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向隅,再向隅  

2009-05-14 08:24:31|  分类: 姑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苑》引《礼记》“上牲损,则用下牲;下牲损,则祭不备物”,说这是“以其舛之为不乐也”,又说,“故圣人之于天下也,譬犹一堂之上也,今有满堂饮酒者,有一人独索然向隅而泣,则一堂之人皆不乐矣;圣人之于天下也,譬犹一堂之上也,有一人不得其所,则孝子不敢以其物荐进。”作为一种难以求索的理想,这种抱负也是崇高的。然而,今之“向隅”之举则是一种不和谐因素,是不识抬举,满堂都欢了,你他妈敢向隅?于是开导教育之,批判威胁之,孩子死了可以再生,房子倒了可以再盖,哪里有那么多的为什么,非得要你含着泪给大爷乐一个,才叫一堂和气。

我偏激狭隘的性格养成于幼年。在家里、学校,我一直是迟钝不敏的孩子,时常受到同学和兄弟的耍弄或者被拿去做某种参照,形成的印象就是“世界是他们的,也是他们的,但是归根到底是他们的”,这种病态只有在精神自虐和自我边缘化中才能获得安定感。其间有几年,几任班主任为了巴结我母亲,故意要给我并不该有的待遇,反倒让我更加觉得恶心,坚信这个世界全无原则和正义。我上的是所谓重点学校,同学多数非富及贵,大概是从高中的时候开始,我幻想许多人要谋害我,因为他们损害着一切人,也不可能放过我。因此我一直是个郁郁寡欢的怪人,没有成为马加爵和杨佳是因为自傲虽然谋生的本领差也不致于堕落到和他们互相戕害的程度。其实,按照正常标准,我始终是幸运的,这些心理像贾宝玉的哀愁一样廉价,度过了青春期之后,我开始明白并不是有人要有针对性地害我,那些人只是压根没有关心过我的存在,他们不是害我只是拿他们想拿的东西,有时候那东西凑巧在我手上,小到上大学资格大到肾,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继续做个妄想狂了。但是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已经固定了下来:“世界归根到底是一伙孙子们的。”

我的闷闷不乐是影响他人情绪的。比如一道糖醋活鱼,尽管被吃了但是应该摇头摆尾,而且是糖醋的,这才是一条有大局观念的鲤鱼。如果这条鱼没有大局观念,食客就会举着筷子申斥它和厨子合谋败坏了大家的情绪。尽管不学无术,我还得冒昧地提醒爱引用成语的外交发言人:“昧昧我思之,哥哥你错了”。向隅,也还是个人,非但有向隅的权力,而且他要的是公理和说法,要的是你也是人、我也是人那么作为人该有的东西,不是要谁想给就给不想给就不给的恩赐。那些人喜欢说的一句安慰的话是:“我的心和你是在一起的”,比如心连心艺术团里的艺术家,按照各自的身价在北川的舞台上挤眉弄眼地唱几首破歌,都会说这句话。拥有不同的体验和经历、过着完全迥异的日子的两群人,在天灾人祸里神秘的失去了家园和孩子,在领导和导演的卧榻之间悄然搭起登天之梯,心真的可能在一起么?在一起你妈逼。

  评论这张
 
阅读(95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