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站么?——没看就写的读后感  

2010-01-14 06:03:02|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听好几个人说的一件事是摩罗出版的新书《中国站起来》,有因为昔日知道摩罗而感到失望和不解的,有因为不认识摩罗而哂笑的。我听说这本书名的反应是:假如摩罗真写了一本可以给《中国不高兴》配下联的书,他也和制造《中国不高兴》的文化流氓不一样,即使他是孔庆东的朋友(反而说明他是个实实在在的糊涂人)

我对摩罗的好印象来自他写的两本杂文,朴实地以个人体验为经纬,充满了对“知识分子”精神世界的自省和对强权的憎恨,他希望这个民族能够发掘自己的善良,以类似俄罗斯精神的雄浑虔诚来进行重塑。我起初不解为什么他会把书写成传说中的那样,但是我没有买时新书的习惯,又是这样一个名字。

在摩罗的博客上,找到了他自己对这本书的概述,不能全篇都转,再进行一下概述:

《中国站起来》分《崩溃》《呐喊》《崛起》三部分,每个部分说了一句话。《崩溃》篇说,一个人被强盗打翻在地,经过义愤、寻找自强之路,他感到绝望,转而抱怨自己,对自己进行全面的否定,进而批判自己的劣根性。《呐喊》篇说,中国并没在道德上处于其他民族之下的独特的劣根性。殖民国家和霸权国家也没有一种超乎他人之上的优根性。《崛起》篇说,当今的国际社会是由西方人以西方的利益为中心建构起来的政治空间,中国已经被纳入这个你争我夺、弱肉强食的空间,中国人应该摆脱自卑体验,光明正大地跟殖民国家和强权国家争权夺利,坚定不移地捍卫自己的国家利益和国际地位。如果我们过于自卑、怯懦,过于看重别人制定的不公平规则而不看重自己的利益,我们就要吃大亏,中国劳动阶层就要成为杨白劳。千万不要像当年将满族人豢养成八旗子弟那样,再一次将整个西方世界豢养成八旗子弟。全书概括起来也可以说只有一句话:中国应该学会跟殖民国家和强权国家平等地相处、坚韧地博弈,要以自己的传统文化资源和民间文化资源作为博弈的力量来源。最为关键的是,要让国内劳动阶层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

    看来,摩罗至少和我有一个共同的毛病,没有什么体面的知识系统,对政治、经济近乎于无知,也许还要加上对历史,而谈这本书里所涉及的内容,以上三方面无知,就可能发表出这样立论煌煌却只能被流氓利用的奇怪观点。

摩罗一直是个非常左的知识分子——这个“左”是真正意义的左,我们的中轴线有问题,把几乎所有的左派知识分子算作右,因为国内总是以支持和反对体制作为左右的标准,其实,能否接受体制对一个国内知识分子而言,不是左右问题而是心有多宽脸有多厚的问题。谁是中国人站起来最大的阻力?摩罗经过几年的思索,开始把视线和枪口指向和我们打贸易战“吃饱了没事儿干”的殖民主义和强权主义,这种思索只能让他在短时间内受欢迎,因为他恐怕还不是孔庆东。

因为我至今不怀疑摩罗的真诚,所以也很愿意对他的三句话说说我的观点:

1,中国自身的劣根性,本身是个文化现象,世界上的人性本质上没有区别,但是谈政治和经济,不可能超越一切民族国家地域的文化历史差异,去直接谈人性。民族成其为民族,必然有各自的特性,将其视为优越或者劣根可以视作表述需要,在五四那个时候,把它称为劣根,尽管严厉但是可以理解。就像一些饱学国学的知识分子主张不读中国书和全盘西化必须联系时态语境,否则就是故意歪曲,摩罗不可能不知道这个背景。

2,“殖民和霸权国家”当然不存在道德上的优越,除非你真相信那些政府的言论。但是,既然我们不喜欢把自己的政府和自己的民族混为一谈,那么也不能将其他国家的政府和民族混为一谈。在谈生意谈利害的时候谈论“道德”,应该是个逻辑错误,而且错的厉害。

3,中国人争取回来的利润如果和绝大多数中国人无关,只是一小撮人打着民族旗帜去中饱其家族和阶层的私囊,我们应该摇旗呐喊还是漠不关心,摩罗认为应该呐喊,我则不关心,更关注我在国内的权利。中国劳动阶层是杨白劳不假,但是很明显,他们更喜欢那些洋黄世仁不喜欢本族的黄世仁,原因很简单,前者的租子还少收几成,而且他们吃饱了就走,不会把钱扔到你的脸上想着和喜儿睡觉,而且被族人掠夺是一种双重侮辱。中国人要想不在外面做杨白劳,先要不在自己家里做杨白劳,一个在国际上豪横然而国内人人受难的国家,比如法西斯的德国和大清洗中的苏联,究竟有什么值得国民为之自豪的?

