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用心体会满文军  

2009-08-08 13:46:16|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中时候,教思想品德兼劳动技能的那位中年女老师讲,法律是统治阶级统治被统治阶级的工具。我刚一进大学,讲法理的那位中年女老师和前者是一个庙里抬出来的,“法律是统治阶级统治被统治阶级的工具”,当我听说这玩意儿在六七年后还是一个阶级统治另一个阶级的工具,就夹起武打书一声不吭地回宿舍去了。即使我们不为法律下一个定义,也应该能感到一个好的法律体系应该追求维系社会平衡,将人的社会行为引向平和善意,与当代文明所普遍确认的道德进行良好的互构,而不是利用人的弱点、建立人的隔阂、压抑人的发展。

上周,我听说歌手满文军向检察院提供了举证了其妻子的证言,当时惊异于满歌星的愚蠢和无知,比吸毒犯更坏的名声大概就是一个绝情寡恩的吸毒犯了。就法律而言满文军虽然有义务,但是他完全可以选择不合作、拒绝作证,还会坏到哪里去呢?和他相比,孙楠真是个好丈夫。假如说他是积极检举而不是被迫举证,也没什么,我不是他的歌迷,只能说还是公安机关会教育人。

一位编辑朋友询问有没有什么话题,我当时还不知道酒井法子丢了,其他时事不敢置喙,就问满文军行么,他说我们是严肃的栏目,我说那我以严肃的态度八卦。我常去的几个网站都关了,所以我知道尺度在哪儿。就是下文,谢绝转载。

 

【满文军,你拧巴的心有谁还能够体会?】

84日上午,嫌疑人李俐从检察官那里听到证人满文军的证言,证实她早在十几日前就组织了那场聚会,并且目睹了她与现场多人共同吸食K粉。从这起普通的刑事案件中我们知道,歌手满文军在通过媒体公开道歉后的两个月里,法律意识取得长足进步,从一个懵懂受蒙蔽的中年吸毒人员成长为主动揭发妻子、积极协助检察机关的守法公民。

    两千多年前,楚国的叶公向游历至此的孔子介绍当地法制建设成就:“我们这里有位道德模范,他的父亲偷羊,他向有司进行了举报。”孔子回答道:“我们那里对道德的理解略有不同,父亲包庇儿子,儿子包庇父亲,余以为这才是道德。”彼时,鲁国作为老牌礼仪之邦施法宽仁,被视为蛮夷的楚国在春秋迅速崛起,所行的是列国中最严苛的刑罚,在那里,顺手牵羊比吸白面严重得多,可能被判处极刑。孔子此论耳熟能详,被后学奉为天经地义,以后的两千年来,事情越变越迂阔可笑,直到弄出一堆二十四孝出来。时至今日,现代人对孔子此言有微词的居多,认为他是法盲,还不如一位肯悔过的流行歌手。朱熹说:“父子相隐,天理人情之至也,故不求为直而直在其中。”也就是说,亲亲相隐是一种人类情感的本能,遵循这一本能,即使技术上违反了法律的某种规定,也是道德的,而且是不求诸积极道德评价的极限道德。

    我以为,儒家思想可供继承的价值之一,就是为个人道德和社会规范划定了较为明确的界限,当双方出现“二律背反”的冲突,儒家思想可以在自己的体系中给出答案:遵守法律,维护稳定,是公众道德的下线,爱重至亲,是人类的情感本质,二者冲突,宁肯保护后者。这使儒家思想具备了哲学的实用性。孔子并非不尊重法律,他对执法从严的子产就相当尊敬,他不赞成的应该是后世法家所主张的完全废弃人类情感,以法律为刀俎,使国人沦为奴隶和螺丝钉的威权。

    无从知道满文军先生是在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下决定签署他的证词,作为一位依靠知名度获取收入的人士,他应该清楚这一行为对修复名誉很可能没有积极贡献。值得同情的是,就我国的现行法律来说,他确实难以消极对待来自公诉方的作证要求,他有很多法定义务,但是相关权利非常有限。

    很多现代国家的立法则有点儿暗合法盲孔子的理念,无论英美法系国家还是大陆法系国家,都广泛确立了“亲属拒绝作证权”。美国的证言特免权主要存在于夫妻之间,我猜测其思路大概是,作为一个以夫妻关系为主要家庭关系(核心家庭)的社会,相比案件审理甚至最终结果,维系夫妻在宣誓中所确认的信赖更为重要,对全社会而言也更加有利。更多国家的亲属拒绝作证权则更加宽泛,因为这些国家都广泛存在着通过亲子轴建立的大家庭。有时候,社会所追求的,不应该是不计代价的法律结果,而应该是各种值得尊重的价值和利益的均衡。比起具备智慧的先贤而言,我们的进展应该是不再“格物致知”,而是通过更加完备的法律建设来创造这种精致的均衡,这样才能使公民不总是陷入该举证自己的至亲还是该做个守法模范的痛苦中。

当然,比起夫妻的信赖、父子的忠诚而言还有更大的正义,不过吸食毒品这种丑陋的生活习惯还无法触及那种大义。这篇枯槁的文章以八卦始也该以八卦终,以“海派清口”声名鹊起的上海演员周立波,近日麻烦缠身,他的妻子张洁连续向公众出示了周重婚和吸毒的视频和证言,这两项指控都非同小可,不仅仅是面子问题。结过婚的都知道,夫妻恩爱起来可以达到“忘了娘”的沸点,反目起来就是最致命的仇敌,小到菜刀大到法律都是可选择的武器。在表示极大的兴趣的同时,我还希望我们的法律能够通过这些层出不穷的事例,开始考虑自己究竟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该保护和调整些什么。

 

就我所知,法律对证人作证的规定非常模糊。一部能够真正解决问题的法律是智慧的法律,一部不断制造痛苦的法律起码是愚蠢的法律。有位主张废除死刑的法国律师在为一个残杀幼童的死刑犯辩护时说:“让一位母亲的眼泪合并进另一位母亲的眼泪,这个判决的正义究竟在哪里?”他的话提示听众,法律所遵循的道德和智慧有些时候需要略微超出当前民众的智识,在多数人认为杀人者死的时候,它应该考虑正义究竟在哪里。如今,在多数人都清楚到处都是毛片的时候,一个年轻人因为用下载的毛片换了五十元钱而被判处三年徒刑,和飙车撞死一个人的代价一样。又及,有些老工人说起通钢的事勾起了自己的伤心事,有点儿解恨又有点儿伤感,说他们这么随便卖国企是违法,那可是全民所有制企业。我说您知道《物权法》么?依据我国法律规定,国企已经依法和您没什么关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8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