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菊花与索尼【外一则:有关老子】  

2009-08-10 22:01:38|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州出版社“日本文化丛书”选了三种,其一是那本《菊与刀》,其二是戴季陶先生的《日本论》,其三是小泉八云的《日本与日本人》,都是外来人所著。小泉八云的才情、散文极为可观,然而目力和识见无法和戴季陶相比,本尼迪克特更是如此,何况《菊与刀》并不是写给我们看的,是写给那些从面孔上无法区分中国人日本人的白人的。有人说《日本论》在八十年后仍然是中国人写成的一本重要的参考书,更有甚者,说:那是唯一的一本。

再读最后三章,深感一册薄薄的书,那种一句话就是一句话,说到极致、毫无歧义的灼见所拥有的力量。最后一节里,他开篇说:“一个小民族,要想进步发展,尚武当然是最必要的习性”,又说“尚武的习性、组织、制度,一定要靠平和互助的习性去调和它,帮助它,才有真实的用处。”嗜血的游牧,匈奴,女真,蒙古,在后方又有谦和好客的一面,史书里兜兜转转,没有戴季陶这一句话钉子一样把一个族群的两面串起来。

佛教,再向东融入儒家,对一个民族和文明的滋养有由盛而衰的趋势,不可妄言一定出自民族优劣,谁处在某一个阶段遇上谁,是没有办法的,几百年的先手,对于历史来说是只是一个回转。戴所言中国“法律的效力,不能保障人民的生活,政治的效力,不能强制人民的行动。再加上一个专制的愚民政策,于是中国民族的文化,……一天一天向野蛮方向退化。”寥寥数语,八十年,对于历史来说连一个回转都没有完成。

戴谈日本民族的礼教“和早已变成僵尸的礼教、惰力支配的中国社会绝然不同……还活泼泼地各自有它的效力”,我以为戴指出的仍然不是民族本质的优劣,礼仪在日本出现得晚,衰败得自然也晚,又由于他们既好美又物质贫瘠(当时),所以礼仪反倒维持得更旺盛。春秋之礼虽然崩坏,就所残存的也不可谓不活泼,孔子所倡导的繁缛礼节,也不可谓虚伪,是“发乎情”的。历史中关乎礼仪的一条线,正是逐渐退出真挚和合理性走向虚弱和面目可憎的一条线。任何一种文明,败坏是不是一个必然?作为一个对人类没什么信心的人,我认为确实如此。

戴在倒数第二章的收束段落说,“我论日本民族的特点,和寻他所能发展进步的原因,第一我确实相信日本人具有一种热烈的信仰力……使他们能够百折不回,第二是……好美,同样是民族最基本的力量”——这句话放在今天,有些莫名其妙的读者就会喊出“汉奸”,那么你要知道戴季陶为什么在那个日本觊觎中国的时候说这番话,他说——“这两个力量不消失,民族决不会衰亡,中国的青年们要猛醒啊!”五四以降,有关国民性中“做戏虚无党”的诊断成了共识,对此生的执着,对神佛的调戏,对信仰的嘲谑,都到了无以附加的程度。戴说“下水思命,上岸思财,这(样)一种(人人只为自己)打算的民族,何从产生奋斗的精神?!”戴处于危机存亡之秋,我则以为,这样一种为自己打算,正是无目的进化中的一种无可奈何的民族病,自己不为自己打算,等着皇帝为自己打算不成?倘若日本进入熟透了的封建时期,町人的道德盛行,无从建立法治与民权,民族性就不会朝这个方向败坏么?戴看出出路在于建设民生社会,这对有良知的政治家来说是不二选择。

信仰终究是一种应该珍视的力量。日本人的信仰,从我的印象来说,优点是追求极端的体验,技艺不达到预期的精熟,就不是极端;体验不达到生死的极致,就不是极端;所以他们的尚武好战,与信仰和信仰生出的极端同理,战争是最极端的碰撞和体验。他们这一信仰的缺陷,就是狭隘,精神资源和地理、物质资源的狭隘,希腊文明也追逐最极端、最决绝,但是希腊人坦坦荡荡,又优渥得如同众神的宠儿,这种高贵是日本人至今没有生出的。