4,我虽然无知,但是也觉得“豢养洋八旗子弟”一说是对中国和世界经贸关系的更大无知,甚至也为我国的经济外交政策叫屈了(参加他的另一篇博客《文化自戕与经济大流血》)。不管为了谁,中国的“博弈”一直有,只是个水平问题。为什么我们忽然在经济危机中希望自己做个“负责任的大国”,听话听音,你琢磨去吧。

5,“要以自己的传统文化资源和民间文化资源作为博弈的力量来源。最为关键的是,要让国内劳动阶层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只有这句话,是一个民间知识分子应该说的话,中国知识分子假大空之外,一个毛病是喜欢为皇上立言,总替领导操心,知识分子应该担当自己的责任,关注自己的立场,而不是总假设自己在执政,希望去做谋士和军师。中国的文化现状和民间智识,这是知识分子应该负责的部分。

6,除了买或者不买家乐福的东西,数数奥运会的金牌,我们普通人能够干预和影响到国际行为中的自尊和自卑么?连那些事件的原委都是“部分搜索结果无法显示”,我们却要含着满腔的民族怒火去翻墙。这种越过了权利饥荒直接谈政治减肥的话题,顶多是一种屠龙术,我并不觉得特别必要。

我同意摩罗的部分,就是有些人喜欢以抹杀和贬低整个民族的智识来为自己开脱,以特别劣等的手段利用所谓“劣根”——其实摩罗说的和我不是一个意思,所以我还是主要不同意他。

《中国不高兴》的可耻,并不是说了些什么,而是以打鸡血代替了散黄段子来做营销,我至今不觉得摩罗这本书的提纲是发行商替他量身订做的,但是《中国站起来》这个名字还是太坏了,改成“中国人站起来”也会多少好一些。

 

说说几个月前看的另外一篇杂文,张承志的《他人的尊严》,以一个穆斯林的立场,写给桑塔格的逝世(他对桑塔格的盖棺评价非常有趣,说对她的追悼,我……顶多只是觉得:她在彼岸的尖锐异响,对此岸病态的媒体和教授们将是一付大黄泄药,将给他们食洋不化的肠胃,适时地做一次治疗)。我对张承志的感情很复杂,某种意义上说,他教导了我的中文书写习惯,我至今认为他的文字水平是中国作家的巅峰,然而他的那种倾向和立场,我始终无法接近,我又清楚,没有那种立场,他的文字就没有那种力量和纯净。阴损一点儿说,就像犹豫该不该学蛤蟆功。我对桑塔格的感情很单纯:不感兴趣,没有收获。桑塔格当然对美国文化界很重要,但是我吃饭几乎不用番茄酱。我看过桑塔格的一本小说和一本文论,不算浪费时间然而绝对不是非读不可。

