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生笔记 44  

2009-07-11 10:15:29|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乎哉

2009618,《焦点访谈》的任务是证明整顿Google的正确性和必要性。在电视屏幕上,中南财经政法大学2006级学生高也说:“我觉得这个黄色啊什么淫秽信息在网上那个毒害特别大,特别是经过一些像Google这样的链接,那种毒害特别大。就是我一个同学,他以前,就比较好奇这些东西,他就去点击黄色网站,搞得那段时间心神不宁。后来国家打击淫秽黄色网站,他就没上,那段时间好了。结果后来他又发现,通过Google这些用户比较多的搜索引擎可以打开这些网址。然后又进入了这些黄色网站,链接特别多,导致又反复了。”当然了,都在中国上过网,我也就不叽歪成年人有点击黄色网站的权利,不抬杠那些网站不是Google制作的,他们只是做了一家搜索引擎该做的事情,当初他们创业的时候也没料想世界上还有这样讲道理的国家。高也和上头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凡事儿就怕联系,再比方说养孩子吧。孩子到了挺大之后开始笃信美国式的个人发展自由,向你宣讲现代社会的老年人是不麻烦自己子女赡养的,这对于现代社会来说有合理成分;然而这个孩子前几年买房子要你掏钱,娶媳妇要你操办,找工作要你替他行贿,生个孩子又要你无偿替他带,现在你刚开始有老年病,突然他就被一道德先生的闪电击中了,住在你给他买的房子里发愿要做清醒的文明人不做愚孝的牺牲品,你难免有点儿邪火儿:你小子不能什么便宜都占,早二年啃我的时候你怎么不提自由的事儿呢?——但是话说回来,自己生养的,咎由自取。新加坡的法律苛刻,据说有些人在那里生活思想上有压力,但是又为了其国家的高福利高秩序舍不得变革宁肯牺牲一部分自由。再比如说有那么一个国家,什么都要管你的,看你什么好拿什么,甚至怎么说话,怎么想问题,怎么上网,这些起码的自由说管起来就管起来,对你的权力无限。但是一点儿义务也不尽,一点儿法律也不讲,生老病死全要你自理,长得像包子就摆脱不了领导惦记,这种玩意儿真是比上述倒霉孩子还不如。

网上有人爆料,说央视不地道,高也是在《焦点访谈》实习的,并不是过路群众。这么说不对,就好像央视怎么地道过似的。而且,在《焦点访谈》里实习的也是人啊。

饭否

     山中方七日,再回来饭否就关了。当然了,都在中国上过网,估计饭否用户也是让谁“心神不宁”了,这事儿闹的,电视上那么多让我心神不宁的都没事儿,让我心神很宁的都被封杀了,我很嫉妒高也,人家年纪轻轻,心神怎么就已经那么会宁了呢。

刚想写一条饭否,就想起来不方便了:

【韩三平】每次在影院看国产电影,在字幕的时候都要由衷地赞叹:“这个韩三平是干G8啥的?”同行的要求我文明点儿,我就改口说,“这个G8是干G8啥的?

【民族问题】我的一个女同事,三十来岁既不谈恋爱也不结婚,工作的主要内容是闹小病和生另外几个人的闷气,昨天有人在办公室谈起民族问题,她突然在旁边恶狠狠地冒出一句“那些XX族人就应该统统杀光”。我当时感到目瞪口呆,一个连小单位财务的位置都觊觎而不可得的人,怎么突然说出这么有勇有谋的畜生话来了?

三国上周报道

我总结自己的一个优点是:努力不拖稿。十几天前临行,想起来还欠《三国周报》一个版面,这一周到捉放曹了,赶紧噼里啪啦地交卷,编辑也有点儿红眼了,不问质量就端走了,昨天去看,几个地方被删改了。今天听说,“温酒斩华雄”已经被预定了,甭问,“三英战吕布”也没我什么事儿,我也就是落点儿法制和娱乐小花边:

《法制专栏》之一

防卫过当还是故意杀人?曹操引发了举国辩论

    本报讯 曹操究竟是忠君爱国的股肱之臣还是奸佞阴鸷的纨绔子弟?由于近日他在成皋地区制造的特大刑事案件,品藻界形成了两派不同的意见。学界大师许劭认为,曹的过失主要在于同案犯陈宫所披露的“负我论”。迫于舆论压力,在本月发布的许氏人物榜上,曹操的排名出现了大幅下滑,社会各界普遍调低了对曹操的预期。

    在刑律层面,该案也引起了诸多争议。部分“拥曹派”坚持认为,曹操案发时主观出于自卫考虑,杀吕伯奢也是出于无奈,鉴于曹操肩负重大历史使命,本案中的定性应当属于防卫过当或者操作失误,建议比照当年某贵妇驾车撞死卖葱贱民一名撞伤围观闲汉十二名一案,给予其批评教育,以观后效。于此针锋相对的观点认为,曹操、陈宫案件确系故意杀人无疑,从犯罪主观方面来说,仅仅具备一定的过失因素,但是连伤数命,情节特别严重,不应予以从轻和减轻考虑。

