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六朝文章晚唐诗  

2009-07-26 22:50:34|  分类: 言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Yaoooo的签名曾经长期是:“天道如何?吞恨者多”。《六朝文絜》以《芜城赋》为篇,《芜城》者,一说为凭吊刘诞,一说仅为登广陵故城有感,那个时候实在是有太多理由写下它。然后是《月赋》,《荡妇秋思》,《恨赋》、《别赋》,开列得凄清艳婉,奇怪的是,许梿选庾信的《春赋》、《对烛赋》,唯独不选大块文章《哀江南》。这类取舍印象使六朝拿在手上久了心生抑郁,那是一个怎么样的时代,人物和文章像病叶或者千疮百孔的石头。我觉得六朝文不能单独读,稍向前追溯一下益于贯通,至少应该看到建安,甚至再向前一直到贾长沙。

三曹之中,“吾从众”。然而我觉得文章还是曹丕的好,因为曹操的气势不可学,曹植的才情学不来。曹丕的技巧和控制力倒可以窥伺,他在《与吴质书》里说:“五月二十八日,丕白。季重无恙!途路虽局,官守有限,愿言之怀,良不可任。足下所治僻左,书问致简,益用增劳。每念昔日南皮之游,诚不可忘。既妙思六经,逍遥百氏,弹棋间设,终以博奕,高谈娱心,哀筝顺耳。弛骛北场,旅食南馆,浮甘瓜于清泉,沈朱李于寒水。白日既匿,继以朗月,同乘并载,以游后园。舆轮徐动,宾从无声,清风夜起,悲笳微吟,乐往哀来,怆然伤怀,余顾而言,斯乐难常,足下之徒,咸以为然。今果分别,各在一方。元瑜长逝,化为异物,每一念至,何时可言?方今蕤宾纪时,景风扇物,天意和暖,众果具繁。时驾而游,北遵河曲,从者鸣笳以启路,文学托乘于后车,节同时异,物是人非,我劳如何!今遣骑到邺,故使枉道相过。行矣自爱,丕白。尺牍之精妙,也不过如此了。

    选陈琳的诗文,总要把《檄豫州》放在最优先的位置,这是一篇政治任务,见不得多少陈琳的本心,而且收效之甚微有史为证,刘豫州对照字典组织完学习传达之后,第一反应恐怕是“文章漂亮有何用处”,心里已经开始考虑如何离开这是非之地了。

 

“一种风流吾最爱,南朝人物晚唐诗”,日本人正是喜欢陶醉于这种末世的清简和绝望感,而且将南朝人物和晚唐诗认作“一种”而不是“两段”。日本拜白居易为大宗师,中国也是人人都爱白乐天,唯独我不以为然,现成的还有韩愈乃至元稹,“未足当韩豪”。他爱的晚唐诗里,八成是是李长吉,是皮日休,是杜荀鹤。肯定还有贾岛。贾岛居然写得出“麈尾同离寺,蛩鸣暂别亲。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简直是给俳句垂范。闻一多曾意味深长地说,“每个动乱中灭毁的前夕都需要休息,也都要全部的接受贾岛”,他还皮笑肉不笑的说“在古老的禅房或一个小县的廨署里,贾岛、姚合领着一群年轻人作诗,为各人自己的出路,也为着癖好,做一种阴暗情调的五言律诗”,当时之人大概知道他在说谁。我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世道,但是我一直怀念贾岛那种病恹恹的死灰情致,比起盛世文坛群魔乱舞的俗艳,宁肯在贾岛里面休息。

  评论这张
 
阅读(144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