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生笔记 55  

2010-01-26 06:46:27|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利路亚山

     这条新闻我到现在还觉得是编的呢:125日,张家界“南天一柱”(又名乾坤柱)正式被更名为《阿凡达》“哈利路亚山”。袁家界景区管委会主任宋志光说:更名是顺应了景区土著居民和广大游客的心声,是向外界传递一个重要信息:张家界不仅属于世界,也已经走向世界。

我觉得这个重要信息主要是:张家界不仅属于世界,更属于《阿凡达》。南天一柱的提法尽管涉嫌低俗,但是毕竟中国人能听懂。也不知道这个名字说改就改的权力究竟在谁手里,张家界管委会够潮的。

我的心得是这样的,第一,我们与别有用心的西方势力争夺文化霸权和话语权还是任重道远,我们为什么不在当初取景的时候就通过贸易战等手段要求台词做如下修改:“那座山叫什么名字?”——“NAN TIAN YI ZHU,像地球的中国的张家界一样美丽。”

第二,袁家界山神要倒霉,就得改成哈利路亚君,玉帝总得问他,“这位爱卿,你是哈什么雅?”——“陛下,路亚,你奥拓了。”

猪大肠

一最爱香港的一点不大好猜:是街头摊子上的炸猪肠。她对此算是半个专家,总结认为香港炸猪肠子和成都市场里的凉拌肠粉各擅胜场。世界上还有没有像中国这么爱猪肠子的民族呢?鲁菜里的九转大肠是大菜,而且,居然还有一种雅致。草头圈子听说还有放海鲜的。东北的猪肠子吃法很简洁,直接蘸蒜泥清酱汁儿是杀猪菜的别裁,通常是炒一样切成菱形块的青椒和洋葱,肠子挂浆炸过再红烧叫“京烧大肠”,但是既不流行也不好吃。我经历过猪肠子从极贱物到昂贵的过程,我还记得邻居家里一挂挂在洗衣服的大铁盆里用温水刮刷大肠的气味儿,我以为是一种香气的,应该是消化了一半的猪粪。我姥姥爱清洁,从不整治猪大肠,也不腌酸菜。我的饮食结构是具备了一定觅食能力之后才搭建的。一爱吃猪肠子、蚕蛹、毛蛋、狗肉什么的并不是和我学的。看美国电影里,吃猪排骨就算是一种类似吸大麻的豪放,吃猪肠子和猪脑子的罪过和吃人差不多,我没什么优越感,也没什么羞赧。

警察来妈带走

(此语出自相声演员杨义,得用天津话说。)

大批足球官员被警察带走了,好像是涉及赌球(赌球和足彩不是一回事儿吧?我不好赌,输了心疼赢了不忍,也不大热爱体育和福利博彩事业)和贿赂。在我的自虐节目单里,迟迟没有添加看中国足球一项,所以这些名字虽说应该是臭名昭著的如雷贯耳,我也没听过。带走就带走呗,再乐观的人也不会认为中国足球打了黑就会自此玉宇澄清,一飞冲天了。在我的想象里,为这些足球官员说情也挺为难的,要是跳水、乒乓球等奥运会夺金大户,即使出了什么问题,也便于出于大局和国体而出来说话或者命令谁都不许说话,所以业内霸主可以尽情地倒行逆施,时不时甩两句“你是哪个单位的”的怒斥。男足不行啊,唯一的贡献就是在地理方面,把他们逼平的那些小国,之前我们听都没听说过。但是实际上,假如想为男足说情,反倒一点儿也不必为难:男足不好干啊,压力多大啊,多不容易啊。

驻京办

    “猴子蹲在地上的时候……”

到了北京才知道官儿小,所以地方上整天在杆儿上展览红臀长尾的领导到了北京就重新蹲在了地上,和蔼可亲了起来,唯一有点儿安慰的地方,就是各自管辖的驻京办。明清时候,有没有驻京办呢,也可以说有,但是和现在形势不一样:封疆大吏进京述职一样受门吏盘剥,以至于只身进城要借会馆的被窝过夜。驻京办的运作机制是谁首创的呢,这个不好说了,伟大发明者多数都没留下姓名,就像我们只知道“传教士体位”来自于宗教界,不知道具体是哪位传教士。更主要的还是应运而生,有个词儿叫“跑部进钱”,比如四万亿出台的时候,各省都整饬人马,嗷嗷待哺,兵发驻京办去者,到了京畿要衔接,要沟通,就要向驻京办要门路。驻京办一般都是办公厅的二级单位,有各种渠道和小道消息。所以我总觉得,有北京,就会有驻京办。有人说驻京办应该去掉的原因是腐败滋生,须知这才是不可能去掉的硬道理。