    洛阳法学界权威李儒认为,关于曹操“防卫过当”的言论充分暴露出我朝少数知识分子思想混乱、自由散漫、法律意识淡薄的堪忧现状,下一步需要将这部分人集中起来进行普法和劳动改造。国家一类甲级督捕逃犯曹操穷凶极恶,丧心病狂,接连犯下谋刺朝廷重臣,危害公共安全和特大系列入室杀人抢劫等罪行,罪行极其严重,影响特别恶劣,社会危害极大,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杀了还有点儿不解恨。他号召全国各地郡县群众行动起来,打一场抓捕歹徒曹操的战争(原来此处做“大打一场抓捕曹操的人民战争”)。

 

之二

帮厨家属提起国家诉讼:“杀错人不是走弯路”

    本报讯 备受关注的“成皋灭门案”有了新进展。日前,苦主之一的家属向当地司法机关呈递了国家诉讼申请,要求有关部门依法严惩犯罪嫌疑人曹操、陈宫,同时附带民事诉讼,要求罚没前太尉曹嵩家产捐献相府基础建设。

    就为什么采取国家诉讼这种方式,本报采访了死者宋石(原来此处做“死者杨奎”,不知道谁改的宋石,也不知道宋石家属同意没有,反正也晚了)的兄弟。他要求记者如实记录他如下的话:

    “我哥冤死了,他不是老吕家的人,他是听说能喝碗肉汤跑去帮厨的。现在到处都议论曹操是个英雄,陈宫是个义士,杀人是误会情有可原。他妈的,大人物就能随便杀人了么?为什么报上到处都是他们的事儿,我哥白白死了却连个名姓都没有?(他特地要求记者在报道中一定要提及宋石的名字。)

    “这本是我们一家的冤仇,我不知道什么国家诉讼不诉讼的,我带着状子到乡里、郡上去告,当官的都是念书人,和我说什么(原来此处有:冤死鬼的血和烈士的血一样不白流,)现在告曹操就是和董卓一伙,就是愚昧无知,就是不懂大义。我去他的大义(原来此处做:我操大义)。后来有一帮人来找我,说只要带上他们的状子到洛阳去告,一准儿能让那俩人给他们几个枉死的偿命。我不管这些人是谁,只要能让曹操偿命就行,他不是牛么?他曹操不是牛么?!(原来此处做:他不是牛逼么?)(此处删去若干字。)他们还给了我这个,我不认字,你看看写的啥?”说到这里,宋石家属向记者展示了一面锦旗,上面写着:“国之栋梁,民之祖宗——我们和丞相心连心。”

 

之三

法律小知识:国家诉讼

    新闻通稿 董丞相执掌朝政以来,海内日益升平,法律不断健全,在我朝各项事业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可喜形势下,为了进一步实现好维护好广大黎庶的权益,相府新近颁布了《大汉王朝官司诉讼律》(以下简称《诉律》),“国家诉讼”是其中引人关注的亮点之一。

    郎中令李儒大人主持了《诉律》的编篡工作,他介绍,“国家诉讼”系指当原告或被害人无法进行起诉时,由国家代替被害人诉讼和举证,并由国家代为处置原告相关权益的一种诉讼形式。通常,原告因无法起诉需要国家代为诉讼的情况主要有如下几类:(一)被告为地方豪强,日常对董丞相以及皇上不甚尊重;(二)被告家资巨万或有漂亮女儿、小老婆若干;(三)国家认为其他需要代替被害人进行诉讼的情况。

    既然原告无力履行诉讼程序,想必也没有能力管理所获得的赔偿金,而且在胜诉(国家诉讼是通往胜诉的唯一渠道)后一定会从内心深处感激相爷、感激皇上、感激国家,在广大群众强烈要求下,为了不让这些良民们憋坏了,国家在只收取少量管理费的情况下,即可代管其所获得的不动产、金银、物资、尖果儿*等财物。

    李儒透露,为了进一步消除冗员、精简机构,国家诉讼的原告代理人将由法官兼任,针对有人提出的这是司法部门“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指责,李儒表示希望大家都做个成熟的成年人(这句话没删,看来秦刚还要努力)。

注:“尖果”是春典,后来在北京的流氓和白领界流行起来了,“尖”是指真和好的东西,果指女性,三国时候可能叫“好妇”。

《国家诉讼》这一条是我喜欢的,那两条是盯着表硬凑的。我记得当年学诉讼法,老师的第一句话就是“在诉讼中,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都是在程序中失去的”,这句话让我记忆犹新,从此开始观察自己的权益都是怎么失去的。在社会生活中,公民的权益经常在实体中就失去了,所以程序就有点儿像是侮辱。能为中国古代法制社会建设贡献一点儿力量,我好歹不辜负曾经受过现在忘得差不多了的教育。

  评论这张
 
阅读(135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