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生笔记 42  

2009-06-01 22:14:16|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小团圆

一读旧版张爱玲文集的前言不服气:“这个人讽刺张爱玲说她先跟了一个汉奸,又跟了个德国共产党,是荒唐糊涂,他不知道一个女人爱上谁是不看对方的政治信仰的么?”

我觉得女人冲动有很多种,旅游或者上淘宝爱乱买东西是一回事,爱上胡兰成是另一回事。

德国的共党和苏联的共党,美国的左派和中国的左派也根本不是一个意思。

然而,我认为一说得没什么错。我要是个女人肯定也这么想:光讲政治和气节,两情相悦不得厮守,还要这劳什子政治干嘛?全世界都是这样的女士焉知不比都是那样的志士美好?《秧歌》里面俏皮新人去领结婚证的标准答案是:“(我愿意娶她是)因为她能劳动”,还不知道是谁讽刺谁呢。

我不是张爱玲迷,有很多旧书还来不及看,所以就不着急看《小团圆》,看了更着急。

胡说二周

说到胡兰成,他也比较过周氏兄弟:“周作人于魯迅乃是一个人的两面……周作人是寻味人间,而魯迅則是生活于人间,有着更大的人生爱。”

朱学勤写过,“我时常想起鲁迅,想起胡适,想起钱穆,不太想得起梁实秋,林语堂,周作人。”朱学勤是用笔精巧的人,“不太想得起”的意思不是瞧不起,而且这个排法可能有梁不如林,林又不如周的意思——我这么猜是因为我就这么认为:梁的很多东西写得轻如鸿毛,林语堂当年的架势是要彪炳个百八十年的,然而他没有,能把光一直照过来,尽管自己处于阴影中的,是周作人。

金克木年轻时候觉得,废名有什么不好懂,真正不好懂的是周作人。我理解他的意思是《莫须有》是道迷魂阵,知道命门所在就不难懂,周作人是真正的无物之阵,各种读者都有收获,然而很难和作者等量齐观,始终在庐山之中,这种文本就是可以传世的经典。

胡兰成说,他们俩是一个人的两面,一个情种一定得有双敏锐的眼睛和两只坚定的魔爪,他都有。

至于胡本人,自然在二周之下,也没准儿在林语堂之下呢。

我记得

据一位北京某高校的学生说,他们开了个会,传达了一个精神,要求某一天都穿得鲜艳一点儿,不得白衣胜雪来去如风。他们那时候应该还不会说话呢。那时候我会说话,字儿也认得差不多了,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尽管做出了种种努力,我不仅没有忘记,而且记得越来越清楚。记忆自然是一种力量,就像真相也是一种力量。谁都不能盲目信赖自己的强大,终归有一天都要被挂起来戏弄,唯一能获得历史尊严的途径是:在当下有尊严。

那些大手

我承认,我喜欢的那拨卖弄技术的单飞吉他手的价值未必超过石玫瑰的J Squire,他们的音色不如The Edge有影响,对于金属听众来说,贡献也不能和范海伦里的艾迪比。然而,艺压当行人,我崇拜技艺高超。

很多年前,追求技术的落后吉他青年曾经认真地讨论过这个问题:老乔的东西难翻还是Vai的曲子难翻,理论上说会者不难,没有这种可比性。但是我坚持认为老乔比Vai的难度要小一些,特别是对技术并不是真正游刃有余的人来说。老乔的东西,比较一下,有点儿像洪七公,内力精纯加上感觉把握好,招式上相对马虎一点儿,特别是还有《always with me, always with you》这种比较甘美的曲子。Vai估计和黄药师差不多,对技术的要求苛刻,就算板眼都对,一个细节处理差一点儿就不是那个意思。当年,我在一把22品的琴上有点儿磕巴地弹了一遍《上帝的爱》,琶音按照日本人的方式处理成了滑弦,老曹想了半天说不错,你是第一个敢照量这曲子的。现在好多人都能弹它了,掰开了揉碎了其实技术上难度相对不大。那时候我说我弹完了三本《小林克己》,刘学林说哈尔滨没有人弹完了《小林克己》。慢慢就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了。

Vai作为一个没有真正的乐队作品的乐手,在很多人眼里看来有点儿“囧”。即使是严肃的吉他手,也对他的贡献不乏微词,我则觉得他给我打开了一扇大门,把我引上了一条歧途。现在,我还是总忍不住想去买一把九十年代的JEM系,尽管那琴根本不是给我这种亚洲小手用的。

不太好测量一首乐曲的原始弹奏者和模仿者之间的技术差距,因为那可能是原创者的下限而是模仿者的上限,比如Vai可以非常随意的演奏他的曲子,他有个习惯就是用超过正常速度近一倍的速度弹一首曲子,所以,和不那么完美的模仿者的差距就更不好说了。他谦虚的认为,他的曲子并不难,只要技术全面一些,都可以演奏,这个意思听上去和“死去吧”差不多。我状态最好的时候好像也弹不下来完整的《温柔降伏》,处理不了双手点弦、复杂的摇把变化,哇音踏板也很差。过去的自我感觉还好一些,因为大家都不行。这二年看到我不行然而确实有人行,特别是一拨巴西的小伙子,不仅能完美翻版,而且各有绝世武功,有点儿像唐人小说里的成群结伙的世外高人,幸亏放弃得早。然而天下这么多高手,也只有一个Vai而已。不过话又说回来,如今吹得如何的陈磊,倒也没看出来有什么了不起。

  评论这张
 
阅读(135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