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被抛下的人  

2009-05-04 14:12:45|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附近几个大院还管理发叫“剃头”的人,都去辛姨的偏厦子。

辛姨的理发店里里外外就她一个人儿,没有任何标志,有病或者有事儿,在纸壳子上写两个字“歇业”挂在窗户里。店里有半面大镜子,一条长凳,一只升降大转椅。这只豪华的大椅子是当年国营理发店倒闭的时候分给她的,她从学徒到当理发员带徒弟,干了小三十年,得到了这只蒙着猪皮的椅子。辛姨的手艺没得说,会给小孩儿刮胎毛,剃老头推秃子不在话下,快刀热水,一秃噜一个。统统都是两块钱。街上猪肉十五一斤了,电费也涨了,辛姨想收两块五,但是那些老头子掏出来的还是两张皱皱巴巴、淡绿色的一块钱,他们不接受现实。她没办法,只好晚关门一个小时。

辛姨和街面上的发廊完全没有竞争关系,那几家发廊装修得大红大紫,霓虹灯牌匾都比她费电,烫一个头要几十甚至上百。那几家发廊的房东都是一个人,郭老太太。郭老太太其实和辛姨岁数相仿,只是辛姨没资格称老太太。郭老太太十七岁那年她姨死了,她妈和家里的舅舅们难为情地说说你姨夫可是好人啊,专给首长看病,趁好几间铺面的房子,和这门亲戚断了可惜,再说你姨留下俩孩子可怜,是吧?郭老太太就嫁给了她姨夫,给她姨的孩子们当表姐兼后妈。她姨夫死得早,俩孩子成年之后除了分钱再不来往。做为一个条件,她没有自己的儿女,几个门市房足够她养老了。她是全院最有钱的人。

去年几家发廊中间又挤进来一家美容院,美容院雇了四个小姑娘,胖墩墩的,没生意了就坐在门口叽叽喳喳,上午十点钟还要和着音乐做一段广播体操。这四个小姑娘家都在外县,晚上就住在美容院里。

腊月里,有一个男人摸进美容院,用刀子捅死了四个小姑娘,抢走了几部手机和二百多块钱,四个小姑娘死前既没有挣扎也没有喊叫。案子破得很快。几天以后,郭老太太晚上睡觉没关好煤气阀门,被熏死了。

三十了,辛姨还得营业半天,因为有几个老头特别关照说要来剃头刮脸。他们都沉默着,不愿意提及不吉利的事情。

 

(二)

哈尔滨是座音乐城。音乐城里的新人结婚或者肉铺开业那天,爱雇一支小乐队来宣传,乐队要带一男一女的歌手,在门前连说带唱。乐队的架构经历了几个阶段,起初是铜管乐,一只圆号,一只萨克斯和一只手风琴,顶多再有一架只有军鼓、踩钗、低音鼓的架子鼓,唱的都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莎》;后来发展出电子琴、电贝司,唱宋祖英,唱汤灿,女歌手唱到高亢喜庆的副歌部分,“嘿呦嘿呦”的歌声把远近的狗也都招来了;现在流行完整的电子乐队,吉他、贝司、合成器,鼓换成小扬琴似的电子鼓,甚至于几个穿着皮短裙的女孩儿在钢管子搭的台子上拧着身子拉电小提琴,出堂会的乐手都是些半大孩子,无论男女都是披肩发,身价和装修工人差不多。

老穆觉得难过。他的家具是一只模样古怪的木头音箱,底下拧着四个轱辘,一头连着一只话筒,一头是一个破单卡录音机,是他自己作的,二十年前,他曾经为这套设备感到自豪,现在大概只有要饭的还用这类玩意儿。老穆那时候一个人儿能应付小半天的活儿,他脸皮厚,爱白话,能挤眉弄眼地和着录音带里的伴奏,把店里的东西和折扣揉到歌里,还能说几个半荤不素的小段子,然而这一切现在都是二人转的演员们的专长,再加上他的嗓子已经沙哑,喝酒喝得有点儿糊涂,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活儿干了。

这家熟食店儿开在一条背街里,和他差不多落魄。老穆不要十斤红肠,宁肯要一百块钱。“五一”早上八点,他那只吱吱咯咯的音箱又在这几条街上响起来了。

“就是这么便宜,就是这么优惠,就是这么献爱心,全市最低的价格,红肠十三块五一斤,干肠二十七一斤,便宜就是优惠,优惠就是爱心。”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这家店的熟食很可能是全市最难吃的了,他觉得眼下唯一能够告慰良心和尊严的办法就是表现得心不在焉。

“就是这么便宜,就是这么优惠……”他放弃了那个几个老掉牙的段子,在一个钟头反复重复着那几句狗屁不通的话。

有几个人进店了,又空着手走来。老板踱出来横了他一眼。

老穆也觉着尴尬,人家也不是不给钱,该唱首歌了,他拧开大罐头瓶子喝了口水,按下了录音机,喇叭里传来的是一段朝鲜音乐前奏,因为搭错了混响,显得特别空旷,这是他和说相声的学来的《祝酒歌》:“各位朋友,我衷心地祝愿你,合家欢乐,万事如意……”他的嗓子是真完了,还有点儿跟不上拍子,他突然发现这首破歌让附近寥寥无几的听众们替他感到害臊,行人都在加速离开这间门脸。在侧面瞪着他的老板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然而他只有继续唱下去:

“万事如意,万事如意……”

 

  评论这张
 
阅读(107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