀了人,还不如打家劫舍的强盗,好歹每个人都能分上一份。

《拯救大兵瑞恩》是部主旋律电影,当瑞恩家的四兄弟在战场上连续死掉了三个,美国将领觉得该找到最后一个送回后方去,于是他派出一伙兄弟和儿子去挽救这个存活的兄弟和儿子。这片子里的每个人都勇敢执着,然而美国式的主旋律解释不了这滑稽的一幕,他们只能偷换概念,讲这些人在杀戮中没有放弃人性和做人的勇敢,但是,滑稽就是滑稽。二战是历史上少数具有善恶的战争,善或者说防守的一方,因为能够激发个人的愤慨和团结,更具有胜利的把握,然而个人的生命在千万人的疯狂面前,依旧无法融合,只能被吞没。在《第22条军规》里,尤索林第一个认清了再飞到天上去就完全是为了他们大队的那个混蛋指挥官而送命。他计划划救生艇跑到海滩上密布着赤裸高个儿女人的中立国家去,想尽办法染上点儿肝炎之类的病,不仅可以呆在医院而且能够无限制地获得水果。海勒得以站出来指摘这场正义战争的荒谬,让人羡慕彼岸作家的这一点儿自由,逃兵成为英雄,这个逃兵要逃离的是人群和人群制造出来的各种争端——然而海勒不知道为什么又写了败作《落幕时刻》。

我有一个梦想,有一天,所有的人都放下武器,回到家园,只剩下那些呆在掩体和总统府的战争贩子和总设计师,留下他们拿起枪械去像歹徒一样斗殴。

荆轲一行带长剑一去不返,太子丹想必和着歌声匍匐在地,送这几个为了自己送命的人,这些刍狗,上路。后世读之,不少人说:“多么虚伪愚蠢的一幕”。《刺客列传》具有伟大的审美力量,壮士们为了贵人的知遇就献上性命,去杀与己无干的人,这点儿知遇和史家的吟咏,似乎是比沙场上的枯骨强一些了。

行刺的壮士信奉原始的“义”,当他们知书明理成为君子,这“义”就再次演进,成为士的品流。这“义”到后来和日本武士道的“侍”近似(也有血缘上的遗传关系),当贵族认识到武士的实用价值,很容易就可以把“义”中的原始自由剥去,换成忠诚坚贞的“侍”,并为这个阶层所标榜。日本的武士阶层隶属于大名,平日享受供养和尊贵,战时就有送死的义务,接受和执行自己的身份是信义的核心,一个誓死效忠于邪恶君主的武士往往会离奇地得到敬仰,比如隆美尔,这是人类价值观中的势利。然而日本人死板,同样卖命的的忍者只能作为拥有技艺的匠人。中国的君主们在乱世常不拘一格,死士中技艺出众者就可延为座上宾,将兵十万,待到兔死鸟尽后再慢慢消化。这些死士趾高气扬,弹剑而歌,未必不知道自己还是一条刍狗。

将武士归于侠客,是一个错误。

黑泽明的《七武士》、《用心棒》里,讲得不是标准的武士,而是真正的侠。椿三十郎按照自己的信仰行事,不为其他所动,几位温婉的武士不接受贵族的悬赏而选择了保护了村民,都是侠客的作风。真正的侠不是胤禛或者包龙图身边的便衣马弁。

梁山英雄需要两种精神:活在当下,快意恩仇第一。不向后儿女情长也不向前计算利害,而是劈面打向此时此刻;来去自如随心所欲第二——有这两个共通点,鲁智深和石秀如此品格相差巨大的人才成为同类。然而他们最后聚集在同一条刍狗(宋江)的领导下,被义气束缚,则终归要多数变成刍狗。人生走向悲剧原本无妨,但是是自由地走向悲剧还是被聚集起来拐骗走向悲剧,终归是不一样的。中国的独行侠故事,或者来无影去无踪,或者被绑赴市曹,于刀斧起落间收获几阵零零落落的闲人喝彩和掌声。

在平日,这里是我的家园,我耕种土地,土地生出粮食,粮食养育我和家人,寇仇入侵之际我去作战保卫自己的家园,路遇之人彼此理想一致,我便不是刍狗;在平日,这里是他们的庄园,我只被分配一份口粮,不知道和谁搏命,尽管他们说这是我的家园,但是我心里有数,我便是刍狗。那些人由我所选择,我也可以选择不要他们,那些我选择的人发布命令我尚且不算是刍狗;那些人我只能拥护不许质疑,日常要我的汗水和泪水,战时又要我的血肉和儿子,然后又将我遗弃,我则至多只是刍狗。

 

【后记】虽然没看过《我的团长我的团》,但是也算是篇观后感。这是个保暖思英雄要航母的时代,要是我这种人,只能拍部淫邪的《我的团长我的团长太太》。

 

 

  评论这张
 
阅读(116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