桑塔格在《注目他人受刑》里这样讨论阿布格莱布事件:“在一场确实推翻了现代社会一个恶魔独裁者的战争中看到一些合理性的那些人而言,确乎是‘不公平’。一场战争,一次占领,无法避免是各种行动的复杂综合体。什么使其中一些成为代表性行动而不是其它那些?”张承志尖刻地反驳这颗美国良心说:应该“成为代表性的”究竟应该是什么。是伟大美国民主对东方极权世界的解放呢?还是一种好莱坞雷锋般的美军形象?在批评虐囚的句里行间,明显地藏着认为美国对伊拉克侵略战争合理的基本立场。像她可能不愿接受我们上述的批判起点一样……她用语坚决,她似乎觉得这是人之初、ABC。她没有警惕在强烈的自信之外,可能存在——他人的原则。
  在9·11周年时,桑塔格在《真正的战斗与空洞的隐喻》中说:“我不质疑我们确有一个邪恶、令人发指的敌人,这敌人反对我最珍惜的东西——包括民主、多元主义、世俗主义、性别平等、不蓄须的男子、跳舞(各种各样)、裸露的衣服,嗯,还有玩乐。同样地,我一刻也没有质疑美国政府有义务保护其公民的生命。我质疑的是这种假战争的假宣言。这些必要的行动不应被称为‘战争’。美国绝对有权搜捕那些罪犯及其同谋。但是,这种决心不必是一场战争。有限度、集中的军事行动,不应解释为国内的'战争时期'。”张承志说:难道,“美国良心”……真的不知道,这番话对阿布格莱布战俘、对全体伊拉克人、对十多亿人口的穆斯林……也如抽在淋漓伤口上的一记鞭子,也是一场小小的施刑么?……我读出了一股熟悉的霸气。……西方进步知识分子、包括所谓“左派”知识分子的傲慢,也许已经是一个世纪的话题。病态的自信使他们并不太掩饰这一点。有时他们比右派还令人苦恼,他们常常不仅惯于把观点强加于穷朋友们,而且大多很难伺候,失态时毫无教养。也许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左翼化的西方人是穷光蛋的最后救世主;如果浑身劣根性的穷朋友不领情,莫怪他们雷霆大作。他们并不多做思考,但不怵于随时发言……苏珊·桑塔格尽管常常撕破舆论的包装,但她更毅然捍卫着西方话语的堡垒。

就如这篇文字的题目是《他人的尊严》,张承志的意思是:他们总是忽略:在他们慈善的道德追问中,……作为发言者的缺席。他们虽然有过对无辜受难者的仗义执言,但更常常忘了:冤魂会反感用美国宪法掺合摄影新论的语言,对他们的流血进行释义!
   
这位穆斯林,最后为众生举念,尽管这句话似乎仍然带有讥诮:愿她扶摇远去的灵魂,那一缕独立、敏锐、倾向弱者、也多少沾染着西方傲慢的灵魂,在通往天国的路上,一步步变得美丽——甚至读不出他把这个洋婆子安排在通往天国的哪一站。 

张承志以一种孤愤的对立情绪批判桑塔格傲慢的对立情绪,虽然我很喜欢其文学形式上的美感,然而除了大战三百合各自回家医肚饿,对时事有什么用处呢?张承志也许几年后会遇到一位叫做摩罗的朋友,后者对基督一度怀有认同,但是某些观点和立场似乎与他不谋而合。当然二者经过简单的交谈,还是会分道扬镳,就像摩罗从前的朋友余杰、徐晋如所发表的与之绝交的声明那样。

桑塔格之所以是美国的良心不是美国的《潜伏》,就是因为她在那个时候一定会说出那些话来。美国在介入国际军事和政治的时候经常腹背受敌,左右为难。它出兵还有一个简单的理由:它是唯一一个有能力把士兵运到世界各个角落的国家。这就是西方人所嘲弄的“X国人来了,因为他们不远,美国人也来了,因为他们是美国”。但是除了经济账以外,向国内的选民说明出兵的道理则非常艰难,通过《独立日》里那种演说,把对方变得不可理喻,变得除了军事行动没有其他选择是政客们的一条简单的道路。我总觉得,美国所带来的东西,到某时他们会拿走,他们平息的麻烦多半是他们制造的。所以摩罗有这样的历史观也不奇怪:中国在百来年前奇怪“先生打徒弟”,完全忘了自己做徒弟是一头热,进而悲愤为“儿子打爸爸”,然后颓唐成“我是虫豸”。

摩罗的书中有没有关于“自强”的清晰思路和做法,我不知道,我也不想买一本来看。单说立志自强倒很容易,我小时候每年自强一百多回,大多出现在每次数学考试之后,但是堕落回去得也快,电视一放动画片,自强就结束了。我是个悲观的人,我总耿耿于怀,几百天前,我们面对地震灾难时曾经焕发的民族认同,是如何只变成一座山沟里造价两亿态度颟顸的标本型中学,是如何变成追记每个死难学生的名字都是别有用心的钳制……为什么只有中国高兴还是不高兴才是安全的愤怒?我总觉得,羁绊这个民族真正崛起的原因,并非是西方的强权殖民,那仅仅是长期无法真正崛起的某种后果,甚至不是最坏的后果。

  评论这张
 
阅读(156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