在这种狭隘和对极端的热切中,又生出日本人的好美。日本人当初会把中国不甚珍视的文玩作为“家宝”无比珍爱,后来又是拍卖场上最豪阔的买家。戴说“最富的是优雅精致,最缺的是伟大崇高……没有平原广漠,万里无云,长江大河,一泻千里的气势,是他一般的缺点。”我们有移步换景的造园,他们是白沙枯松的庭院,然而谁“审美”谁才能获得,内心体验第一。倘若我们把珍宝都一把火烧掉,穿上军装、系上武装带,或者推平城墙和四合院,在长安街修两趟神头怪脸的破楼,又有什么脸面去嘲笑他们呢?戴说“不懂得好美的人,决不要求道德的进步。即使有一种要求,也是很空虚、很错误的。中国讲修身,把外的生活抛开,专讲性理。不单是物质文明不得进步,连精神的文化也一天一天倒退。”反过来说,好美不但是一种精神文明,也是一种物质文明。满足于劣质歌曲、俗艳文艺的人群,也无法生产真正精细自爱的产品。所谓粗制滥造,无处不“山寨”的精神,不仅是一种毫无信仰的短视自弃,更是对美的麻木和不自爱。

戴当初下过的论断,多数在今日仍旧作数,几十年不过是归鸿一瞥,何况民族性格中的弱点不但没有改正,反而因为被利用诱拐而有所放大,文化和传统资源则日益萎靡。戴季陶信佛,工书画,曾说过“自杀是最无自信力的行为”,然而一九四九年仍旧选择了自杀,据说他无法面对于海峡对岸偷生的命运。

 

【有关老子】

    翻完这薄薄几页,又想起个事儿:

秦晖说,要真正了解中国历史,儒家经典之外,有两本书一定要看,一本是《商君书》,一本是《韩非子》。他的意思很明白。

《老子》被几乎公认为是一本讲帝王法术的书,因为法家,又被进而公认是讲帝王行暴政提供理论基础的书。——对后半个论断,我一直不同意。一本老子,各取一瓢饮,韩非受启发那是韩非的事情。咸湿佬见了观音造像都起淫心,谁能管得住?

《老子》确实是法术,但并不必然推出法家之术。我觉得《老子》崇尚道,必然从根本上否定人类智慧,进而否定人类的行动和选择权力,为了否定人类行动,就限制人类欲望,为了限制人类欲望就推出那一套策略。但是《老子》未必愿意将奴役和“法统”作为手段,它只希望退回去之后就陷入停滞,这在它看来是最大的德行。韩非断章取义,嫁接进自己的谋略体系,这个责任不见得必须《老子》来负。《老子》对他最开始的启发,也许是对“情”的态度,抛弃“情”,一些问题就能看得更透彻一些,干得更顺溜一些。然而法家那种积极的“作为”于道是最为抵触的,不应认为是奉承了道家衣钵。对“天无情故而不老”的看法,我正好相反:天不老则不去体会人的机遇,体会不到自然无法生出感情,感情都是源自于机遇,无生无灭自然无情,漫说无生无灭,久不坐公交车都会对平民生出冷漠。我所能体会的乐趣,不是接近道,而是头脑尚归自己,没有上交街道办,道并未向我展示其伟岸,我只窥见了它的不仁,所以没打算信《老子》。

《老子》的见解,最为人诟病的就是“消极”。当我们艳羡的一种文明和文化走到极致的时候,它必然需要“消极”,因为人在彼时会变得盲目,自信地上生活已经再无可享用,欲念已经无可更放纵,而未知世界依旧是未知,所以《老子》又实在不是弱国和贫民所适宜的。

 

 又及,咱们一年花那么多钱送人出国考察,写来写去没把对方研究明白,净出些“中国没头脑不高兴”什么的,这国都出到狗肚子里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3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