北京会吃的吃家都吃各省的驻京办,材料和厨师都有所保证。黑龙江驻京办我也吃过,有所改良和发展,在北京的东北菜里也算是地道的,其实呢,压根儿没有什么东北菜,都是当初的满人和流民们因陋就简凑合出来的一些吃法。驻京办的形式多数是一座宾馆,以当地的本名或者别称、古称命名,有一半官派,隔着二楼的窗户望他们的后院,是一排排车库,每个洞眼里有一辆锃光瓦亮的A6L,这车经常在街上旁观,坐进去的机会寥寥,听李荣融说,没拿他当上帝。问题是,你他妈不是公仆么,也不是上帝啊……

通州版PRS CUSTOM 24

     最近收的一把琴。是MOTONE出品的复刻PRS CUSTOM 24,用料比较实惠,PRSMUSICMAN的形状素来是琴里最难把握的,而且废料,PRS用材和吉布森一样厚,又要为了人体工学而打薄,几个槽很难抠。枫木贴面最厚的地方达到一公分多,勉强可以算是AA级,桃花芯琴体和玫瑰木指板的材质都很说得过去。卖家一再说他们的木材干燥工艺没问题。手工有点儿粗糙,打磨不够,主要原因是工人已经知道这把琴赔钱了,萝卜快了不洗泥,好在品丝镶嵌和指板没问题,没有做小鸟的品味标记,手感不错。硝基漆西红柿炒鸡蛋色的渐变。威尔金森套件,拾音器后块用的是脏手指,前块来自MOTONE自己的研发。这把琴的身世是:原来订户没说清楚,自己从美国邮购了全套的PRS套件,花了一万大多,PRS像所有的鸡贼一样,有自己的标准,上不到已经做好的琴体上去,琴体只能再做一个,原来这支处理一下打折出售。

这支复刻的PRS除了工艺水平总体远在PRS SE之上,双双可切单,切单之后音色有点儿芬达的味道,可能拾音器是瓶颈,声音偏向于明亮,韵味稍差,和手里的几支比较都有差距,但是毕竟价格便宜两倍多。还是值了。

买的原因是一直想看看摩唐的水准,看完之后发现这把琴砸手里了,卖不出去。我听过在通州住的摇滚青年对摩唐的鼓吹之后,一直想去做一支琴,本来设计出来了:火焰枫木贴面,搓宝石蓝底淋清漆,冰花护板,全包边,乌木指板,迪马桥系或者B L拾音器,卡玛的琴头状,24品大双摇,还是我那个庸俗品味。试了试这把琴,对关于摩唐可以做出高端声音的传闻比较疑虑,按照我的庸俗品味,还是弄把艾宾斯J CUSTOM8系或9系保险,除了护板以外和我的设想基本一致,指板的生命之树镶嵌比起7V还要漂亮和细腻一些,再说,中国人抱着7V的效果和猴子穿貂皮差不多。

PRS的正品质量总体比较均衡,可能是因为他们把工艺对音色的影响提到了材质之上。另外,我才知道如今的吉布森R8也出现了双拼琴体,好几万买个双拼的复刻?我的盖瑞毛那个时候还是全系整块琴体,量产的音色靠买家赌,反反复复看了几个来回,难怪那个贩子说我捡着了。他最近卖的一把98年蜜色LP ST就遭到了投诉,买家觉得琴头的标识诡异,请人鉴定,专门有人调出了日本人的技术贴供比对,日本人把一把断头的LP的琴颈剥开,标识割下做无痕修复,看了这个帖子,我觉得当年扔他们俩原子弹还真是一点儿也不冤。

 
  评论这张
 
阅读(18975)|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