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生笔记 49  

2009-08-23 21:31:35|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靠

我觉得,一群人的整体精神和道德状态,太低和太高了都不好——这个高低是相对于私利而言。当这群人处于较低的物质文明,全民的高尚道德状态大概总是通过宗教迷狂实现,到头来就是多数人丧失自主性,对内热衷宗派仇杀,对外大搞恐怖袭击。即使通过个别人或一代人的力量,能够维持住理智,其毒副作用也是早晚要体现的。

表面上看,似乎印度是一个特例,印度文明自打发源就有异于其他国度,宗教极端早熟,干脆拿被侵略当家常便饭。可如今的印度穷人和平民手中有选票,他们应该是靠着选票来实现城市里不折腾市政工程、维持普惠的医疗保障的,并不是仰仗那些比较狰狞的神袛。

一群善良的有神论者如果没有主见,出来做首领的肯定是不善良的唯物主义者。

真的赌徒,敢祸害惨淡的众生

在中国,最难了解的是当朝的历史。

伟人传记我读过不少,其中有几种据说在海外很有名气的,并不怎么了不起。可惜没有一部官修的“世家”来为史实做参照物。把诸家说法挑重点时段对比起来,大概能猜出谁肯定在撒谎,谁是以讹传讹,然而最关键的事实原委仍然梳理不出来。写历史,怕看明白人撒谎,或者糊涂人在明白人的指导下撒谎。

 

反正高考也取消了,我妈那年夏天就跑出去串联了,她什么派也不是,听说造反派所到之处能管饭,就弄了个袖标戴上,自称是造反派。在天津参观完红海洋之后,她因为一点儿差池而没有继续南下,挤上了一趟慢车去了北京。在北京,站台上有汽车接送,有人给发糖包和咸鸭蛋,给安排住处,说是第二天伟大领袖就要接见。次日,长安街上涕泗滂沱,一地胶鞋,领袖离她不到一丈远,看得真真儿的。

也可能是我见识少,古今中外的权谋,想象力达到这种地步,以乱打乱兼好整以暇,但愿是空前绝后。

万国来朝

最近都说:那部国庆献礼的大片儿上,有一伙入了外籍的明星。外籍人士演还珠格格可以,演开国大典不恰当,因为表现共和国(这是个错误的词,但是了解20年前纪录片儿的人可能对它有点儿亲切)成立过程的电影起码该由表面上对共和国还有信心的演员来演。我觉得应该将就一下,那样的演员毕竟是太少了,我就知道三两位而已,比如孙海英,他就爱憎分明:爱共和国,恨同性恋,然而城楼上的地方是很大的。

我小时候看电视,深恨外国人是稀缺资源,体育题材的电影里演到我国健将在国外夺冠,看台上欢呼的群众演员都是新疆人或者戴假发墨镜擦一脸粉的汉民,意淫痕迹未免过于明显。当年的春晚,随便从港台来个什么人就能唱三、四首歌,然而二十多年来却只用过两次狗熊。如今可以让外国人来演中国的元勋,未尝不是盛世景象。

我身边有好几家人都是这样:第一代是开国的高干,第二代没混到老子的高位,也多半在部队、地方放了实缺或者半官半商,到了第三代,女孩儿早早出国去嫁了个外国人或外籍人,男孩儿早早出国去化了个外籍人。我倒不怕他们走,就怕这帮孙子们总回来。元勋后代去促进世界资本交流,也未尝不是盛世景象。

去年奥运会开幕式,有位激动的老观众和我说:“这就是万国来朝啊。”他在几年前从工厂办的“买断”,刚刚接续上社保关系。我说,哦,原来这他妈就是万国来朝啊。

小笑话一枚

说到“买断”和社保,想起一个小笑话:有个人被官府判了二十大板,花了几两银子买动一个邻居替他受刑。邻居欣然前往,结果刚挨了三板子就打熬不住了,连忙从兜里把银子全掏出来给掌刑的,剩下的十几板轻轻带过。受完刑,他一瘸一拐地去感谢邻居:“多亏您的银子,否则就被打坏了。”

尖刻归尖刻,但是有时候又未尝不是这样。

黑帮

没有什么人值得信赖,人们就容易相信黑势力,视之为侠客,因为黑帮大多不吃窝边草,行走江湖讲诚信,具备许多官府所不具备的美德。等到发现黑帮也不过如此的时候,他们已经壮大起来了,面目也日益像官府。国家的雏形原本就是海盗建立的么。

澳门那位赌王,包括香港去年翘辫子的地王,大概都是这么回事儿吧,否则为什么澳门警方很多年来一起人命案都没有呢。拿到一块地是艰难的,我们本地当年有个靠拆迁起家的团伙头领,拿手绝技就是谁不搬走,他就当众剁自己的一根手指,香港地王想必是另有高招,否则早就像机器猫似的了。黑帮做大了之后,最容易得到的是官府的同情,因为有共同语言。肯尼迪之死的案子,人们一直相信是黑手党所为,其他组织没有这样的执行能力,就算是政府要做,也最好是假手黑手党,几十年来也不断有黑手党家族出来宣称为此事负责,其他家族的态度是:“就你们家族?一个开妓院的?吹牛逼吧。”老唐当初反对小唐继续当老大,他说我希望你做参议员科莱昂、大法官科莱昂,不是教父科莱昂。

一个完全没有黑帮的国家是什么样的?我总觉得:那可能不是个极端文明的国家,相反,是个极端可怕的国家。

领子

我一直好奇:为什么街上的年轻人喜欢把T恤衫的领子立起来,有些人连脖子都没有,立起领子之后活像伊丽莎白或者那种只有二月中旬才好卖的盒装巧克力球。还有,为什么街上的女人突然开始穿一种到膝盖附近的黑色连裤袜,饰有叫人想就地崩溃的网眼和蕾丝?……一定有一本延安版的《VOGUE》。

有一种说法是,那种立起领子的穿法来自电视剧《奋斗》。这些事物的流行,究竟是因为符合这些市民的审美原则,还是因为他们没有审美原则?市面上的流行,究竟根植于上述哪种群众基础?

饭否

(1)       【关军说】田径比赛开赛后,CCTV专项记者冬日娜每天都要戴着耳机在鸟巢待命,她要关注所有比赛者,当然,要有超过一半的精力留给刘翔。

(2)       [人民网标题]男性常吃“烤腰子”易引发不孕症——不吃也“孕”不了。

(3)       19855月,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批准第四套人民币100元正面用毛、周、刘、朱四人头像,1999年人民币改为全部使用毛像,可以代表思想形态的曲线,自此携带大笔现钞被称为“随身携带大量毛主席”。

(4)       帕拉尼克这个名字我总是感到陌生,实际上读过他的好几篇故事了,感觉总是不够分量,比如伍迪艾伦,故事足够精彩,拥有很好的技术,但是就是感觉不够分量,这也许是新千年故事家的特征。

(5)       一个醉倒的老姑娘的恐怖程度和一个抑郁的小丑差不多。

(6)       忍着看完了杨恒均老师和不锈钢老鼠的那段著名对话。以前一直看不下去,看完之后想纹身“中年以后戒猥琐”。算了,还是学鲁迅刻桌子上吧。

(7)       做了一件丢人的事儿:看了徐静蕾的博客。因为我喜欢的黄网站都给屏蔽了。

(8)       记:近来马斌的“艳照门”你听说了吗?赵忠祥:是我们央视的马斌吗?(听闻记者一一道来之后,赵忠祥瞪大了眼睛),这事多讨厌哪!(临走前补充问记者)比我还热闹吗?——没你热闹,一般人都没你热闹。

(9)       张岱未尝不能写出一本《石头记》,只写了《陶庵梦忆》,太懒了。

(10)   电影《纽扣人》据说被剪辑得非常混乱,完全和原作无关,我看也是,能拍出一些很不错的细节,不至于导演讲故事是这个水平吧,哪个孙子剪的?哪个孙子剪的?

(11)   【抵制】作个自由人:看到微服私访的领导人都不去围观,看到戴墨镜的明星都不去索要签名,看到咖啡馆里看书的女文青都不去搭讪(末一条酌情)。

(12)   苏东坡吃肉之后念佛,旁人说不可,他取水漱口,旁人说漱口也不可,苏东坡说唉,自然有人知道我。估计他是早把水吐了,要是含着,就喷那人一脸了。

(13)   看了几部电影,有一部《死亡天使》,讲一个女杀手因为脑部损伤,经常看到幻像,开始去杀原来的雇主们和黑帮,好像也是部漫画改编的。IMDB总体评分很低,有趣的是,青少年和女性对这片子的评分则很高。

(14)   尼古拉斯凯奇的《先知》,感觉不像部电影。不如《不死劫》。

(15)   【从一条泰国娱乐新闻的评论栏里看来的】春哥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16)   贫僧毕业于江苏省委党校表演系。

(17)   伟人就是能够激发民族或时代美德的人,独夫就是能够利用民族或时代缺陷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25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